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二十六年 中国低调验收三峡工程


2020-11-02
Share
hj1102.jpg 中国三峡大坝一景(路透社资料图)

备受争议的三峡工程在正式动工二十六年后,传来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的消息。在今年夏天中国长江流域遭受严重洪灾的情况下,中国官方低调处理这起“世纪工程”验收的方式与时间点引发外界不少猜测。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11月2日以《‘国之重器’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为题,简短披露说,中国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三峡工程日前“建设任务全面完成,工程质量满足规程规范和设计要求、总体优良,运行持续保持良好状态”的消息。

 

 

“世纪工程”高举轻放?

有别于二十六年前声势浩大的宣传,中国官方这次对“国之重器”三峡工程的“冷处理”激起舆论热议。

自媒体节目主持人“财经冷眼”长期关注三峡工程,并曾多次警告大坝存在风险。他告诉本台记者,水坝验收手续一拖再拖,至十一年后才由中国水利部及发改委签收,这意味着中国高层官员不愿为三峡工程承担责任。

“三峡当时阻力非常大,所以开工的时候是作为政治工程来做,而且正好赶上八九六四镇压,中国政府需要用这种工程鼓舞国人士气。2006年胡温当政,三峡大坝到顶可以验收了,国家领导人全部缺席。大家很多猜测,说胡温不愿为这样一个政治工程‘背锅’。”

“财经冷眼”补充说,他去年提出三峡大坝变形一说后,引发外界担忧和关注,加上中国连续两年陷入洪水困境,再次把三峡大坝推至风口浪尖上。

“没有验收,没有签字,就不会有人承担责任。现在这个时候正好经历洪水,就来验收,其实就想‘甩锅’,找几个人来‘背锅’,因为这种责任都在工程签字验收的人身上。”

三峡大坝能不能防洪?

据了解,三峡电站是全球最大水电站,于1994年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开始蓄水发电,2009年全部完工。不过,这项“世纪工程”自提出后就爆出包括技术不过关、贪污、环境破坏等丑闻,其中围绕着三峡大坝蓄水排水能力的争议更是不断。

今年夏天,中国二十多个省份持续强降雨造成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洪水,逾千万人受灾。

虽然中国官方今年八月的报道曾强调,三峡大坝“以49000立方米每秒左右流量下泄,削峰26000立方米每秒左右,缓解了长江中下游的防洪压力”,外界却质疑号称“固若金汤”的三峡大坝是否真的发挥了“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作用。

“财经冷眼”向记者表示,本该聚焦于防洪的三峡大坝在政治操作下,变成发电产生经济利益为先,防洪、航运排后。

“一月到三月是枯水季节,如果把水位放的太低,就发不了什么电,所以他(政府)不愿意提前把水位降下来,结果每次都到四、五月份才开始排水清空,五、六月份进入汛期,他又来不及了,所以往下游疯狂泄洪,导致下游的洪灾又加重了。没起到拦洪济枯的作用。”

官方持续为三峡辩护

面对公众长久以来的批评,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星期一的相关报道再次重申,三峡大坝在“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全面发挥”的“丰功伟绩”,表示至2020年8月底,三峡水库累计拦洪总量超过1800亿立方米;累计发电量达13541亿千瓦时;累计过闸货运量14.83亿吨;累计补水2267天,补水总量2894亿立方米,同时节约标准煤4.30亿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1.69亿吨。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反驳说,上述断章取义的数据没有反映出中国为建三峡大坝而付出的代价。

“三峡工程调水是一个灭自然的过程,鄱阳湖、洞庭湖等都变成大草原了。(官方)从来不说由于三峡工程蓄水增加了甲烷的产生和排放,也没有说三峡工程淹没了六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官方在验收三峡工程的时候,连一点底气都没有。”

《中国日报》早年曾报道,三峡工程初建设时,中国并没有足够资金,因此成立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以解决相关问题。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中国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五千亿元。

王维洛博士提到,按照利息计算,中国的老百姓不但没有从三峡工程中得到任何回报,还为此“埋单”超过一万亿元,同时戏称,如果三峡工程真如官方宣传那样美好,为何多年来中国没有一个男儿敢为三峡大坝签字验收?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