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导演痛批美国影视业对中国人权问题集体沉默

2020-09-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由刘亦菲主演的美国迪士尼影片《花木兰》(美联社)
由刘亦菲主演的美国迪士尼影片《花木兰》(美联社)

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因片尾致谢中共新疆当局,加上女主角刘亦菲声援香港警察言论,上映后争议不断。一名好莱坞导演日前公开批评美国影视业,为了商业利益而对中国人权问题视而不见,甚至公司内部先行自我审查。


知名好莱坞导演及制片人贾德·阿帕托(Judd Apatow)接受美国电视台MSNBC访问时,批评好莱坞漠视中国及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人权问题。他指出,因为庞大的商业利益及电影市场,许多与中国、沙特阿拉伯等人权堪虑国家有来往的美国大型公司,甚至会在公司内部自我审查,避免提及敏感话题。阿帕托在节目上说,没有人会愿意买一部关于从维吾尔族拘留所逃脱的人的电影,在推销剧本的阶段,其他批评中国的想法也会被删除,中国利用人民币使电影工作者对此沉默。

美电影公司内部自我审查


香港“反送中”运动让迪士尼跟着“躺枪”,定于明年上映的电影《花木兰》,因女主角刘亦菲表态支持香港警察后,网路上已掀起“抵制木兰”行动。(Public Domain)
香港“反送中”运动让迪士尼跟着“躺枪”,定于明年上映的电影《花木兰》,因女主角刘亦菲表态支持香港警察后,网路上已掀起“抵制木兰”行动。(Public Domain)

近年来好莱坞出品的电影努力兼容文化和族群多样性,试图打破种族歧视的骂名,其中不乏以同性族群或少数族裔为主题的卖座电影。女演员、前加拿大小姐,同时也是人权活动人士的林耶凡(Anastasia Lin)直言,严格来说,目前仍没有描述中国相关问题的作品。

“没有人拿枪抵着好莱坞编剧的头,要求他们制作令北京满意的作品,但他们仍这样做。尽管他们可以自由地为中国人民发声,但是他们选择不那样做,这十分令人失望。”林耶凡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由于林耶凡积极参与与中国相关的人权活动,这使得她在好莱坞的发展受到很大影响。她表示,许多与中国共产党有密切联系的中国公司,已经与好莱坞大型制片厂建立了合资企业,甚至有一些好莱坞制片厂被中资公司收购,“这些都替自我审查创造了经济诱因。几乎可以预期,我们不会看到任何对中国共产党提出批评的项目。”

国会炮轰连连 好莱坞冷淡以对


美国迪士尼电影《花木兰》被发现在片尾感謝实施新疆“再教育营”计划的新疆党委宣传部、吐魯番公安局等党政部门 (视频截图/法新社)
美国迪士尼电影《花木兰》被发现在片尾感謝实施新疆“再教育营”计划的新疆党委宣传部、吐魯番公安局等党政部门 (视频截图/法新社)

《花木兰》因为在新疆拍摄并与新疆地方当局合作,外界批评声浪不断。美国参众两院19名跨党派议员,9月11日就公开致信给迪士尼总裁查佩克(Bob Chapek),呼吁迪士尼详细说明在拍摄期间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宣传部及吐鲁番公安局合作的详细细节,并直言此行为变相默认种族灭绝罪的正当性。

好莱坞制片公司Light & Shadow Pictures 的导演及制片人游子纬告诉本台,虽然政治人物炮声连连,但在好莱坞,意见领袖的反应却十分冷淡。

“回到娱乐产业,一切还是以商业为主。”他说。

他进一步指出,除非中国并非该节目的主要市场,像是部分谈话性节目主要目标为美国国内观众,否则整体利润仍是娱乐产业的主要考量。

“除非这个人在商业上已经很站得住脚,不然大家都会避谈这些所谓会影响商业价值的伸张正义行为。”游子纬说。

这并非第一次阿帕托批评美国影业为了人民币向中国低头。今年一月,他就曾批评好莱坞决策者为了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而屈从中国,允许北京践踏人权。华盛顿的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指出,阿帕托制作的美国式幽默喜剧十分受欢迎,但完全是以美国市场为主,若想拍摄大成本的电影则须与电影公司合作。

“电影公司不愿意冒犯中国。因此,导演沉默了,编剧也受到了审查。”戴博说。

他认为,在好莱坞电影是一个产业,他们捍卫着自己的利润而对中国低头,引发诸多议员批评“伪善”,尤其好莱坞是软实力的领头羊,因此对他们的标准更高。不过他也强调这种情况在其他产业也很常见,不应忽视其他产业因为中国市场而牺牲基本价值的事实。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陈品洁华盛顿报导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