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遭金融監管約談 螞蟻科技滬港上市突喊停


2020-11-03
Share
1.jpg 螞蟻科技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路透社)

 

馬雲對外宣佈從阿里巴巴退休後,又把螞蟻科技搞得風生水起。但是,就在螞蟻科技即將在上海和香港同時上市前夕,馬雲2日以“螞蟻科技集團實際控制人”的身分,遭中國證監會等4機關同時約談,隨後3號上海證券交易所叫停、香港交易所暫緩螞蟻科技的上市計劃,給中國金融市場內外投下一枚震撼彈。

阿里巴巴旗下營運支付寶的“螞蟻集團”原訂5日將在上海A股、香港H股同步上市。但在馬雲等人被約談後,出現重大逆轉,上海、香港證券交易所接連發布暫緩上市的公告。

中國大陸證監會官網2日顯示,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等人進行同步“監管約談”。該公告未披露“監管約談”內容,但約談動作震撼金融圈,篤定衝擊螞蟻集團這一史上最大規模IPO(首次公開募股)引發的熱潮。

 

 

彭博社報導,知情人士透露,螞蟻集團的領導團隊被告知,螞蟻集團將面臨更嚴格的審視,需遵守與銀行類似的資本和槓桿監管規定。

螞蟻科技集團2日則迴應,螞蟻集團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着“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16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髮展。

 

“螞蟻集團”原訂5日在上海A股、香港H股同步上市,在馬雲被約談後突遭暫緩。(路透社)
“螞蟻集團”原訂5日在上海A股、香港H股同步上市,在馬雲被約談後突遭暫緩。(路透社)

螞蟻集團在IPO中至少募資345億美元,籌資規模已躍居全球 IPO 第一名。目前螞蟻集團在中國、香港等地已引爆散戶瘋搶,單單 A 股認購金額就已高達 19.1兆人民幣,相當於全球第六大經濟體,也就是 2019 年的英國 GDP 總值。

臺灣學者:北京要馬雲承諾將所得匯回中國

臺灣金融研訓院院務委員陳鴻達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推測,馬雲等人遭監管約談,主要是中國大陸在疫情過後,很缺外匯,北京應該是要求螞蟻在海外募得、上市、出售的所得,要匯回中國:“中國這些股票拿去香港賣錢,換回外匯,要匯回中國。找他去約談就是要承諾這個。不肯就會僵在那,馬雲一定會談一個方式讓雙方都可以接受。”

有一些媒體報道也認爲,馬雲遭約談,與他10月24日出席上海外灘金融峯會時,批評當前金融監管思維落後,“捅了馬蜂窩”有關。當天馬雲說,“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的風險,因爲中國金融沒有系統”、“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監管”、“我們的一些處長,監管到後來,變成了自己沒有風險,自己部門沒有風險,但是整個經濟有風險,整個經濟不發展的風險。”馬雲還批評銀行是“當鋪思維”,靠資產和抵押不可能支持未來30年世界發展對金融的需求。

馬雲當天的發言被許多支持者大量傳播,但不到一週,中國人民銀行(央行)旗下的官媒《金融時報》,從10月31日到11月2日連續3天刊文,駁斥馬雲的觀點。文章直接點名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等科技公司成長迅速,不斷向金融領域滲透發展,已經造成壟斷和不公平競爭,產生各項風險,包括市場壟斷、監管套利、系統性風險等一系列問題。監管單位科技比不上這些科技公司,“難以識別高科技的‘黑箱’”、“大到不能倒”,所以要緊縮尺度、加強監理。文章還點名螞蟻小貸“花唄”的用戶量超過1億,其中約50%分佈在三線以下城市;螞蟻科技手上有逾3億“信用白戶”建立了數位信用記錄,展開線上實時風控。

 

圖爲,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馬雲在香港香港交易所(HKEX)的上市儀式上亮相。(路透社)
圖爲,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馬雲在香港香港交易所(HKEX)的上市儀式上亮相。(路透社)

馬雲因言惹禍上身被修理?

已經宣佈從阿里巴巴退休的馬雲,影響力仍大,犯了大忌嗎?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就說,馬雲大嘴巴,被利用爲政爭工具。

桑普:“馬雲膽敢在王岐山面前說這樣的話?雖然一年多以來外界說王岐山是不是失勢了?但這樣喊話的方式,等於對着中共集團打了一巴掌,等於說我螞蟻集團的科管能力,甚至比你中共的監管能力還要來的強,可想而知這(個巴掌)不是扇向任何一個特定的政治人物,而是對中國共產黨的監管能力予以公開的譴責,甚至是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就)被修理。”

在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負責人的同一天,中國銀保監會和央行起草《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外界認爲這是衝着螞蟻旗下金融服務“螞蟻小貸”進行嚴格規範。

桑普還說,馬雲自己惹禍上身:“今天你馬雲這樣的放炮,給了一個口實給中共集團來割他韭菜。馬雲除了阿里巴巴、支付寶掌上寶貝,螞蟻集團十一月五日在香港上市後,會是全球有史以來資本市場、金融史上最大融資,馬雲將躋身成爲全球十一大的富豪。你在共產黨眼中是什麼?你只是一個白手套,卻成爲這麼大的所謂的富翁,成爲中共的眼中刺。當首富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對他本人是一個非常大的警訊。”

臺灣智庫諮詢委員張國城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分析,對中國官方來講,馬雲恐怕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馬雲作爲中國企業家的象徵有國際聲望,也是中國開放經濟的象徵,代表中國也有跟比爾·蓋茲、巴菲特等國際人物齊名的企業家,代表中國就是自由經濟的體制,纔會有世界級的企業家。現在馬雲這塊招牌被拆掉了,是不是代表中國經濟會發生變化?這是重點。

張國城:“他的安危跟吉凶跟中國經濟政策有關,中國經濟政治朝向‘國進民退’,馬雲的好日子到頭了。但是中國‘國進民退’到底會進展到什麼程度?要視中美關係格局而定。”

 

資料圖片:2018年12月18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右)、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受邀出席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慶祝大會。(路透社)
資料圖片:2018年12月18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右)、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受邀出席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慶祝大會。(路透社)

“馬雲”集團高過共產黨?除之而後快?

張國城認爲,馬雲被約談,透露出的中國整個經濟方向的訊號,大過於對馬雲個人的報復或懲罰。至於中國經濟會如何轉向,要看美國選舉後中美關係的新階段,中國經濟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格局。

張國城還說,馬雲個人集團的影響力太大了,引發中共的隱憂:,“中共覺得再怎麼樣要姓國,不要姓馬,爲什麼叫螞蟻集團,中共不太允許你這麼大企業這麼個人化,給馬雲敲打一下,不要你馬雲尾巴翹到天上。(有人說),‘螞蟻’跟‘馬雲’發音差不多,習近平講話很多人不想聽,馬雲講話到處流傳,馬雲被認爲經營之神,被很多人當偶像,反觀把習近平當偶像的少,中共覺得尾大不掉,不要太囂張,你的一切是黨給你的,不要以爲自己多了不起。”

臺灣金融研訓院院務委員陳鴻達則有不同看法,他認爲,馬雲遭“政治修理”可能性低。

陳鴻達說:“要動馬雲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我覺得不至於,全世界都在看,你要動他,有那麼容易?影響太大,不可能,那種話聽聽就好,誰敢動他?”

上海臺商會會長李政宏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則說:“ 沒有人瞭解真實的情況,個案吧,不用過度解讀。”

在馬雲等人被約談後,網友以“馬已經服”、“馬已今服”、“馬已京服”等諧音,調侃螞蟻集團面對官方強勢態度“不得不服”。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  網編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