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要实现“百年目标”不易

2020-01-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几位领导、教授和研究员出席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会。(记者家傲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几位领导、教授和研究员出席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会。(记者家傲摄)
Photo: RFA

再过几天,美中两国即将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随着中国经济明显放缓,这个众望所归的阶段性进展,不免体现出中方对于提振市场环境的期盼。1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学者在美国的一场研讨会上表示,为了在2049年实现“百年目标”,中国需要解决众多经济和社会结构性问题,未来三十年要走的路绝不简单。

两年前,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报告中,再次谈到“两个一百年”目标。他提出到建党一百年的2021年时,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的2049年时,中国要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2021年已近在咫尺,而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阻力。官方数据显示,去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跌至6%,创下了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美中两国即将于下周签署历时22个月才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这并不会改变国民经济继续放缓的趋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简称“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周五在华盛顿出席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如果要想在2049年成为一个富强的国家,人均实际GDP至少需要达到美国人均实际GDP45%的水平,目前这个比例仅为27%,这将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姚洋:“中国已是一个GDP总量高达14万亿美元的庞大经济体,即便想保持3%的经济增速,也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这几乎相当于一个中等大小国家的经济增速。”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中国离成为一个富裕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记者家傲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中国离成为一个富裕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记者家傲摄) Photo: RFA

周五的这场活动也是一场新书预告会。布鲁金斯学会和北大国发院的三名学者将在今年5月,联合推出一本名为《中国2049》的经济学著作,阐述中国在未来30年间将会遇到的国内外挑战。

北大国发院助理教授雷晓燕表示,中国老龄化问题将越来越严重。到2049年,65岁以上的中国人口将接近4亿,超过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届时,中国的劳动适龄人口将跌至8亿人,较目前减少近2亿人。

此外,中国老龄人口的重心将从65岁到80岁的“初老人”、向80岁以上的“老老人”倾斜。到2049年,中国“老老人”的比例将占到老龄人口的35%,较目前的两成明显增长。

不仅如此,中国的家庭规模也将从目前的户均2.9人降至2.5人左右,这意味着独居老人的比例也会增加。

雷晓燕指出,人口老龄化注定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多重冲击。

雷晓燕:“中国劳动适龄人口的下降,以及老龄化的加深,将会增加劳动力成本、削减利润率,还可能会削减储蓄率和投资率。”

她说,目前中国男性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女干部是55岁,而女工人是50岁。考虑到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在2018年已经达到77岁,这些退休人员还相当年轻。她表示,中国政府应该考虑延长法定退休年龄,以缓解劳动力总量的下滑。

北大国发院助理教授雷晓燕(视频截图/CSPAN3)
北大国发院助理教授雷晓燕(视频截图/CSPAN3)

而这与一些中国官员的看法是一致的。中国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原所长何平早在2012年就提出,中国应逐步延长退休年龄。他建议到2045年,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

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它面临的经济挑战也远远超出了国界。对于外部形势和中国经济面临的国际挑战,北大国发院教授、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中国亟需深化国有企业改革。

他说,假如你是一名中国的银行经理,你会倾向于把款贷给谁呢?答案显然是国企。黄益平坦言说,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如果他被指派到银行工作,他也会这么做。这背后的原因并不是他更偏袒国企,而是因为国企的贷款风险更低。如果他贷给国企而国企违约的话,它们仍然可以设法偿债;如果他贷给私企而私企违约的话,这些资金就基本打了水漂。

黄益平:“中国需要寻求所谓的‘竞争中性’,确保给予国企和私企同等待遇,这样我们才能为国企去杠杆,信用也能得到更合理的分配。”

至于国际市场普遍关心的中国经济未来增速,在场学者也给出了测算。北大国发院研究员王勋指出,中国未来30年的潜在GDP增长率将持续下滑,从2015年的7%左右降至2049年的3%左右。不过,他认为,中国的GDP总量预计将于2030年左右赶超美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