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教師工資遭拖欠剋扣 突顯地方政府財政陷困境


2020-09-15
Share
2017-02-11T120000Z_1547550089_RC1D5B069300_RTRMADP_3_CHINA-YUAN.jpg 因財力緊張,多地拖欠教師工資。(路透社資料圖片)

 

“尊師重教”被譽爲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但在中國,教師,尤其是民辦教師卻往往成爲當局剋扣工資的對象。近日貴州、安徽、河南和遼寧接連傳出教師被拖欠工資。表面上,這與地方政府債臺高築有關,有評論則將此現象歸咎於官員中飽私囊。

在中國大陸,公務員經常成爲地方政府剋扣工資的對象, 首當其衝的往往是教師,以往就曾發生當局不按時發工資,甚至巧立名目剋扣工資,引發公立學校教師罷教,甚至大規模請願。

 

 

新一輪糾紛最先在貴州大方縣爆發。 據說當地從2015年開始已拖欠教師工資補貼。 其後安徽淮南有網民留言,說區政府自兩年前拖欠教師目標考覈獎和艱苦津貼至今。

 

圖爲一名老師在課堂上幫助學生。(美聯社)
圖爲一名老師在課堂上幫助學生。(美聯社)

其後遼寧康平,營口和鞍山等地也有教師向政府投訴被欠薪。

地方政府對於教師的抱怨恍惚有一套標準說法。以鞍山市爲例,縣政府解釋,拖欠老師工資是財政緊張造成。淮南市委辦公室則對外表示,正積極籌措資金,待資金籌集完畢就可以落實。

湖北教師姚先生對此強烈不滿。

姚老師:“財力不足是一個謊言。對老師工資這一塊財力有預算,不存在缺錢,因爲工資的標準,工資數位的確定本身是政策性很強的。經濟很困難,運轉不靈等等,統統是騙人的鬼話。”

他懷疑,財政壓力只是官員中飽私囊的藉口。

姚老師:“據我瞭解,真正控制財政,控制錢的使用的是常務副市長、市長、和市委書記。剋扣拖欠實際上是挪作它用, 它本身輕視教師,不重視教育,就去搞政績,該給教師的錢不給,把錢拿去買小汽車去了。“

 

圖爲安徽省明川市,農民工子女在第一批特殊計劃的學校中學習。(法新社)
圖爲安徽省明川市,農民工子女在第一批特殊計劃的學校中學習。(法新社)

官媒早前曾報道,受疫情影響,中部省份部分縣今年首季度財政收入大跌一半或以上,財政儲備跌至低於安全水平。個別縣政府揹負龐大財政壓力。

經濟評論員“金山”認爲,教師拿不到工資與基層政府債務問題有直接關係。

“金山”:“政府融資手段越來越少,正常財政收入越來越少的情況下,反而財政支出越來越大,包括教師工資支出這一塊也面臨很大壓力。當然在經濟發達地區,經濟收入渠道比較多,有需要時融資手段也比較多。財政狀況如果良好,對教師有一些優惠是應該的,但是現在的情況恰恰是財政收入銳減。”

有評論形容,教師在縣級財政支付體系中,人數最多卻沒什麼發言權,一旦有人動起了歪腦筋,就很容易成爲剋扣拖欠的首選對象。

“金山”:“公務員其實是最弱勢的,最後考慮的一個羣體,現在縮減的肯定是在公務開支裏面最弱勢的教師團體。而直接可以掌控財政收支權的公務人員,他們肯定是最優先達到優惠的。我們一般說,‘切蛋糕的人應該是最後分蛋糕的人’,可是在這種機制下卻恰恰相反,‘切蛋糕的人成爲第一個拿蛋糕的人’。”

針對中國各地教師工資相繼出問題,有媒體提出,有必要改變教師工資發放機制,譬如,偏遠落後地區的教師工資發放,可以考慮由省級乃至中央財政統籌安排,確保專款專用。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