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緊日子”來臨 各地政府緊縮支出五成以上


2020.06.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20149311162383.jpg 中國總理李克強早前要求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圖爲,2020年5月28日,李克強在北京舉行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閉幕式上的視頻會議上講話。(美聯社)

 

中國總理李克強早前要求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其後,中國各地政府都在壓縮開支。長三角地區政府緊跟隨,壓縮經費達七成。有商家說,外向型經濟今年將受到重創。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及美中關係影響,中國經濟正步入新一輪危機。5月22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一般性支出要堅決壓減,嚴禁新建樓堂館所,嚴禁鋪張浪費。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

 

 

本週五,在微信羣流傳一段視頻。視頻中的一位學者發出警告,中國失業潮已經來臨:“很多傻子在爲美國的暴亂幸災樂禍,他不知道接下來國內的失業率會有多麼嚴重。美國一旦沒了消費,中國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要失業。爲什麼要發展‘地攤經濟’,因爲企業倒閉纔剛剛開始。”

 

學者警告,中國失業潮已經來臨。(路透社資料圖片)
學者警告,中國失業潮已經來臨。(路透社資料圖片)

這位學者說,中國的企業倒閉剛剛開始,失業潮很快來臨。江蘇商人吳昊對本臺說,接下來中國民衆的生活環境比一般人想象的還要差:“就不是勒緊褲腰帶(過緊日子)那麼簡單,現在中國是全民負債,尤其是年輕人,八零後、九零後透支信用卡,每一個人平均負債都達到三至五萬元人民幣,有的更高,超過十萬元,他現在失業,沒有收入,連信用卡(帳)都還不起。”

基層政府緊隨中央壓縮支出

據《經濟觀察報》引述長三角地區一位地級市財政局的預算人士的話說,市財政局剛剛開會,要求全面壓縮開支,除了工資,包括出國費、公車購置、設備購置、網絡信息建設費等費用,尚未支出的全部收回。以往年度實施的項目,2020年可以暫緩實施的,全部暫緩實施。非剛性、非緊急的支出全部壓縮50%。市領導的某項經費也被壓縮70%。

商人吳昊說,目前國內很多民營企業瀕臨崩潰,對外貿易的國企,倒閉的風險大增:“國企依靠外貿型,倒閉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有政府的補貼,應該能撐得下去,相關聯的很多產業可能就熬不下去。民有企業沒有補貼的根本就不行,現在活不下去。”

一位地級市的財政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說,該市財政去年在編制2020年預算時整體預算壓縮了10%。上述長三角地區財政局預算人士說,從6月開始之後的支出,壓了50%。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正在遭遇更多的挑戰。(美聯社資料圖片)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正在遭遇更多的挑戰。(美聯社資料圖片)

接政府工程被拖欠款兩年

在上海做生意的吳昊說,他的股東現在遇上收不到政府工程款的情況:“我有一個股東在上海做建築工程,專門承包政府的競標,依靠私人關係接政府的工程項目,墊資一、兩年都結不回來賬,你說能不倒閉嗎?錢拿不回來又不敢得罪人家,萬一關係破裂,以後人家不給你項目。”

浙江網絡評論人張文雅對本臺說,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正在遭遇更多的挑戰,此前是民營企業倒閉,現在是部分國企難以經營,接下來是裁員。百姓受到的損失最大:“黨化下的一個國家,無論中共政府如何變換馬甲、變換言詞論調,我是永遠不會相信他們。從始至終,絕對不會相信他們。中國的歷史教訓歷歷在目、言猶在耳,中國人民之所以遭遇一輪又一輪的苦難,遭遇一個又一個的暴政,都來自於中國人缺乏獨立的思考能力。”

另外,中國民航當局本週四(4日)發佈通知,將以入境航班落地後旅客核酸檢測結果爲依據,對航班實施熔斷與獎勵措施。有評論認爲,當局的這些政策都是在保護其政權的利益,表明中共正加緊閉關鎖國,與世界脫軌。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