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员工协助非洲政府监控政敌

2019-08-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华为公司在北京开设的一家商店(美联社)
华为公司在北京开设的一家商店(美联社)

美国指控华为给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提供了便利,华为一再否认这些指控。但《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调查报道显示,有证据表明,华为的技术人员协助了非洲至少两个国家的政府监视他们的政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下面我们就请本台记者家傲介绍这些事件的原委。

 

 

问:你能给我们讲讲华为是怎么帮助非洲国家政府监控他们的政敌的吗?

答:这篇报道主要提到两个国家。首先是乌干达。当地安全官员表示,几名情报官员去年曾试图阻止一位政坛红人威胁总统穆塞维尼(Yoweri Museveni)长达33年的统治。这位名叫瓦恩(Bobi Wine)的流行歌手2017年当选议员。他去年夏天号召数万民众参加他的演唱会,并呼吁穆塞维尼下台。

此后,乌干达网络监控部门接到当局命令,对瓦恩的加密通信进行拦截。这支受命的情报团队先是试图利用一个以色列间谍软件获取瓦恩的加密通信,但并未成功。他们随后向办公室的华为员工求助,华为员工用了两天时间就成功破解了瓦恩的一个加密聊天群,帮助当局挫败了他的街头集会计划,瓦恩本人和他的几十名支持者也被逮捕。

乌干达歌手瓦恩(美联社)
乌干达歌手瓦恩(美联社)

问:报道提到的另一个国家是谁?

答:报道还谈到了赞比亚。这个中非国家政府近年来开始打压反对派媒体,关停了当地的一些主要报刊和电视频道。几个月前,赞比亚政府下令清理一些发布反对派信息的网站。

当地安全官员说,华为员工帮助赞比亚政府侵入了一群反对派网络博主的手机和他们的脸书页面,并通过追踪他们的手机成功定位了这些博主的位置,协助当地警方实施抓捕行动。

问:《华尔街日报》是怎么得到这些信息的呢?

答:这篇调查报道的作者获得了机密警方文件和议会文件,还采访了十几名与华为合作的非洲国家安全官员,以及外交官和反对派人士等等。

问:华为公司和中国政府对这些指控有没有作出回应?

答:有。华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从未从事黑客活动,也完全不接受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华为说,公司内部调查表明,他们的员工没有参与这些活动,公司既没有合同也没有能力这样做。

中国外交部的一份声明说,各国进行警务合作是一种惯例。一些非洲国家希望搭建平安城市,来改善群众的生活和商业环境。因此,把这些行为视为监控手段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并没有发现北京当局在非洲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也没有发现华为的中国高管知晓、指示或批准了这些活动。也就是说,这些间谍活动有可能是华为员工的个人行为。

问:那么乌干达和赞比亚政府承认了这些事件吗?

答:乌干达政府证实,华为员工正与当地警方和情报部门合作,以提升国家安全。但政府官员拒绝谈论他们是否拦截了公民的通信记录,并指出瓦恩不是什么大人物,不值得他们加强监视。

赞比亚政府表示,赞比亚信息和通讯技术局的内部华为技术人员正在协助政府打击反对派新闻网站,以阻止民众散播虚假网络消息。

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右)(美联社)
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右)(美联社)

问:那么这些黑客活动究竟是华为公司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呢?

答:虽然《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没能回答这个问题,但美国独立政治学者顾为群认为,现有迹象表明,这些事件属于公司行为的可能性更大。

“既然两国政府都承认了,这些应该属于华为的企业行为,并非个人行为。如果是华为公司的少数员工为了赚钱,个人在外面承包一些业务的话,他们会考虑到自己能否达到这个目的。如果让当地政府把这个事情披露出去或者被任何人发现的话,他们不但达不到牟利目的,反而可能构成犯罪行为。”

问:报道讲述的事件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答: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监控互联网,中国的“防火长城”、网络审查员、网络实名制等等都是其表现形式。

如今,我们时常可以听到中国警方拘留一些传播被官方视为“敏感信息”的异议人士和普通网民。如果这篇报道披露的事件属实,那么我们可以看出华为技术人员已经拥有了相当高端的监控技术,而这或许会成为美国政府对抗华为的又一个证据。

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连乌干达政府情报团队都无法破解的通信记录,却被一家中国企业的员工快速读取。我们不难看出,一旦信息技术被国家机器所俘虏,无疑会让独裁政府如虎添翼。

主持人:谢谢家傲的介绍。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