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者向松祚质疑中国GDP数字造假

2019-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众过街的时候一辆邮政车辆经过。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缓慢。(美联社)
中国民众过街的时候一辆邮政车辆经过。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缓慢。(美联社)

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达到近三十年来季度GDP最低值。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向松祚公开发文,质疑这个数据严重高估实情,文章随后被删除。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宣布,今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低于预估中值6.1%,这是自1992年有记录以来的季度GDP最低值。

向松祚随后在微博发表题为《关于当前经济形势的几点感想》的文章说,财政收入和企业利润多数地区为负增长,全国税收收入前三季度也是负增长,GDP不会增长到6%。

 

向松祚的说法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据浙江统计信息网最新统计信息显示,1至8月,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仅2.8%,而全国平均水平则出现负数,同比下降1.7%。引人关注的是北京下降14.4%、河北下降11.2%,山东下降13%,而被称为中国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上海则下降近两成。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Public Domain)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Public Domain)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教授俞伟雄说:“很明显,中国的GDP没有办法完全反映中国经济成长的现象。”

他引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于今年3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从2008年至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每年被夸大约2个百分点,整体经济规模比官方数据小了约12%。

民企惨淡就业难


中国民众在市场购物。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缓慢。(美联社)
中国民众在市场购物。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缓慢。(美联社)

向松祚认为民营企业家信心不足是经济加速下行的关键原因,尤其是制造业投资急剧下降。

中国民营经济向来是整体经济的一大支柱,贡献了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然而随着新一轮“公私合营”来袭,国进民退加剧,民企的纷纷倒闭为中国经济增长蒙上一层阴影。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任教的谢田说,“为什么企业家没有信心?出口的问题、贸易战的问题、产能过剩的问题,他们都看得很清楚。中共现在是政府没钱了,尤其是最珍贵的外汇储备迅速减少,自己国内人民币流通也出现问题,所以中共现在开始‘杀富济共’,抢劫私营企业。”

随着民营企业惨淡经营、美中贸易战加速外资撤离中国、制造业等工厂外迁到东南亚等地区,就业问题成为一大难关。

9月份,全国城镇失业率为5.2%,逼近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的“红线”5.5%。去年中央在部署经济工作时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今年五月国务院再度成立就业工作领导小组,然而起色并不明显。

财经媒体撰稿人叶昭告诉本台,今年8月回国考察,发现许多广东的民营企业业绩下滑剧烈、将近“腰斩”,沿海很多工厂因土地成本高、利润低而关闭,工人找不到工作而回归农村。他有一位搞批发业的朋友的公司曾经的年度营业额可达七八百万,现在不得不回到工地上工作。

谢田估计,当民企大规模倒闭,除了加剧失业速度,还会带来金融泡沫破灭和银行坏账的问题。

通货膨胀猪肉贵

受猪瘟影响,民众担心猪肉价格还会继续上升,春节之前无望吃到便宜的猪肉。(资料图/法新社)
受猪瘟影响,民众担心猪肉价格还会继续上升,春节之前无望吃到便宜的猪肉。(资料图/法新社)

前三季度,中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5%,猪肉价格上涨21.3%,鲜菜价格上涨5.1%,医疗保健上涨2.5%。

北京市民李艳调侃说,现在吃红烧肉已经是奢侈,她周围的人有的在考虑移民,对经济和社会形势比较悲观:“你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觉得物价是贵一点。听朋友说起来,好多公司做不下去倒闭了。”
谢田认为,现在猪肉价格、食品价格只是一个开始,如果经济进一步恶化,通货膨胀会进一步失控: “中国利用外汇储备、官方控制来维持汇率,外汇储备没有之后就很难维持。中共滥印钞票,几万亿几万亿地放水,将财富转到权贵手中,导致老百姓被通货膨胀困扰。”

稳中有进, 结构改革?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袁达在驳斥外媒关于中国经济放缓的报道时说,在全球经济总量一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中,中国的速度是最快的。

他强调中国经济是稳中有进,从高速增长转向高品质成长:“随着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只要就业扩大、居民收入增加、生态环境改善、发展质量效益逐步提高,经济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接受的。”

谢田说:“(经济)品质不是它想上就上,中国一直讲要腾笼换鸟、升级换代,但是它没有自己的研发、技术,不可能转到高品质发展。你光偷窃,现在偷窃的手也被川普斩断了。”

中国将2019年经济增长目标设定为6%至6.5%。

俞伟雄估计,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中国政府可能会重复降准降息、鼓励企业贷款等措施,但是扭转乾坤的方式是进行经济结构改革,可以从美中贸易谈判中美方的要求开始做起。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