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内循环”出现新解读 民众“舍不得花钱” 政府犯愁


2020-09-01
Share
AP_20136306811065.jpg 经济内循环先是老百姓有消费的欲望和能力,然后有实体企业的正常生产。图为一名男子乘坐自动扶梯在北京的一家购物商场。(AP)

 

中共北戴河会议之后,对“经济内循环”一词作出解释,即“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另外,中国商务部副部长近期为民众“不舍得”花钱,伤透了脑筋。

在美中关系恶化以及新型肺炎疫情之下,中国经济继续下行。当局早前提出的经济内循环政策,被认为是闭关锁国。光明网本周二(9月1日)发表文章写道,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官方解释内循环包含对外开放

上周在中南海召开的一个座谈会,当局通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多位智囊之口将“经济内循环”格局,变更为“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以澄清外界对中国闭关锁国的疑虑。

 

 


贵州大学经济学院退休教授杨绍政周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经济内循环一词的确感觉是“对内循环”:“但是他现在改了名词,叫国民经济循环,就把范围扩大了。国民经济循环有内循环,有外循环,还有一个‘新发展格局’。 中国面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围堵,对外贸易、对外经济这方面肯定要受到影响。面对这种情况,所以提出了‘新发展格局’。”

“内循环”予人负面印象 新提法重新包装

比较此前的经济内循环给人负面印象,杨绍政认为“新发展格局”的提法:“是在现有的国际国内经济政治格局下,这样说没有那么醒目。”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5月中旬首次提出“要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两个月后,习近平主持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提出,“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直到上周提出“国民经济循环”,暗示不会闭关锁国。

 

疫情之下,中国失业者倍增,地摊经济成为仅仅温饱的发展模式。(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疫情之下,中国失业者倍增,地摊经济成为仅仅温饱的发展模式。(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循环”与“国民经济循环”无差别

对此,山东大学毕业的金融学者司令对本台说:“经济内循环和北戴河会议当中提出的国民经济循环,我认为两者并没有根本性的区别,都是中国政府做好与美国经济以及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体全面脱钩准备的前兆。”

光明网的文章称,经济内循环先是老百姓有消费的欲望和能力,然后有实体企业的正常生产,另外就是健康运营的市场秩序,这样才能形成循环。

商务部:要解决民众“花钱”问题

不过,如何刺激百姓消费,确是让当局头疼的一件事。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上周在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就“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进行了大会发言。他说,要着力推动解决老百姓“有钱花、敢花钱、想花钱、放心花、合理花”的问题,为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提供动力。

 

贵州天水,一女商贩在路边兜售服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贵州天水,一女商贩在路边兜售服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经济学者杨绍政认为,中国民众有没有钱才是关键因素,但是:“中国国民有没有钱不能一概而论,根据李克强提供的数据,中国有6亿人,他的人均月收入在1000元人民币以下,还有3.6亿人,他的人均月收入是1000至2000元。对于这一部分群体来讲,他们只够基本简单需要,不存在消费不足的问题。”

金融学者司令认为,中国居民由于长期缺乏生活保障,很多居民有储蓄的习惯:“如果有什么困难,将来只可能因为缺钱,导致自己的命运发生天翻地覆变化,所以他们就会高储蓄,而不敢尽情消费。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长期存在这个体制性问题。”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