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美中竞争不同于美苏、美日竞争

2020-10-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竞争(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美中竞争(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正值美中对峙正酣之际,有美国学者建议,为了在美中竞争、乃至全球保持领先地位,美国应把握2020年代这个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十年,在各个领域应对与中国的竞争,而不是陷入上个世纪美苏、美日竞争的经验主义。

美国学者认为接下来的十年是美中竞争的决定性十年。中国已经超过西方早期竞争对手,拥有更强的经济影响力。随着美中双方对对方的公司进行严格的审查和制裁,经济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学者指出,美国及西方国家应在政策、教育、科技等领域调整策略,积极应对,而不是受到上世纪美国与苏联、日本之间的竞争经验的制约。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前沿论坛研究员大卫·莫斯基拉(David Moschella)在十月七日的会议上表示,美国长期以来低估了来自中国的挑战,是因为将其与上世纪美国和苏联、日本之间的竞争相提并论,受到了经验主义和拒绝主义的影响。

他说:“来自中国的挑战是特殊的、多维度的,这不是与苏联和日本竞争的重演。在美中竞争中,中国拥有最大的市场和供应商,也是最主要经济竞争对手和最强大的地缘政治对手。苏联和日本都不是全面挑战者,不同时具备这四方面的优势。”

莫斯基拉指出,西方国家无法制定并实施出全面的政策来应对中国的挑战,是因为受其庞大市场和供应链的制约。

他说:“更多的公司从中国获得的利益比损失更大,总体而言,在各个领域当今的整合比竞争更多。”

莫斯基拉指出,当前只有传统制造业、互联网、国防和政府部门四个领域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其它领域更倾向于向中国的市场和供应商开放。

他还认为,为应对中国挑战,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应在多个领域制定出具体的应对策略,如重新定义市场,与印度结盟等。

“5G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中国来说,5G的国际市场很大,但如果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对中国的5G技术进行限制,那么中国就不能赢得大部分的国际市场。

“如果我们和印度合作,那么在软件、互联网技术等领域的情况会完全不同。印度对美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科技合作伙伴。”

莫斯基拉说,美国必须意识到在科技上保持领先的重要性,因为科技是国防、金融等行业的重要基础。

安可国际大中华区主席、著名中国商业分析师詹姆斯·麦格雷戈(James McGregor)在会议中强调,美国应从中国模式中吸取经验并应用在与中国的竞争中。

他说:“美国应该进行全球化的洗牌,中国在国际上所做的努力保护了自身及市场,美国也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旷日持久的竞争。”

麦格雷戈认为,对在中国的美国公司来说,他们应该利用中国来打败中国,以维持美国在全球的领先地位。

“你不能让这些企业在中国终止运营,因为一旦他们不在中国,就会被其它国家的公司替代,从而使美国失去全球领导力。这些在华企业应该进入中国市场赚取高额利润,将利润和技术带回国,这也是中国之前做的事。”

美中贸易理事会总裁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表示,贸易战第一阶段的成功显示了美国可以在某些领域与中国合作的可能性,这将为全球创新生态系统营造良好环境。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一冰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