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猪团”人为制造猪瘟疫情 非法抬高猪价

2019-12-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一家猪场圈养的猪(美联社)
北京一家猪场圈养的猪(美联社)

 

早前中国官方公布,11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按年升4.5%,创八年以来新高。其中,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猪肉价格上升1.1倍。在猪肉行情看涨的情况下,有中国媒体报道,不法商人组成“炒猪团”,以非法手段抬高猪价,从中谋取暴利。

中国官方期刊《半月谈》报道,为控制非洲猪瘟疫情、保障猪肉品质,部分省份已暂停调运活猪出省,并加强省与省之间的防堵检查。但仍有不少不法商人组成“炒猪团”,瞄准活猪价格差异大,且省际之间难以监管的地区,以各种非法手段跨省偷运活猪。以云南省为例,作为全国活猪外调重点省份之一,自今年9月起已暂停全省调运活猪出省,但至今已查获超过一万头非法调运的活猪。

 

 

报道又引述业内消息人士表示,“炒猪团”一天最多可以从当地调出超过4000头活猪,每头平均利润可达1000元左右。按照每车能够运送100头活猪来计算,每车可获利10万多元。部分收购活猪的商贩更豪言,能为收购活猪支付高额订金。

 

报道称「炒猪团」为了低价购得猪肉,他们千方百计制造疫情、散播疫情谣言。(资料图/美联社)
报道称「炒猪团」为了低价购得猪肉,他们千方百计制造疫情、散播疫情谣言。(资料图/美联社)

报道更提及,“炒猪团”还假造猪瘟疫情、散播疫情谣言后,以低价收购活猪。“炒猪团”会向养殖场、养殖户的猪群边丢弃死猪,或投放带有非洲猪瘟病毒的饵料,然后製造、散布发生疫情的消息,以便大幅压低活猪价格。在一个有大规模养猪场的县市,一名养殖企业负责人表示,自非洲猪瘟疫情出现以来,集团分公司曾发现有无人机在活猪养殖区投放不明物品,经检验后发现含有非洲猪瘟病毒。此外,报道也称,“炒猪团”会在调运手续、检疫证明等方面大做手脚,又买通在省际间负责做检查的人员,以逃避监管,蒙混过关。

农业分析师:危害公共安全罪大恶极

农业分析师马文峰向本台表示,自己是从媒体得知“炒猪团”以散播疫情来低价收购活猪的消息。他认爲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如果真有其事,绝对不能容忍,如果商家故意贩卖含有病毒的猪肉,便是危害公共安全之举。

马文峰说:“商家这种违法的事情,不仅是违法,更是违反基本的道德。我觉得不至于那样干。但那些专门的商家,加上有病毒的饵料,那个是不可能的事。但像媒体上说,商家专门出售含病毒的猪肉,这是危害公众安全罪,罪大恶极。”

被问到中国猪肉价格持续上涨的原因,马文峰表示,除了因为非洲猪瘟导致猪肉供求不足外,中国宏观经济问题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报道又称,为了越过省际关卡,把猪肉运到价高的省份出售。(资料图/美联社)
报道又称,为了越过省际关卡,把猪肉运到价高的省份出售。(资料图/美联社)

马文峰说:“第一就是猪肉的问题。第二就是我们(中国)经济上的问题。实际上,我们这两年的经济增长放慢了,但是这个货币投放的速度一直保持平稳增长。这样导致市场货币流动性非常充裕,没地方释放。房子(房价)不行,楼市不行,恰巧遇上猪肉的问题, 那炒(炒卖)猪肉是很正常的。”

前国统局经济师:猪肉价格上涨是国家治理水平问题

而前中国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就曾在近期一个公开场合表示,猪肉价格持续上涨,不单纯是非洲猪瘟造成的问题,因为因非洲猪瘟而被捕杀的猪,只是中国人一天消费的猪数量,关键在于某些地方实行教条主义,一刀切地禁养和限养,令原本的散养户都全部消失。

姚景源说:“为甚么猪肉价格上涨呢?当然有很多原因,我不贊成说是非洲猪瘟(造成的),这个猪瘟确实对猪肉(价格)有影响,但是你真赖不着它。这次这个物价上涨,同志们,它是结构性问题,是猪肉问题。猪肉问题说到根本,我认为是我们治理水平问题,它不是货币问题。”

他强调,猪肉价格上涨从而推高物价,并非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和国家治理水平有关。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