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烛不点不亮 美国断飞令后中国政策大转弯

2020-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两国国旗(法新社)
美中两国国旗(法新社)

就在美国宣布对中国航空公司祭出禁飞令、以对等回应中国对美国多家航空公司的限制后,中国官方在不到十二小时内罕见地大转弯,为限制政策松绑。有中国网民戏称,这是北京官方“欠揍”。观察家则担忧中南海决策判断的错乱与不正常。

“你不让我飞,我也不让你飞。”这一句大白话,应该可以概括美中两国近来在航空管制上你来我往的交锋。

 


美国交通部北京时间6月3日深夜公布,从6月16日起暂停中国的航空公司往来美国的定期客运航班。交通部在声明中暗示,这是秉持“对等互惠”的原则,以回敬中国针对美国的航空公司的限制。交通部还批评,中国作法“违反两国间的航空协定”。

没想到,不到十二小时,中国民航局4日一早公布新措施,放宽包括美国籍航空公司在内进出中国的外国航班往来限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美联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美联社)


对中国政府罕见地政策急转弯,中国网民调侃说,北京“欠揍”、“吃软怕硬”。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也显得比较收敛。

赵立坚:“中国民航局同美国交通部一直就两国航班安排,保持密切沟通。本来双方已经取得一些进展......我们希望,美方不要为双方解决问题制造障碍。"

赵立坚没说的是,这个进展是美国公告将要断航后,中国民航局才赶紧做出的回应。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美国的航空公司因应市场需求,减少或停飞往来中国的定期航班,但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和达美航空(Delta)五月初提出复飞申请,中国当局直到美国做出即将断航的决定后才有回应。

 

中国东方航空是被美国交通部从6月16日起暂停往来美国定期客运航班的主要中国航空公司之一(路透社)
中国东方航空是被美国交通部从6月16日起暂停往来美国定期客运航班的主要中国航空公司之一(路透社)


观察人士忧中南海决策模式混乱

中国经济观察人士秦鹏笑看中国决策的朝令夕改,但也指出,不论中国决策层是否知道两国断航的严重性,这都凸显背后的严重问题。

“这叫做'牵着不走,打了倒退',这是属于这种挨了拳头、挨了揍,才能改掉一些他的问题。这种不知死活的判断力显示,现在中国决策层是完全处于'错乱的状态',现在完全不是一些正常人在管理这个国家。”秦鹏说。

他补充,细看中国民航局公布的新规,外国籍航空公司也执行新冠肺炎以来的“五个一”飞行机制外,中国还以防疫之名,启动所谓的航班往来“熔断”与“奖励”机制。

秦鹏认为,美中接下来的航班谈判还会有一番交锋,得观察美国是否接受中国片面宣布的规则。

前财长桑默斯:不想同船共处也要好聚好散

除了断航的威胁增加了美中两国脱钩的可能性之外,路透社周三援引美方消息人士的话报导,美国最快将于4日再认定至少四家中国官方媒体为“外国使团”,限缩这些官媒在美国的活动。

新名单预计将包括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CCTV)和中国新闻社。

 

中国中央电视台大楼(美联社)
中国中央电视台大楼(美联社)


这是美中两国最近几个月鏖战正酣的媒体战的最新发展。

今年二月,美国认定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为“外国使团”;今年三月,将上述机构在内的可派驻美国的人员总数削减至一百人,以回应北京当月驱逐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派驻中国的记者。

按美国1982年《外国使团法》,外国使团机构须申报人员名单,并向美国国务院登记在美租赁或拥有的房产。

在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宣布,美国认定中国已将香港的“一国两制”变为“一国一制”,美国将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但他没说明具体细节。

上述种种议题接踵而至,美中关系脱钩,至少在经济上已是现在进行式。前美国总统克林顿时代担任财政部长的萨默斯(Larry Summers)日前在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上则提醒,双方若真不想再同船共处,分手也要好好说再见。

萨默斯:“我会这么形容现在的美中关系,这就像是两个人可能选择不想再花时间相处了,在动荡的汪洋大海上,各自找寻救生艇。然而,我们离海岸还很遥远,也一时找不到方式和平共处。”

在前总统奥巴马主政时还担任白宫经济顾问的他仍强调,美中不相互依存、不互利共荣,不是美国的利益。

萨默斯指出,所谓“脱钩”,应是针对双方间突发事件的回应,而非战略。美国应保持弹性,因为一但双方拒绝相互依存,脱钩得一干二净,美国日后对中国就再也没有筹码可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