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贸易代表:香港局势让美中经贸关系更复杂

2020-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6月1日,香港一家商场内的抗议民众打出了美国国旗。(美联社)
2020年6月1日,香港一家商场内的抗议民众打出了美国国旗。(美联社)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6月17日说,中国在香港问题上采取的作法,让美中关系变得“更复杂”。他正在研究如果撤销香港的特殊待遇,对美国有何影响;关于美中经贸谈判,他则说,因为第一阶段协定强大的可执行性,未来的第二阶段协定,美国仍有筹码强迫中国进行结构改革。

美国联邦众议院岁计委员会(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周三召开美国贸易政策听证会。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绝大多议员透过视频连线、向莱特希泽提问。今年底将面临改选的两党众议员,在中国问题上出现美国两极化政治罕见的一致强势。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美联社)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美联社)

 

两党议员除关注中国在农产品采购上是否能兑现承诺,在香港问题上,都展现坚定立场,要求莱特希泽通过贸易手段向中国问责,而莱特希泽则是透露了美国的两难处境。

“美中本来就很复杂的关系,因为他们最近(在香港)采取的行动变得‘更复杂’,这些影响包括了安全、网络、商业与人权.......我作为贸易代表,得从贸易角度考量。我要说的是,美国对香港有三百多亿美元的大幅顺差,我们还在研究,如果(在贸易上)把香港变成和中国一样的地位对待,这对美国意味着什么?总统会做最终决定。”莱特希泽说。

香港和美中贸易扯在一起,变得更棘手。他坦言“如果我要试图解决美中之间所有问题,那我会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在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热季,这场听证会就如同是莱特希泽交成绩单、阐述未来计划的舞台。

 


美中第二阶段协定 美聚焦中国四大问题

关于美中两国1月初签署的第一阶段经贸协定,莱特希泽形容这是“历史性的”协定。他在事先准备好的书面证词中说,这份可执行的协定,因为有强大的争端解决机制,并且保留关税手段,让美国有权力与筹码强制中国遵守,终止中国多年来无视规则的贸易作为;而在第二阶段协定中,美国可藉由这一强健基础,要求中国近一步改革。

莱特希泽指出,美中第二阶段经贸协定将聚焦于中国的产能过剩、补贴、国有企业纪律与网络窃密。

他形容,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定是“历史性的成就”、“开创性的协定”,他也透露包括自己与副贸易代表和中国有定期通话,“中国方面一再向我保证,在农业采购上,他们在年底前一定会兑现承诺。”

关于美国、墨西哥、加拿大之间的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他则形容是“美国史上最好的贸易协定”。


美中已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重点是要看中国是否履约。(法新社)
美中已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重点是要看中国是否履约。(法新社)

改革WTO 美施压争端解决与关税上限机制

关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改革,他则强调美国接下来会聚焦早该进行的结构改革,尤其是争端解决机制遭滥用与过时的约束关税税率(关税上限)机制(bound tariff rate)。

莱特希泽说,“(一些国家)正藉由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把世界上最自由开放、也是贸易逆差最高的国家,当成世上最大的贸易滥用者。”

他在书面证词中指出,目前,WTO争端解决机制处理中的150多起案件,有超过九成是针对美国而来,但一年平均只有五、六起认定美国违反规则。


他还表示,过时的关税机制已无法反映成员国经济状况,美国必须确保关税税率能反映当前经济现实,保护美国的出口商和劳工。

美国总统特朗普常抱怨,欧盟课征美国汽车进口关税税率高过美国课征欧洲国家汽车的进口税,对美国不公。

莱特希泽说,“确保美国企业能有公平待遇,并且使美国的制造业工作机会重新回到美国,才能让我们再次成为团结一致的伟大国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