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官员拦春耕 农民种地先交钱

2024.04.24 05:01 ET
内蒙官员拦春耕 农民种地先交钱 社媒账号"中国三农发布"上有关内蒙古开鲁县建华镇官员阻止农民进行春耕的画面成为中国各媒体热议的话题
微博"中国三农发布"账号截图

内蒙古开鲁县建华镇政府近期阻止当地农民在自家承包地进行春耕,理由是村民未增补承包费。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村民认为,在承包地有效期内种农作物,当局无权再收费。本周二,开鲁县通报表示,已对此展开调查,四名官员遭警告处分。

合法种地竟成“哄抢”“强占”?关注三农问题的微博账号“中国三农发布”本周一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开鲁县多位种植户反映,有镇、村干部阻止他们下田耕种,种地要交钱,而此前他们已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该账户发布的采访视频中,正当村民开着农用车犁地时,镇政府3名官员阻挠村民耕地:“把车熄灭了,停车下人,下车,驾驶员下来,快点出来吧,下来,快点(怒吼)”。

此时,一群官员围住车辆,建华镇党委副书记纪云浩手指司机说:“你属于抢占集体资源,上午已经告诉过你们,地不属于你们,下午你们依然在开,咱们说先礼后兵......” 此消息和视频被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大量官方媒体社媒引用。

内蒙古开鲁县建华镇官员阻止农民进行春耕,强行扣留村民农用车。(微博"中国三农发布"账号截图)
内蒙古开鲁县建华镇官员阻止农民进行春耕,强行扣留村民农用车。(微博"中国三农发布"账号截图)
 

村民不满官员一句话将承包地合同撕毁

对于镇官员告诉村民该片土地已经不属于他们,村民觉得无法接受:“这三十年合同没到期,干啥不属于人家的呢,干啥属于村上的呢?”。

建华镇种植户张文军说:“你说我们这土地是承包的,一承包三十年,你一下子就给我们砍下去,说合同终止,你要点补助费啥的都好使,最后说你这合同不生效。”

其后,在场的镇派出所警察对农民进行传唤。在视频中一位农民不停呼救:“公安有没有理,现场抢人”。

对此,众多网民在视频评论区留言,中国基层干部和村里乱象真得好好查查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老百姓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北京郭庄子村,村书记主任居然为了给自家大孙子谋福利,给自家定成困难户,得了一套两居室,集体资产随便就分了。还有网民说,这就是绝大多数农村基层的现状,糊弄与恐吓没别的。网民“桂枝芍药”说,大清和国民党也不会这么干吧!真是土匪啊。

山东村民刘女士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农民根据合同法承包土地,在到期之前,镇政府无权收回土地。她说:“根据合同法,没有到期的,你(镇上)没有权利增加租金,土地没过承包期,这样做肯定不合理不合法。因为现在政府的财政状况不好,要增加收入,山东临沂都有土地还在承包期之内,要求老百姓增加租金。”

公安在农民承包地上强行将农民拖入警车内(微博"中国三农发布"账号截图)
公安在农民承包地上强行将农民拖入警车内(微博"中国三农发布"账号截图)

农民投资改良承包地付出巨大

长期关注农民土地权益的贾灵敏告诉本台,内蒙古有关当局的行为严重违法:“农民当年承包土地时一说就是三十年承包期,因为农业不像别的,今年我承包了,明年再搞别的,农业要种植一棵果树,你要把地种熟,要育苗,几年才能见收益,一般果园5年才能见收益,才能挂果,前5年纯粹是投资,是赔钱。种植粮食,第一、二年也是没有收益的,因为你要开垦出来,要投入拖拉机,人工等费用。”

贾灵敏说,农民把一块生地养熟需要三年时间,其后才能达到稳产的土地:“三十年不变的承包地,就是为了让你在这批土地上安安稳稳的搞林地、果园或粮食种植,这样你才能有收益,才会放心的在这批土地上进行投资。”

在镇政府看来,农民把荒沼地变成水浇地,土地增值了,农民就应该补交增值费。根据中国《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三条规定,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名下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本台致电内蒙古开鲁县和建华镇政府,但始终无人接听。

内蒙古开鲁县政府发出"情况通报",多名基层政府官员被免职或中共党内警告处分。(网络截图/记者乾朗提供)
内蒙古开鲁县政府发出"情况通报",多名基层政府官员被免职或中共党内警告处分。(网络截图/记者乾朗提供)

法律学者:农民将荒地改良成水浇地不违法

对此,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理事何文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案中农民把荒沼地变成水浇地不是国家政策变化所致,也不是自然条件变化所致:“而是因为承包人他努力经营的结果,承包人采取了机械平整土地,铺牛粪、打水井、购买喷灌设备等等措施,最后将荒地改良成了水浇地。这在双方签订的合同,在承包期内若承包人修路、打井、上电,村委会应该协助承包人实施,所以对承包人采取的措施,既然合同有约定,那么对于荒地变水浇地,村委会应该有预期,那么你应该预见到而没有预见,这就属于商业风险,村委会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在江苏,中国第一代农民工张建平对本台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在农村地区实施包产到户之后,农民生活富裕了,紧接着就是苛捐杂税。他说:“当时全国就有一万多项各种税费,导致农民抛荒,这种现象在经济发展的今天再出现。他的根源还在于土地使用权的问题。如果农民没有土地使用权就不能称之为农民,实际上还是佃户,甚至可以说是农奴。”

中国媒体曝光此事后,内蒙开鲁县政府已成立工作组并就此开展调查。本周二(23日)开鲁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出“情况通报”,表示对这起事件“高度重视”,已经展开调查核实。对于“增补承包费”当局指是县政府“新增耕地高效利用试点工作”,并对个别基层干部对待群众态度蛮横、言语粗鲁的问题,中共开鲁县委已给建华镇党委副书记免职处理,并由县纪委监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对该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副主任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可能存在的其他违纪行为,也正在开展调查。

记者:乾朗、刘邦羽     责编:许书婷、嘉远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