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发知识产权保护新规 可信吗?

2019-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中国近日再次承诺要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制度性约束。图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11月22日在北京出席2019创新经济论坛。(美联社)
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中国近日再次承诺要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制度性约束。图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11月22日在北京出席2019创新经济论坛。(美联社)

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中国近日再次承诺要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制度性约束,推动各方执法更严、维权更快、赔偿更高。但是,这样的承诺可信吗?

上周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提出力争到2022年,侵权易发、多发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到2025年,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满意度要达到并保持较高水平,保护体系更完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公开表态,希望与美国先达成部分贸易协议。而本周一的《环球时报》透露,中国与美国非常接近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正致力于在平等基础上,继续展开第二、第三阶段的谈判。

第一轮贸易谈判迟迟尚未达成协议,而保护知识产权向来是美中两国共同关切的重要议题。这份最新意见明确了两个阶段的目标,包括99条重点措施。


2019年11月22日,众人在北京出席2019创新经济论坛时的合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二)和副总理刘鹤(左)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左二),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右)。(美联社)
2019年11月22日,众人在北京出席2019创新经济论坛时的合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二)和副总理刘鹤(左)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左二),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右)。(美联社)

中国经济学者、原北京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夏业良认为,这些措施晚了18年:“本来应该是在2001年(加入WTO后)全面掀起,它到现在才开始,但是到底是不是动真的,我们还不知道。”

该意见中,较为引人关注的措施包括:加快在专利、著作权等领域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研究降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入罪标准,提高量刑处罚力度;制定电商平台保护管理标准等。同时,该意见还提出将知识产权保护绩效纳入地方党委和政府绩效考核和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完善通报约谈机制。

知识产权保护,关键在执行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认为,中国是在贸易谈判中迫于美方压力出台了相关条文。但是为了保障执行,中国需将意见真正地法律化,同时要明确责罚制度。

谢家叶认为,将知识产权保护纳入官员考核体系是对的,但是还不够:“光考核还不行,要付法律责任。对地方官员的责罚,在法律当中应该需要有比较详细的(规定)。”

中国官方的这项《意见》,目前还没有列出违反规定的处罚措施。

夏业良也呼吁,惩罚标准和实施方法需要尽快出台:“不能拖得太久,因为你现在表明了这个决心,最好是在两个月(内),最多不超过半年,否则的话就没有真正的诚意了。”

夏业良提出,美国同时需要对侵犯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采取措施,比如说禁止其产品和服务在美国流通。

知识产权也许是第二阶段谈判重点

2019年11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法新社)
2019年11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法新社)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报告,中国盗取知识产权的行为导致美国每年损失六千亿美元。

虽然中国屡屡打破承诺,美国一直没有放弃将知识产权纳入贸易谈判的重点范围。

据路透社披露,美国总统特朗普目前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第一阶段的协议宣布,锁定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之后可能会致力于解决知识产权等重大争议问题。

另据《华盛顿邮报》的消息,白宫官员也开始考虑将屡屡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虽然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随后否认,但该报消息来源表示,看到过成文的计划版本。

谢家叶对美中能否在第二阶段解决知识产权问题也表示悲观:“要把这个现象完全消除比较困难,中国在高科技方面的积累很差。现在有一些发展、一些新的技术基本上是靠拿国外的技术进来,再进行一些修修改改。”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望在年底前达成

美国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的《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后,美中贸易谈判的局势更加复杂,特朗普总统拒绝承诺签署该法案。

上周六,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表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可能在年底前达成,而且美国不会对香港的情况视而不见。

记者:薛小山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