中國財政依賴賣地無法自拔 去年土地收入佔總財政收入44%

2021-06-15
Share
中國財政依賴賣地無法自拔    去年土地收入佔總財政收入44% 中國財政依賴賣地無法自拔
RFA製圖

地方政府財政長期依賴賣地收入,一直是中國經濟的隱憂,北京一直想解決這問題,但面對日益嚴峻的經濟環境,這個問題就像吸毒一樣,地方政府根本戒不掉。有數據顯示,2020年地方政府土地收入高達8.4萬億元,再次創下歷史新高,有經濟學者認爲,除了房地產,中國政府已沒有其他方法維持經濟增長。

有中國財經界博客翻查政府數據,2020年中國所有城市的賣地收入,高達8.4萬億元人民幣,佔全國財政收入的44%、佔地方財政的84%,相比2019年賣地收入佔全國收入的40.3%的高位,再一次創下歷史新高。



截至2021年4月數據,全中國今年土地收入約2.1萬億元,同比增長35%,佔全國財政收入的27%、佔地方財政收入的52%。在全國多個城市中,2021年第一季度,賣地收入最多的是上海,超過900億元,緊隨其後的是賣地超過700億元的杭州,第三名是廣州,賣地逾300億元。

有大陸財經分析員警告,“各級地方政府如果停止賣地,估計正常運轉都成問題。”


資料圖片:中國地方政府準備出售的一片土地。(Imaginechina)
資料圖片:中國地方政府準備出售的一片土地。(Imaginechina)

地方政府藉買賣土地“盤剝取利” 成爲最終贏家

江蘇南京一位房地產中介公司的陳女士向本臺表示,地方政府向房地產發展商賣地,背後其實有着一套發展成熟的“灰色理念” 。

陳女士:“有很多類似隱形公關,你首先要去認識這些人才有資格去拿地。但認識是沒有用的,只是認識的話,招標是招不到,當中也有類似回購,就是暗中給這些人回購。這些都是比較傳統的理念,但後面其實有很多的東西,例如拿地要貸款,會給你指定銀行,而這些指定銀行也肯定是和這些官員關係比較好,或者有指定好的,當中也有利益輸送的。”

陳女士認爲,即便當局對房地產製定越來越多監管規條,但在整個土地買賣當中,地方政府纔是最大的贏家。

陳女士:“監管越多的話,包括就是你拿到一塊地,三年內要建造的,如果不建造的話,每年要給錢給政府。造好房子之後也有限價,包括裏面有很多質監、質檢部門、消防,都是有這種層出不層的灰色理念的,最後都是貪到韭菜頭上、消費者頭上了。”

中國經濟學者司令表示,地方政府這種依賴炒地的發展模式,和炒房子事實上是“換湯不換藥”,以‘國有化’的名頭來踐踏人們對產權的合理需求。他認爲,當局宣佈房地產政策、市場出現大混亂後,當局爲轉移視線而從土地政策下手。


資料圖片:2011 年 2 月 11 日,曾經是農民的李惠山(音譯)在他的新公寓外散步,附近的一塊板子上掛着一幅畫,畫面顯示河北省安平鎮爲農民搬遷而建造的公寓樓。 (美聯社)
資料圖片:2011 年 2 月 11 日,曾經是農民的李惠山(音譯)在他的新公寓外散步,附近的一塊板子上掛着一幅畫,畫面顯示河北省安平鎮爲農民搬遷而建造的公寓樓。 (美聯社)

司令:“政府這種賣地的行爲,本質上是一種福利,而不是真正的買賣。政府信用的缺失,以及尋租空間的擴大,都可能導致市場不再信任政府的政策信號,所以說這些 ‘炒地熱’,其實是繼 ‘炒房熱’之後,中國政府推出的又一個想要暫時穩定市場信心的幌子而已。這樣的模式註定不可能長期下去。”

中國人口銳減成爲中國樓市最大隱憂

司令又提到,中國近10年間人口銳減,將失去其經濟增長的優勢,“把土地作爲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引擎,只能夠說明‘黔驢技窮’”,認爲中國已經缺乏推動經濟增長的渠道。

事實上,中國四大直轄市部分核心社區的常住人口在10年間銳減超過22%,其中北京人口減少幅度高達22.9%。根據最新一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屬於北京核心區的東城區和西城區的常住人口爲181.5萬人,相比10年前的216.2萬人,大幅削減了約20%,而北京的東城區跌幅更大,從2010年的91.9萬人,銳減到目前的70.9萬人,降幅達到22.9%,是4個直轄市降幅最高的區域。

另一經濟學者賀江兵則認爲,包括香港多地亦存在這種依賴賣地的經濟模式,但“畢竟土地是有限”,這種收入模式很難延續。他認爲,如果地方政府收入主要靠“土地出讓金”的話,會產生“地方政府希望房價會漲”的現象,最終只會拉高生產成本,對經濟造成打擊。


記者:鄭日堯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2)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21-06-15 09:23

共產黨中國是裙帶權貴資本主義

匿名 說:
2021-06-15 09:25

不怕黑社會,就怕社會黑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