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发地疫情暴露中国农贸市场乱象

2020-06-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路透社)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路透社)

一周前,北京突然出现聚集性疫情,结束了当地近两个月无新增本地病例的记录。调查显示,所有病例均与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有直接或间接关联。半年前,新冠疫情的首个集中爆发点也是一家批发市场。那么,疫情为何频频在农贸批发市场出现呢?

官媒新华社和《北京日报》周四联合发布的北京战“疫”地图显示,近一周以来,北京市共确诊了158例新冠肺炎病例。北京市疫控中心官员同日表示,当地周三新增本地确诊病例21例,这些病例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市政府官员此前透露,他们初步判断这场疫情是人际传播或物品环境污染引发的。

疫情日前在北京再度爆发,有一个细节引起了外界的广泛注意,那就是疫情爆发点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规模令人瞠目结舌。

 

 

北京菜篮子新发地属亚洲最大

中国农贸市场研究院去年刊文说,新发地是亚洲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它占地1820亩,有5000多个固定摊位,日均车流量和客流量累计高达10万,为全市供应了约九成的蔬菜和水果。正因如此,新发地曾被业内人士誉为“中国农产品流通领域的一艘航空母舰”。

正是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再度暴露出了中国农贸批发市场的乱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周三发文,将新发地爆发的疫情,与农贸批发市场“脏乱差”联系到了一起。无独有偶,新冠疫情在中国的首个集中爆发点是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座地处闹市区的市场与交通集散地汉口火车站仅一公里之遥,部分摊位曾长期贩卖野生动物。

前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敦厚表示,中国批发市场频发疫情归根结底还是与人流量过大有关。

“(这些批发市场的)共同点可能就是人口密度(很大)。虽然有些市场很大,但相对来说人还是很多,而北京的这些市场经常也有外地人进出。在这些批发市场,你恐怕很难经常洗手、保持社交距离。”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引述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安玉发说,中国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大多兼营批发和零售,专营批发的为数不多,这让许多国内的批发市场俨然成了传统集市,存在人流量大、摊位杂乱、卫生条件差等诸多问题。

安玉发说,日本、韩国等亚洲发达国家的批发市场实行批发零售分离的体制。他举例说,日本严禁批发市场的零售行为,当地绝大多数农产品到达批发市场后都是先出售给零售商,再由零售商把农产品运送到销售网点出售给消费者的,这有效减少了批发市场的人流,节省了资源,还避免了交通拥堵。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指出,国内批发市场兼做零售显然是经济利益驱使的。

“批发肯定没有零售赚钱。经营者主要是用零售赚的钱来补贴批发,因为批发一般都会亏损。”

 

浙江温州菜篮子集团统一改造后的农贸市场(温州菜篮子集团供图)
浙江温州菜篮子集团统一改造后的农贸市场(温州菜篮子集团供图)

各地改造农贸市场时日已久

其实,中国政府早就注意到了农贸市场“脏乱差”的问题。继福州在世纪之初率先开展“农改超”并在全国推广后,中国商务部、财政部于2009年下发了实施“标准化菜市场示范工程”的通知,正式拉开了全国农贸市场转型的序幕。此后多年间,各地农贸市场也陆续进行了改造。

2017年,重庆政府投入重金开始对老城区的七家农贸市场进行改造。除了整治违章搭建、占道经营等问题,他们还着手改造这些市场的污水系统和基础设施,以改善雨污合流等问题。

2018年以来,杭州则以全面加装空调为核心,开展了农贸市场的改造工作。新华社去年年底引述当地官员介绍,杭州市区约140家农贸市场中,已有120家左右报名参加了改造提升。

贺江兵说,农贸批发市场已经显得有些过时了。在他看来,农民卖菜最好能绕过这些中间环节。

“他们应该把菜直接卖给超市,这会缓解‘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这样直接对接,能够减轻滥收费、‘菜霸’等现象。”

目前,北京已有包括新发地批发市场在内的至少6家批发市场全部或部分停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