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產能過剩 中方論調反覆 西方稱早供需失衡

2024.04.10 15:32 ET
中國產能過剩 中方論調反覆 西方稱早供需失衡 2023年9月4日,德國慕尼黑IAA汽車展上展示的中國電動車比亞迪 ATTO 3。近來,中國電動汽車、太陽能板產能過剩引發西方國家高度關注。
路透社圖片

近來,中國電動汽車、太陽能板產能過剩引發西方國家高度關注,外界推測美歐可能透過關稅來反制。但中方官員近日以"指責毫無依據" 、"僞命題"回擊。東西方在產能過剩問題上各說各話,究竟該相信誰?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近日對中國進行爲期七天的訪問,這是她上任以來二度訪華。訪中期間,耶倫與包括中國總理李強、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峯、財政部長藍佛安等多位主管經濟的中方官員會晤,多次關切中國工業產能過剩問題,要求北京採取作爲改善。

面對西方指控,中國開始反擊。目前訪問歐洲的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4月7日在法國表示,中國電動汽車企業並非靠補貼取得競爭優勢,且稱關於產能過剩的指責 “毫無依據”。中國駐美大使謝峯5日接受美媒 “新聞週刊”(Newsweek)專訪時也指出,相關指責是個 “僞命題”,以全球範圍來看,“優質產能不是過剩,反而是嚴重不足”。

產能過剩指控沒依據?美專家反駁

究竟何謂產能過剩(overcapacity)?根據英國劍橋詞典定義,產能過剩指的是一個產業或工廠產量多於銷量。

美國紐約智庫 “外交關係協會”(CFR)國際貿易專家塞策(Brad Setser)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中國太陽能板、電動車電池都出現產能過剩,電動車則是出口快速成長。他說:“毫無疑問地,(中國)太陽能產業產能過剩。中國產能超過今年任何全球需求的合理預估,或是明年需求預測,導致太陽能板大幅跌價。” 

塞策6日也曾在社媒X(前推特)引述中國長安汽車主席朱華榮去年指出,2024年底前,中國電動車電池製造商年產能將達4800吉瓦(GWh),但國內年需求最高僅1200吉瓦,等於產能是需求4倍之多。

至於電動車產業情況,塞策表示,中國每年製造約1000萬臺電動車,國內汽車銷量每年約2500萬臺,電動車仍有成長空間,但不是人人都想買。他說:“中國企業投入大把資金,導致(電動車)價格下跌,出口增加。所以,這不是產能過剩的明顯案例,卻是中國電動車出口快速增長的明確案例。在國內需求大量被電動車滿足下,也有清楚證據顯示,中國傳統內燃機汽車(ICE)產能過剩。”

根據美國華盛頓智庫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今年2月整理的相關數據,中國純電動車(BEV)出口去年成長70%,總值達341億美元,其中多數(近40%)銷往歐盟,15%銷往其他歐洲國家。

美國獨立經濟研究公司 “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3月底也引述相關數據指出,2023年,中國電動車出口量已達2019年的7倍,同比增加1.7倍;太陽能電池出口量則是2018年的5倍,較2022年增加40%。

華盛頓智庫 “美國企業研究所” (AEI)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也反駁中方說法。他以書面方式向本臺表示:“中國把特定產業列爲戰略性,提供非常低廉的貸款、土地與電力等,中央與地方政府都這麼做。因此,即便長期承受高額虧損,中國製造商仍能維持營運,這分明就是產能過剩。”

北京一家小米專賣店 2024年3月26日展示的SU7電動汽車(法新社)
北京一家小米專賣店 2024年3月26日展示的SU7電動汽車(法新社)

北京當局曾承認產能過剩

除了數據之外,美國前代理副貿易代表、智庫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ASPI)副所長科特勒(Wendy Cutler)在接受本臺視訊訪問時也指出,中國當局去年十二月工作報告,就曾把產能過剩列爲挑戰。

科特勒指的是去年12月11日至12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當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強與多名政治局常委出席。根據新華社引述,會議指出 “進一步推動經濟回升向好需要克服一些困難和挑戰”,包括有效需求不足、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社會預期偏弱、風險隱患仍然較多等。

“他們(中方)似乎有點改變論調。我也注意到耶倫訪中期間,他們對承認有產能過剩問題出現反彈,” 科特勒告訴本臺。她表示,中國長年把政府資金、援助與其他支持投入特定本土產業,導致大量供給問題。

此外,中國學界也認知中國有產能過剩問題。根據中國 “觀察者網” 整理,北京大學教授盧鋒3月中出席一場探討中國經濟壓力與動力的論壇,分享他對新一輪產能過剩的行業觀察,點名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業、傳統燃油車、部分成熟和傳統芯片、石化基礎原料等。

《江漢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4年第1期期刊收錄一篇以 “中國式產能過剩:歷史考察及對新發展階段治理的啓示” 爲題的專文。該文以中國汽車製造業爲例指出:“新能源汽車作爲戰略性新興產業,在2020年末已出現產能過剩問題,如果 ‘十四五’ 時期各地新能源汽車規劃項目落地,產能過剩問題可能會進一步加劇。”

產能過剩是長年問題

事實上,產能過剩不是新現象,而是中國長年問題。“榮鼎集團” 多位專家3月26日撰文指出,中國長期有結構性產能過剩問題,亦即企業維持或增加未使用產能,不擔心盈虧,這通常是因爲缺乏有效率營運的經濟壓力,例如硬性預算限制。

文章表示,中國前一次產能過剩發生在2014至2016年間,當時政府以基礎建設與房地產爲重點,帶動一系列相關產業大幅提升產能。不過,“2014年時,隨着房地產與基建需求減弱,鋼、鋁等重工業產品明顯出現產能過剩”。

美國密歇根大學中國政治專家高敏(Mary Gallagher)4月2日也於 “全球政治評論”(World Politics Review)撰文呼應上述觀察。高敏表示,中國近年的繁榮時期,爲不同產業帶來一波波產能過剩,這取決於政府當時優先項目爲何。她說,產能過剩在中國體制內有其 “政治邏輯”,中國治理模型是透過一場場的 “運動” (campaigns)來運轉,藉此重新導向與動員人民;習近平早年的反貪運動、新冠疫情期間的 “清零” 運動都是其中例子。

過去曾參與美中貿易談判的科特勒也觀察到,比起擴大內需,中國當局對提供補貼、制定有助於企業及製造商的政策,感到自在許多。

科特勒表示,新冠疫情後,美國與其他國家透過提供人民稅收抵免或直接發錢,來刺激內需。不過,她說: “對中國來說,直接發錢給消費者有份不情願,因爲害怕這麼做可能會危及黨的控制,或促使社會變得較物質主義、較沒興趣做對國家正確的事。我認爲這類心態需要改變,尤其是當中國經濟規模越來越大之際。”

2023年11月21日,江蘇省海安市一家工廠的員工正在製作生產太陽能光伏組件。(法新社)
2023年11月21日,江蘇省海安市一家工廠的員工正在製作生產太陽能光伏組件。(法新社)

鋼鐵VS乾淨能源 歐美反應差異

在過去,中國輸出過剩鋼鐵也引發國際關注,美國、歐盟等都曾對中國鋼鐵出口祭出反傾銷稅。現在,面對中國乾淨能源出口過剩問題,西方國家關切程度似乎更勝以往,這是爲什麼?

“每個國家都想打造自己的乾淨能源產業。人們希望綠色能源轉型能在國內製造工作機會,而非在中國,”  塞策向本臺分析。他以美國爲例指出,拜登政府透過《通貨膨脹削減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提供乾淨能源補貼,希望打造本土製造業,“所以我認爲,(西方國家)之所以回應強烈,是因爲中國出口激增與美歐政策相碰撞,這些國家也計劃在相同領域打造本土產業。”

英國牛津大學中國中心副研究員、前瑞銀集團(UBS)首席經濟學家馬格納斯(George Magnus)則認爲,西方強勢回應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美國與歐洲政府不願在太陽能板、電動車與其他乾淨技術上,完全仰賴中國出口。

馬格納斯告訴本臺:“部分原因是,我們想要有自己的供應鏈,不想依賴中國。就如同中國也不想仰賴其他國家一樣,美中在這方面動機類似。” 他認爲,這某種程度也是對全球化的反彈,“中國與西方政府都認知到,可能在許多方面,全球化下的相互依賴有點太過頭了”。

至於歐美政府爲何選擇介入,而非透過市場機制來處理中國出口產能過剩問題?馬格納斯分析,西方國家當然可以說爲了對抗氣候變遷,大量進口中國廉價電動車, “但這麼做需要付出代價”。

他解釋:“我們會危及國內製造商,導致它們破產。我們會失去工作機會、失去技術、失去技能,還會變得仰賴虧錢的中國企業。若價格跌太兇,這些中企自己都可能破產,這在電動車產業已經逐漸開始發生。” 他表示,美歐政府之所以干預,是因爲它們不僅要顧及消費者,也要顧及本土製造商,須在兩者利益之間取得平衡。

安徽淮北一家工廠的汽車電池生產線 (法新社)
安徽淮北一家工廠的汽車電池生產線 (法新社)

西方國家如何反制?

歐盟去年十月對中國電動車啓動反補貼調查。調查尚未結束,歐盟執委會3月5日就公佈一份文件,指已有足夠證據顯示,中國電動車獲得補貼,進口量自調查啓動以來同比增長14%;外界推測,歐盟可能提前對中國電動車開徵關稅。耶倫本月初訪問中國前,也曾暗示美方 “不排除採取額外措施” ,來保護本土乾淨能源產業。

談到耶倫此次訪華,長年研究中國經濟的馬格納斯向本臺表示,對話雖是好事,但他不認爲耶倫此行想談的議題,例如產能過剩、自由市場、市場準入等,能取得任何進展。他說:“我也沒有信心習近平會有任何讓步。基本上,中國經濟模型符合黨的利益。這個模型目前遭受壓力,所以他們希望透過發展習近平所謂的 '新質生產力’ 來試圖適應。”

科特勒雖認爲美中雙方都有誠意對話,但她呼籲美方:“必須保持高度警覺,確保任何針對這些議題的新討論,不會被中方拿來作爲不立即採取行動的 ‘拖延戰術’。同樣的,這也不應該成爲美方不採取必要行動,因應急迫問題的原因。”

那麼,美方後續究竟可能採取何種措施,反制中國出口過剩?史劍道預測,拜登政府可能調整現行對中關稅。 科特勒看法類似:“過去一年來,有許多關於美國可能重新平衡(301)關稅的討論,意思是提高如對電動汽車等商品關稅,但降低特定消費型產品的關稅...這是一個可能性。”

科特勒向本臺表示,中國有長期結構性問題,供需嚴重失控,“一個國家制造佔全球產能30%,但內需卻低到僅佔全球經濟消費13%,這種情況不可接受”。她強調,西方國家對中國開徵關稅不是 “貿易戰”,而是回應中國不公平貿易作爲。

記者:徐薇婷     責編:李亞千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