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神"曹欣离世 中国股市三十年繁花落尽?

2024.02.13 04:57 ET
"私募股神"曹欣离世 中国股市三十年繁花落尽? 中国股市历经30年起落,为何欲振乏力?图为2月8日的北京证券交易所。
路透社图片

有着"私募股神"之称的上海天理私募股权创始人曹欣年前传出离世的消息,让股民不胜唏嘘。所谓的改革开放至今,中国资本市场的表现令众多股民失望。那么,中国股市目前是繁花落尽,还是蓄势待发呢?

本月7日,财联社引述知情人士报道,天理(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曹欣于1月31日因个人心理健康原因离世。知情人士表示,“天理并非量化私募公司,网传的加杠杆投资也不是公司的任何业务。天理是做一级市场股权创投的,2016年成立,目前公司产品都是存续期内,没有新增任何二级市场投资。”

资深银行家及作家,微博帐号“原野FWC”转发这条消息表示,自2024年1月5日微盘指数达到历史高点后,进入过山车式走势,此后出现大幅回调。从年初至今一个多月的时间,微盘指数回撤超过45%,近乎腰斩。曹欣的遭遇,股民点滴在心头。电视剧《繁花》不只有宝总押对股票暴富的美好,股市主力大户A先生的下场殷鉴不远。然而,黄河路上人人都羡慕着宝总的发迹,饭店领班跟着内线消息买股票,也能发笔小财。也难怪周边小人物,人人都想跟着宝总的脚步,编织一夕致富的美梦。

天理(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曹欣(微博)
天理(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曹欣(微博)

“杨百万”开讲 和平饭店厨师、服务员附耳听

“《繁花》所处的年代,中国大陆是草莽阶段。”台湾的万宝投顾董事长朱成志曾经在上海目睹宛如《繁花》剧情般的盛况。他回忆道,1992年初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确立改革开放路线,他强调“发展就是硬道理”,全世界都瞪大眼睛观察着中国的改变。

当年的3月份,朱成志与有着“中国第一股民”封号的杨怀定,在《繁花》取景的和平饭店顶楼吃饭。他形容,人称“杨百万”的杨怀定被六、七个人簇拥着,身边的人都拿着跟剧里一样的Motorola黑金刚手机,不少只耳朵都好奇地贴着,试图从这位主力大户讲话中得到“致富密码”。

“他跟我们交流吃饭,我们请他发表演讲,所有和平饭店的厨师都在门口偷听,服务人员挤得满满的。那个场面很奇怪,里面摆了两桌 ,外面围了一堆人,”朱成志还原饭局的“奇景”。

朱成志说,他依稀记得杨怀定递上的名片,反面是整个黄浦江橘色单色印刷,上面一行字“第一个上海股市吃蟹人”,这让他至今仍印象深刻:“《繁花》前两集出现’吃蟹’这句话,代表我敢于去冒险,因为螃蟹不是那么容易吃的。”

他说,中国初始流行的是国库券,邓小平的南巡,连证券市场也进入改革开放。这才有《繁花》剧里所谓的抽签新股,当时上海证券公司就像戏剧一样,马路边上外面拉个铁门,人得到现场才能买卖股票、下单。

“那个年代是各行各业进去卡位,有房市也有股市。但是现在的中国,不是各行各业移入,而是移出中国大陆,”朱成志补充说。

上海天理私募股权创始人曹欣(又名曹邦训)在微博上最后的发文,内容为访问印尼雅加达,考察出海市场。并表示,“今年开始重点放到海外。”(微博)
上海天理私募股权创始人曹欣(又名曹邦训)在微博上最后的发文,内容为访问印尼雅加达,考察出海市场。并表示,“今年开始重点放到海外。”(微博)

1992年中美股市差距不到2千点 2024已是天壤之别

1992年5月21日,对中国股民是个历史意义重大的日子。《人民日报》纪录《小人物回望中国股市20年》写道,“上海股市全面放开股价,上证指数从前一天的623点冲到1334点,所有的股民都欢天喜地,股票资产一夜间翻倍。”

1990年代,股市受到波斯湾战争的影响。朱成志指出,1992年1月,美国道琼斯指数大约只有3200点左右,但是现在,道琼斯指数突破38000点,今年已经创了9次历史新高。相形之下,上海A股一路从3000点保卫战频频探底。

“为什么中国大陆没办法有这么大的涨幅,一方面是制度问题;二方面中国大陆有上海交易所之后,后来发展深圳交易所,一度还积极发展北京创新板。过去几年,很明显中国大陆的领导班子没有那么重视经济的活力,使用的都是很多管制,现在知道问题大了。”

中国股市长期在3000点徘徊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去年12月曾在和讯财经年会上直指,中国资本市场是改革开放以来财富分配不公平、缺少正义的市场,中国的股市16年来长期在3000点上下徘徊不前,大部分人在资本市场产生不了财富效应。他还因此被全网禁言。

贺江兵:中国股市是为国企脱贫解困 为权贵变现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中国1991年建立股票市场的目的是为国企、央企脱贫解困。

“我们建立A股的目的没说让你发家致富,让你普通老百姓赚钱。”他说,股市第二层目的是为国有企业分散风险。因为在90年代,国企、央企通过银行间接融资,所有的风险都由银行承担,也就是国家买单。股市的成立就是让老百姓买单。

贺江兵进一步解释,深圳交易所成立主要是为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解决困难,也解决中小银行风险问题;至于近年来成立的北京创业板则有更深层的目的:“创业板是权贵的财富兑现,权贵掌权,要求企业上市,让他们能变现。”

他提到,股票交易所是西方世界的产物,中国只学了半套,上市制度扭曲,对权贵有利。以美国或香港证监会为例,都是由律师、会计师等专家组成审议,但在中国证监会却是球员兼裁判,“我们这里,证监会都是几个老头、老太太自己审自己,能否上市不是交易所决定。”

中国地方政府与房企挂钩 监管出问题

旅美财经学者程晓农同样也点出,中国股市监管出了问题。他对本台表示,中国的企业运营不良、充斥投机气氛,不少企业家就是暴发户,看到哪里能骗、能冒风险就往哪里冲,不惜欠下巨额债务,届时还不上款就破产:“中国没有正常的企业内部的监管,政府也没有对运营不良的企业给予足够的监管和警告。”

另一方面,他认为中国股市只是地方政府赚钱的工具。地方政府要推动房地产发展、炒作地价,政府不便出面,就由房地产公司来执行。地方政府不在乎房企经营绩效,一昧地支持房企从银行拿到大量的贷款:“房企认为只要拿到地,背后有地方政府支持,彼此勾结在一起,就能无穷无尽地购买土地。对地方政府来说,房子盖的越多赚得越多,顾不了将来。”

中国股市近年来萎靡不振,贺江兵归因最根本的问题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经济才能发展;在管制经济下,不应该有交易所,股票下跌是应该的。经济下滑期间,就是缘木求鱼。”

中国股市30多年繁花落尽,2024年开春后,到底该逢低抄底还是认赔杀出,中国股民想必也很希望有个“爷叔”能指点迷津。

记者:黄春梅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