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錢看齊?世界銀行報告美化中國

2021-09-17
Share
向錢看齊?世界銀行報告美化中國 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報告”極具權威,但媒體報道指時任首席執行官的格奧爾基耶娃(左)與時任行長的金墉(右)爲取悅北京,施壓修改資料以提升中國在2018年度報告中的排名。
世行臉書、中國政府網、金墉推特組合圖

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評估報告,可靠可信嗎?一份調查發現,世行曾有來自內部高層的不當壓力,人爲提高中國在年度《經商環境報告》的排名,幕後主導者之一就是現任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儘管她否認相關指控,但從聯合國旗下機構、佈雷頓森林體系到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國的惡意影響力無處不在且手越伸越長,能攔得住嗎?



我們需要強大的國際合作。格奧爾基耶娃似乎沒有受到有關指控她不當幫扶中國的影響,本週五照常出席IMF舉辦有關金融穩定與投資的線上活動。

密切與各國合作,是國際組織與體系維持運作不能少的動力,但一遇上中國,似乎很難避免錢權不當合謀的陰影。世界銀行委託外部機構、威爾默哈爾律師事務所(WilmerHale)進行調查,就有這樣的發現,劍指時任的世界銀行行長金墉與格奧爾基耶娃。

讓中國開心  國際金融機構爲五斗米折腰?

格奧爾基耶娃擔任世界銀行執行長期間,曾向員工施壓、更改使用的數據,以提高中國在《經商環境報告》中的排名。世行與威爾默哈爾律師事務所16日公佈的調查報告中提到,中國官員在2017年和2018年非常希望提高排名,金墉辦公室和格奧爾基耶娃舉行了多次會議,討論如何改變報告評估標準,以提高中國的排名。

根據威爾默哈爾德律師事務所的調查報告,中國官員在20172018年非常希望提高排名,201710月,格奧爾基耶娃召集世界銀行中國局局長和編撰《經商環境報告》的經濟學家召開會議,討論如何揀選數據與改變評估標準。調查報告提到,會中有經濟學者表達不同意見,但格奧爾基耶娃當時批評自己的同仁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不恰當,沒有認識到《營商環境報告》對中國的重要性。

調查報告還指出,許多世界銀行員工則認爲,要爲中國排名好看而調整標準才不恰當,但與我們交談過的大多數員工都表示,很擔心遭到報復。儘管當時已經完成蒐集數據的工作,《經商環境報告》工作人員還是在壓力下改寫,讓中國從原本排名第85進步到78。改變標準不只中國受惠,也影響了阿塞拜疆、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的排名。

調查人員指出,格奧爾基耶娃後來被告知相關調整後,她對經商環境報告團隊的一位資深工作人員表示感謝,稱讚他對多邊主義有貢獻

對於調查報告的內容,格奧爾基耶娃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聲明,否認相關指控。我根本就不同意這個數據違規調查的調查結果和解釋。她在書面聲明中說,並表示自己已向現在任職的IMF董事會報告此事。

回顧當時的背景,世界銀行爲爭取130億美元增資所苦。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包括世界銀行在內的多個國際機構有尖銳批評,也多次揚言美國不再提供財源。中國是世界銀行的第三大股東國,排在美國和日本之後。作爲增資協議的一部分,中國政府當時談判的附帶條件是,希望提高自身在世界銀行的投票權。

美國、中國和其它他成員國直到20184月,敲定對世界銀行增資的協議。但調查報告並沒有證實或否認,更改《經商環境報告》的調查方式、提高中國的排名和中國同意增資有直接關聯。

連佈雷頓森林體系也因爲拿中國錢手短嘴軟嗎?美國外交關係學會研究國際經濟體系的主任史代爾(Benn Steil)接受本臺訪問時就說,國際體系中的合縱連橫,有時候並不是中國大撒幣發揮多大影響力,而是美國自己打敗了自己,但這並不是特朗普時代纔開始的。

美中兩國在包括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之間的爭端與糾葛,早在前總統奧巴馬時代就有了。當時,在國會的共和黨人的一些愚蠢堅持下,美國因此無法推動這兩個機構內部的治理改革,儘管相關改革並不會讓美國失去一票否決權。史代爾告訴記者。

他說,當時會有議員爲了阻礙中國在世行投票份額的增加,而全盤推翻美國主導的改革計劃。最終,中國也以美國在世行的阻礙設限爲理由,說服美國的盟友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AIIB)。

從世界銀行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格奧爾基耶娃多年來都在美國主導建立的佈雷頓森林體系耕耘。來自保加利亞的她直到201910月攀上個人職業生涯巔峯,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總裁,現在個人信譽蒙上陰影,雪上加霜的指控還沒完。

世界銀行標誌(路透社圖片)
世界銀行標誌(路透社圖片)
 

同行負評指控沒操守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紐約大學教授羅默 Paul Romer)就告訴法新社,他2018年辭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職務,就是因爲無法忍受世界銀行的報告隨意更改相關標準,世界銀行的領導階層、包括格奧爾基耶娃在內,他們沒有操守。

羅默當時就是負責向格奧爾基耶娃報告的高階主管之一。他說,自己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是爲中國量身訂做,他當時懷疑世界銀行更改評估標準是爲了讓智利受惠。

截至發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沒有回覆有關羅默指控的請求。

《經商環境報告》堪稱是世界銀行的年度旗艦報告。本臺記者翻查歷史資料發現,201810月公佈的《2019年經商環境報告》,中國更大躍進至第46名。世行當時還特別讚許中國,在10項調查指標中有7項較去年進步,創下單一年度改革最多的一次。

2020年,世界銀行相關指控傳出後,就停止發行《經商環境報告》。

世界銀行日前就此聲明指出,外界對世界銀行機構研究的信任,是至關重要的,這份來自內部提出的道德問題調查,涉及包括前任與現任世行員工,世界銀行已主動暫停經商環境報告。展望未來,世界銀行仍致力於採用新的方法來評估商業和投資環境,期待以新的方式讓世行員工的能力得以發揮。

作爲美國投資國際金融體系的主管單位,美國財政部則表示,這是世行的重大發現,美國財政部正研究這份調查報告,保障國際金融機構的誠信,這是財政部的優先事項。

被中國綁架的國際體系與機構

中國參與國際體系不但沒有好好地遵守規則,反而是改變、甚至是把腐敗與權錢糾葛帶入國際體系與機構中。包括聯合國的人權機構,就曾傳出把向聯合國申訴的中國人士資料交給中國官方。

2019年,世界銀行更曾傳出要求臺籍員工須取得中國護照,否則不能繼續工作,也不再錄取臺灣籍人士。直到事件曝光後,世銀纔開始修改內部規則。

世界銀行這次自揭瘡疤更顯示,中國要發揮影響力有時甚至不用中國自己人直接出手。

史代爾就預測,不只在世界銀行內部,他相信中國還會越來越積極地推動在其他國際機構中支持中國的立場,包括像是聯合國對臺灣的立場,以及世界衛生組織在溯源調查上,這些問題都無法從機構的制度上着手解決。他認爲,美國得和盟友以身作則,更積極參與相關機構治理的改革,才能抗衡中國的影響力。

目前,世界銀行有一名中國籍的高階官員 -- 前中國財政部國際財金合作司司長楊少林,於2016年擔任世界銀行常務副行長兼首席行政官。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