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签署经贸协议 特朗普不撤关税

2020-0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美中两国历经18个月的贸易争斗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副总理刘鹤2020年1月15日中午,在美国白宫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美联社)
在美中两国历经18个月的贸易争斗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副总理刘鹤2020年1月15日中午,在美国白宫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美联社)

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白宫签署《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特朗普在仪式上,公开历数中国多年来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并强调只有达成第二阶段协议,美国才会撤销关税。

主持人:郑崇生你好。

记者:嘉远你好。

主持人:能否先简单介绍一下今天的签字仪式?

记者:“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原定15日上午11点30分,在白宫东厅举行。但后来延迟20分钟后才开始;整场原订45分钟,但最后进行了超过1个小时结束。

美国方面,除了总统特朗普之外,还有副总统彭斯、美国财政部长梅努钦,以及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台见证签约仪式;中国方面,则是副总理刘鹤、商务部长钟山、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以及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等。

也因为特朗普对整场仪式的重视,他一个人谈话时间就超过半个小时,让中方代表不但在台上像听讲一般,还超过原定双方要共进午餐的时间,让刘鹤等人饿肚子好一阵子后,第一阶段美中经贸协议最后由特朗普及刘鹤分别代表美、中两国签字,完成了上午的签约仪式。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在《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仪式上畅谈逾半小时,中方官员包括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右)在台上听讲。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摄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在《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仪式上畅谈逾半小时,中方官员包括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右)在台上听讲。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摄
主持人:在签约仪式上,特朗普总统与刘鹤都说了些什么?

记者:最有意思的还是特朗普总统有话直说的特色,让中方代表不得不直接面对。在签约仪式上,特朗普总统先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他“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先给中国戴高帽,但当着刘鹤和众多中方官员的面,他还是直率批评中国对美国种种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包括中国盗窃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在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时,强迫技术转移;对美国企业的不公平市场准入等等。

特朗普还点名在现场的美国企业代表波音公司,他要波音公司以后与中国做生意再也不用被迫分享自己得来不易的知识产权研发成果。他当着众多中国官员的面叮嘱波音,面对中国“要坚强”(be strong),连说两次。

我观察到,这个时候,刘鹤只有面无表情地望向远方,不难想像中国官员被特朗普这样数落,心理面有多尴尬。

而好不容易轮到刘鹤讲话,他则先是代为宣读了习近平给特朗普的问候信。刘鹤以中文转述习近平在信中的内容指出:“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双方利益,需要双方都做出努力;本着这一精神,希望美方‘公平对待中国企业正常贸易和投资活动’,支持两国企业、科研机构、学校等开展合作,促进中美互信与合作。”

刘鹤致词时,则罕见地畅谈中国自身经济改革还有哪些进步空间。我们就来听听刘鹤是怎么说的。刘鹤:“中国将努力形成更好的法治环境、加大产权与知识产权的保护,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将负面清单管理的制度,创造更加公平的市场管理条件,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必将越开越大。”

主持人:那这个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后,今后发展双方各有那些关切呢?

记者:在会上,特朗普总统特别针对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技术转移以及更公平的市场准入这三大重点,再次表达美国坚定要求中国改革的立场。另外,在对中国现有产品的关税问题上,特朗普强调,美、中双方随后立即展开第二阶段协议谈判,在第二阶段协议达成前,美国不会撤销对中国现有的关税,也就是对中国2500亿美元产品课征25%关税与约1200美元中国产品从15%降至7.5%的关税,会一直维持下去。

在美中两国历经18个月的贸易争斗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和中国副总理刘鹤2020年1月15日中午,在美国白宫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美联社)
在美中两国历经18个月的贸易争斗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和中国副总理刘鹤2020年1月15日中午,在美国白宫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美联社)
他当着中国众多官员的面直白表示,“关税是美国在谈判桌上的牌”,他撤销关税就无牌可打了,除非第二阶段谈判完成才有可能撤销,而他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访问北京。

不过,在中国方面,刘鹤不论是转述习近平的来信内容或是他签约前的谈话,我发现,中方围绕的重点都是要先认真落实第一阶段协议。刘鹤说:“中方要同美方共同努力,秉持平等、相互尊重的原则,严格遵守协议约定,照顾彼此‘核心关切’,努力落实好第一阶段协议。这既是‘当务之急’,也对未来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的行动。”

对中国来说,似乎没有急着要展开第二阶段协议谈判。刘鹤还指出:“要坚持问题导向,先集中精力落实好第一阶段协议,为下一步双方经贸关系的发展,创造良好条件。”

刘鹤说“万事起头难”,但现在有了开头后,对第二阶段协议谈判的分歧,似乎是在美方着重效率,中方则着重现有协议的落实。

主持人:看来双方各自关切有些不同,谢谢郑崇生给我们做的介绍。

记者:郑崇生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