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报告承认美中科技脱钩中国损失更大 只能做低阶芯片

2022.02.03 04: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北大报告承认美中科技脱钩中国损失更大 只能做低阶芯片 中国只能做低阶芯片
AFP

北京大学近日发表报告罕见承认,美中科技脱钩后,中国的损失比美国更大,特别在高科技、芯片产业,日后将会“只剩下技术含量低且附加价值低的企业”与美企有联系,而且留学美国的科技人才更不愿意返回中国发展。

北京大学国际与战略研究所1月31日发表《技术领域的中美战略竞争:分析与展望》报告,指出在美中科技脱钩后,双方虽然都有损伤,但无论在技术面或产业面,中国在大部分领域明显落后,甚至陷入真空状态,尤其是芯片制造、人工智慧及资讯科技(IT)产业,更会面临发展瓶颈。

北大的报告指出,中国仅在一些小领域居领先地位,但像IT产业经过美中科技脱钩后,已面临“巨大冲击”,相较对美国的IT产业则没有明显影响。尤其在芯片制造和人工智慧等关键技术上,已形成脱钩共识,导致中国目前只剩下“技术含量低或附加值低的行业”与美企有联系。

台湾经济研究院产经资料库总监刘佩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一些重量级的美国企业过去营收占比偏重中国市场,美中科技战之后,不论是美方限制、期待美企降低中国营运比重,或是中国对美企需求也刻意降低,中国科技供应链“去美国化”,对美企造成损失,但影响层面较属短期。反观中国则面临短、中、长期技术和产业发展的冲击。

刘佩真说:“现在美国对中国技术、设备有限制,甚至联合盟友同步进行某种程度制裁,使得中国无法取得关键技术、核心芯片、生产设备,美中脱钩影响对中国大一些。”

报告显示美国在这一战略中,增加了中国获取先进技术和吸引人才的难度。中国3年前才开始培养人工智慧领域人才,但美国大学早已开始培养这一领域的学生。

2021 年 9 月 26 日,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北京微芯区块链与边缘计算研究院开发的芯片。(美联社)
2021 年 9 月 26 日,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北京微芯区块链与边缘计算研究院开发的芯片。(美联社)

北大报告:留美中国公民88%选择留在美国

北大报告更指出,中国顶级的人工智慧领域人才只有34%留在国内,56%已移居美国。至于整体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公民,多达88%选择留在当地,只有10%愿意返回中国工作。

北大报告认为,航太科技是美中合作和相互依赖最少的领域。但在高度依赖商业市场的民航领域,中国仍处于劣势,核心零件仍严重依赖美国和西方国家。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中国大陆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孟俊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北大报告十分贴近现在的情况,可能跟美国想达到预期的手段跟模式也差不多。

刘孟俊说:“美国现在盯着中国的千人计划、技术跟人才上的互动,尤其在高科技领域进行脱钩。传统产业、比较消费性的产业,美国也没办法立即引导制造业回国,低附加价值仰赖海外,中国扮演低附加价值生产基地,供应链、产业链不致于脱钩。”

中国半导体业整体营运处于停滞状况

刘佩真说,中国发展半导体前景未明,加上近期很多指标性公司陷入被美国“卡脖子”的问题,相关设备、技术没办法引进,整体营运处于停滞状况,例如先前紫光集团宣布破产,武汉弘芯无法进行相关运转。

刘佩真说:“相关人才看这状况,外流情形较多,或说在美国当地训练的人才,希望留在美国,返回中国趋势没有像以前大,比如‘海归派’减少,人才短缺让中国半导体滞碍难行。包括台积电等指标性人才也陆续离开中国。”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誓言要加快“科技自主”,以“举国之力”发展自主半导体供应链,但刘佩真说,要达到“自主可控”境界,必须有自己研发的技术,中国短期之内,难以达到挖角高阶、有经验人才,加上美方干扰,半导体软硬体状况都陷入发展困境。

2021 年 9 月 26 日,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展示北京清微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芯片。(美联社)
2021 年 9 月 26 日,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展示北京清微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芯片。(美联社)

美国组建科技民主联盟 迫使中国在科技上陷入孤立

北大报告另提及,美国脱钩战略包括组建“科技民主联盟”,使中国在科技上被完全孤立,增加中国从他国进口关键零组件、获取先进技术和吸引人才的难度。该报告建议,中国政府应选择国际合作和培养人才以缩小美中科技差距。

刘佩真分析,美方以共享民主价值、共组半导体联盟,对台湾、欧洲、日本跟韩国都给予一些压力。“荷兰爱斯摩尔就承诺美方不供应光刻机台给中国。韩国、日本要再往中国扩产,也比较会受到美国‘关爱的眼神’,台积电南京厂的扩厂,只能就过去二十八奈米成熟制成进行产能扩充,没有再进一步把更先进制成移往中国,显现美方也对相关盟友施压。”

刘孟俊也提及,美国在科技领导地位盯的比较紧,美国组成的信赖共融的联盟、合作策略涵盖亚太领域,比方美国、印度、澳洲、日本组成的“四方联盟”就起了很重要的延伸作用,所谓经济围堵着重在安全领域,AI、芯片是重点。

学者:中国的优势在需求市场和建构数位化科技标准

至于中国可有筹码扭转劣势么?刘佩真认为,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半导体需求国,占比达三成以上,下游应用端对半导体需求大,加上中国电动车发展在全球出货量高,可以此作为国际合作谈判筹码,只是看要怎么谈?毕竟各方盟友面临“选边站”压力,国际市场会先钳制中国技术,这仍是主流趋势。

刘孟俊建言,中国想推出“一带一路”科技标准数位货币、数位交易模式,中国又代表全球生产基地,跟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国家提供中国成功发展的标准经济模式,在全球至少也有半壁江山,可以提供中国资金。

但刘孟俊分析,比较麻烦的是,中国在资金方面受到围堵,发展中国家又需要中国的资金。尤其很多发展中国家希望在数位经济、数位货币、数位金融方面得到发展,中国数位人民币的确可能提出解决方案,这种以AI为核心,跟数位货币、共享经济为核心,的确在中国有很好进行发展的可能性,此一经济模式移转,对“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也具有庞大吸引力。

北大报告出自中国境内而非境外,承认中国损失比美国大,受到更多关注。刘佩真说,中国半导体发展这一、二年确实比较停滞,北大报告或许想借此提出瓶颈说,看中央和地方政府有无共同寻求解决的方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温晓平 梒青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