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运动鞋代工厂首季衰退 需求骤减、生产成本夹击


2020.04.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jpg 宝成在大中华地区打造“胜道”(YYSports)零售通路品牌。(宝成官网)

 

NikeAdidas代工大厂宝成27日公布第一季营收,年减超过两成,其中中国子公司裕元今年第1季预估税后净损约6千到7千万美元,裕元曾被陆媒喻为制造业的富士康。宝成指出,主要受到疫情影响,复工迟延对供应链带来不利影响。

根据新浪财经27日报导,运动品牌阿迪达斯(Adidas)第一季度全球销售额同比下降19%47.5亿欧元(约人民币364.5亿元),营业利润同比骤降93%、净利润则大跌96%

 

 

阿迪达斯一伤风,下游的全球最大运动鞋代工厂宝成也跟着打喷嚏。宝成日前才传出台湾彰化厂将约有三千人放无薪假,副总级以上减薪10%

 

宝成在大中华地区打造“胜道”(YYSports)零售通路品牌。(宝成官网)
宝成在大中华地区打造“胜道”(YYSports)零售通路品牌。(宝成官网)

宝成在28日官方发布获利预警,转投资中国及东南亚制造事业体裕元工业第一季将大亏4.24.9亿人民币(-6,0007,000万美元),间接投资中国大型运动零售通路宝胜国际因98%门市停业到3月中,首季几乎营运停摆,将亏损1.67亿人民币。

根据数位时代报导,尽管裕元工业跟宝胜国际现阶段都因中国解除管制措施,在中国大部分工厂及运动门市已恢复营运,从裕元本身首季营收12.61亿美元,年减9.6%来说,也不算惨重。但放眼美国跟欧洲疫情蔓延,全球消费者对运动鞋需求重挫,连锁效应下,宝成对后续业务保守,预估鞋类制造商及运动用品零售商将受负面影响。

欧美需求不振 陆厂砍生产线等订单

万宝投顾董事长朱成志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宝成工业在大陆东莞和越南都有设厂。现在宝成的状况不是复工有问题,最主要是来自欧美订单出状况,因为欧美疫情严重,在这段时间全世界超过一半的人口都已经封锁在家里头,美国情况也同样如此,这种情况下没有消费力,所有实体店面、销售都大幅关闭。宝成前三个月累计营收约人民币140.5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超过2(22.4),这代表宝成订单大幅下降。

朱成志:我们如果看欧美的疫情,可能封锁还会延续一段时间,我相信对宝成而言,现在复工对工人的排班、生产线的开设,他可能不需要这么多,因为今年Q1他的营收只做了不到台币600亿元,年衰退22.4%,我们展望四月份这个数字也不见得会有特别的好转。

 

宝成旗下的子公司裕元被喻为“制造业的富士康”。(截图自百度新闻)
宝成旗下的子公司裕元被喻为“制造业的富士康”。(截图自百度新闻)

根据百度百科简介,宝成旗下的裕成在中国大陆区下辖东莞﹑中山﹑珠海﹑黄江等生产基地,目前拥有182条生产线,近16万员工。

武汉最后复工 企业方生产成本大幅提高

尽管中国大陆目前连湖北都已经复工,但是,过去是事求人的市场,现在却是找工作处处碰壁的状况。人在武汉的张展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目前复工率很低,他昨天才陪一个年轻人去找工作,身边的朋友也有很几个人待业中,虽说很多工厂复工,但是只有少数人上班,大部分人还没上班。

张展:我了解的是,解封之后再患病的话,企业方要自己承担,对企业方压力挺大,盈利又不多,如果有疑虑他承担的医疗费用。虽然说复工,但是消费很低迷没有订单,机器要运转也要成本,没有订单也没用。大部分的人能不出去就尽量不出门,消费会减少。

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黄崇哲28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以裕元这一类的代工大厂而言,消费端的影响更清楚,因为很多订单都会撤掉,因为它属于品牌消费影响会很大。代工厂只能从加工这一段作为获利来源,然而,受到中国疫情影响,生产成本提高,包含配料、备料、运送、人流,成本面增加,但是需求端减少。

黄崇哲:复工有重新启动机器,复工没复产、复产很难复原。要恢复到去年底生产情况,或者市场价格,在一两年内都很难。我看几份民调,包括美国商会、韩国调查都说,在中国本来只有两成到三成会考虑撤资,我觉得实际比例应该更高。

 

宝成旗下的子公司裕元被喻为“制造业的富士康”。(截图自百度新闻)
宝成旗下的子公司裕元被喻为“制造业的富士康”。(截图自百度新闻)

中国放水救国企 外企出走就业拉警报

黄崇哲说,我跟武汉金融业在讨论,一开始武汉当地人比广东、深圳乐观,因为刚复工期待很高。但是复工一两周发现,复工成本这么高的时候,他们现在已经乐观不起来。

黄崇哲:中国有限的支持,资金的放松、放水还是集中在国企的身上、先救国企,但是比较麻烦的是,他们的就业却是靠外资支撑。外企是大规模中低阶就业主要来源,所以为什么他从,最近他所提的政策都是,不是要成长、能不能把底线顾住,失业可能是中国下一个很大的问题。

黄崇哲分析,因应疫情加速经济衰退,中国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大多都用在扩大基础建设,而非考虑到外企撤场后,冲击劳动市场的就业问题。他说,中国教育改革开放之后的大学、大专毕业生,或是高中毕业生,回乡务农难、留在都市也难,这是他们很大的挑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