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二月个税同比下降15.9% 证券交易印花税下降46.8%

2024.03.22 10:54 ET
中国一二月个税同比下降15.9% 证券交易印花税下降46.8% 中国财政部公布今年一、二月财政收支情况,个人所得税3262亿元,同比下降15.9%。图为上海一家银行,银行员工清点钞票。
法新社图片

中国财政部公布今年一、二月财政收支情况,个人所得税3262亿元,同比下降15.9%。证券交易印花税150亿元,同比下降46.8%。

财政部3月21日公布,今年前两个月全国个人所得税收入3262亿元,同比下降15.9%,此降幅大于前两个月税收收入降幅(负4%),也大于去年全年个税收入降幅(负1%)。

一至二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4585亿元,同比下降2.3%。主要税收部份,国内增值税14958亿元,同比下降5.3%。国内消费税4068亿元,同比增长14%。企业所得税10170亿元,与去年同期持平。个人所得税3262亿元,同比下降15.9%。

台湾的云林科技大学财务金融系教授郑政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这次全国税收下跌2.3%,最显著是增值税下跌5.3%。跟2023年相比,这次消费税上升14%,企业所得税持平,个人所得税明显下跌15.9%。

郑政秉分析,整体来说还是不好:“表示一般居民的所得都在下跌,可能跟房地产都有关,就业市场很糟、整个产业界状况很糟,失业的人增多,企业所得税自然就下跌。”

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2896亿元,同比下降1.3%。关税377亿元,同比下降6%。出口退税4339亿元,同比增长23.9%。车辆购置税516亿元,同比增长29.8%。印花税726亿元,同比下降7.1%。其中,证券交易印花税150亿元,同比下降46.8%。

郑政秉提到,今年的一般性收入,比2023年全年来得好,虽然它承认它一般性收入下降2.3%,但有正面的数字出来。“消费税上升14%,企业所得税持平,不像去年企业所得税也是下跌。虽然它的进口和印花税还是继续在跌,但是它在土地和房屋部份,去年跌得非常厉害,今年看来应是持平或微幅上升,似乎状况有改善。”

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中,契税933亿元,同比增长6.6%;房产税678亿元,同比增长21.5%;城镇土地使用税329亿元,同比增长10.9%;土地增值税1126亿元,同比增长7.2%;耕地占用税227亿元,同比增长33.2%。

台湾学者指出,虽然中国政府最近释出很多善意,进口的表现、关税的表现仍下跌,股票市场也是悲观的下跌。图为杭州一家证券公司电子屏幕上显示的2024年2月5日股票走势。(美联社)
台湾学者指出,虽然中国政府最近释出很多善意,进口的表现、关税的表现仍下跌,股票市场也是悲观的下跌。图为杭州一家证券公司电子屏幕上显示的2024年2月5日股票走势。(美联社)

台学者:房地产刺激政策似有奏效 股票市场悲观

郑政秉指出,虽然中国政府最近释出很多善意,进口的表现、关税的表现仍下跌,股票市场也是悲观的下跌。政府一直加大刺激作用,希望对企业有帮助。

郑政秉说:“企业所得税持平,可能短期有效果,政府不断救房地产市场,土地增值税跟耕地占有税持平,不像去年二位数字下跌,如果这数据是真的,表示这一、二个月,他们对土地、耕地的支持,不管是资金或政策支持是有效果的,如果数字正确。”

此外,在全国政府基金预算收入方面,主要看中国在出让土地、发行彩券、向社会征收费用,如铁路、港口、公共建设费用,去年在这些方面跌得非常厉害。今年一、二月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持平。

郑政秉说:“特殊政策、融资鼓励政策,可能短期之内,让房地产下跌幅度似乎有被稳住。国有土地使用出让收入一、二月看来持平,不像去年整年下跌到二位数字。”

郑政秉说,证券市场不好,中国短期一些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房地产政策,短期的确可能有一些效果,但是它基本上还是没有办法扭转整个中国经济往下走的趋势。

1—2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43624亿元,同比增长6.7%。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4828亿元,同比增长14%;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8796亿元,同比增长5.8%。

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每月收入3500元人民币以上,需缴个人所得税。但现阶段中国经济似乎呈现断崖式下跌,以他周遭亲友、同学情况为例,以前至少十多人的收入达到须征缴个人所得税,今年至今,只听到一人须缴税。

龚与剑说:“唯一还要征缴的一位朋友开私人诊所当医师,业务还可以,要交税。其他像在上海、广州、外企工作的同学朋友,不是被降薪,就是直接被外企辞退,公司解散、退出中国很多。几乎可以很明确地说,中国经济状况非常惨,体现在个人所得税下降方面。”

消费税同比增长14% 数字真实性令人存疑

至于消费税为何同比增长14%,龚与剑怀疑数字真实性,他说,中国有句俗话,“数字出官,官出数字”,官员升迁靠伪造亮丽数字得到升迁。他曾亲眼见过,当地有个重要的局处因为上报出来给市里的数字,令副市长非常不满意。

龚与剑说:“副市长直接对局处说,必须按他所希望的数字往上报,局处连夜把所有下面第一线管数字的公务人员召集在一起。等于射箭画靶,按副市长提供的数字进行下面一系列数据改动,奋战几天几夜,造出让副市长非常满意的数字。因此我对中国统计数据高度怀疑。”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李亚千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