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务院提案:将蚂蚁集团纳入贸易黑名单

2020-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蚂蚁集团”前身蚂蚁金服在浙江杭州的总部(路透社)
“蚂蚁集团”前身蚂蚁金服在浙江杭州的总部(路透社)

继中兴、华为之后,中国金融科技巨擘、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集团有可能将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有美国金融和科技分析人士担心,鉴于蚂蚁集团的所有权、潜在的军方背景和美国数据隐私法规的缺席,美国公民的银行、生物、行为和认知数据可能会被蚂蚁公司上缴到中国政府手中。

路透社10月14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美国国务院已递交一份提案,要求特朗普政府将蚂蚁集团列入贸易黑名单。

不过,有权决定将哪家公司加入该名单的最终用户审查委员会(The End User Review Committee)包括美国国务院、国防部、能源部和商务部。这些机构都没有对路透社的问询作出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四表示,中方反对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打压外国公司,呼吁美方遵守国际经贸规则。

蚂蚁集团正计划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一部分美国鹰派官员则试图阻止美国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该集团的IPO规模预计或达到三百五十亿美元,有望成为全球最大上市案。

 

 

蚂蚁集团如何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一份声明中写道,“通过协调蚂蚁集团在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IPO,华尔街奖励了中共对香港自由和自治的公然镇压,这是令人感到可耻的。”

路透社称,美国官员还担心蚂蚁集团可能会让中国政府获得美国用户敏感的银行数据。

华盛顿RWR咨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资深分析师朱怀安(Claire Chu)告诉本台,阿里巴巴持有蚂蚁集团三成股份,除了金融数据,美国公民的生化和行为信息都被蚂蚁集团一览无余,必要时可能会交到中国手上:

“蚂蚁集团会收集关于人脸、指纹、声音、纹身等生化信息,包含手写、打字、地点、WIFI无线网络使用等行为数据,还有个人的知识和目标数据。该公司的政策是,收集到的个人数据被储存在它所服务的国家,如有必要,可因安全等原因对数据进行跨国转移。”

9月份,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CPDC)曾致函特朗普总统、港交所以及多所国际投资银行,列举蚂蚁集团对美国构成的七项安全隐患:包括这家公司投资了参与监控新疆维吾尔人的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阿里巴巴本身的军方背景、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服务于社会信用体系(social credit system)、中美脱钩后香港股市恐大幅波动等等。

这份公开信指出,蚂蚁集团对公民的隐私保护记录是如此糟糕,不仅美国政府信不过,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2018年也公开批评其任意收集用户信息,有违《个人信息安全规范》的国家标准。

2018年初,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蚂蚁集团与速汇金(MoneyGram)价值十二亿美元的并购计划,挫伤其海外扩张步调和野心。

然而,不是每一项蚂蚁集团的海外并购都被美国挡在门外。2016年,蚂蚁集团就成功收购美国本土企业EyeVerify, 孵化出蚂蚁佐罗(Zoloz), 致力于打造金融级的人脸识别,取代PIN、密码和线下身份验证。

朱怀安建议,美国政府有必要重新考虑蚂蚁佐罗的出口许可证,“蚂蚁佐罗百分之百由蚂蚁集团所有、受蚂蚁集团首席技术官(CTO)、支付宝事业群总裁倪行军领导。它的总部仍然位于密苏里的堪萨斯, 保有美国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等本土客户。”

美国大力保护新兴技术,数据隐私有待加强

10月15日,美国白宫发布《关键和新兴技术国家战略》,点名中国多年来偷窃美国的知识产权、损害自由市场。人工智能、半导体和量子信息科学等都被列入这份技术名单(The Critical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 ,C&ET) 之中。

本月初,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将新兴技术管制清单扩展至37项,包含可规避计算机(或通信设备)上的身份验证或授权控制并提取原始数据的数字取证工具、亚轨道飞行器、混合增材制造(AM)/计算机 数控(CNC)工具等六项新技术。

朱怀安表示,除了加大技术管控,从近期抖音、微信和蚂蚁集团的安全争议来看,美国急需制定一个系统性的数据管理策略,目前相关规章多局限于各州级别,难以在联邦级别进行宏观调控,比如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中国的《数据安全法》等等,

蚂蚁变大象,进军海外阻力重重

蚂蚁集团在最近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强调,该公司仅有百分之五的业务在中国境外。

中国经济学者贺江兵告诉本台,蚂蚁集团被列入美国的黑名单不会重创它在香港的上市募资,“美国的高盛、花旗银行都不能承销,也不能购买蚂蚁集团的股票。但瑞士的金融机构跟中金公司,都可以。不影响它香港上市,但股价可能造成一定影响。”

蚂蚁集团脱胎于阿里巴巴集团,是中国移动支付巨头支付宝的母公司,于2014年正式成立。尽管2020年中国经济陷于萎靡,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达到219.23亿元,同比增长1158.7%。

除了旗舰产品支付宝,蚂蚁集团发展出多元化的金融商业帝国,包含余额宝等理财产品、花呗、借呗等消费信贷产品,并建立起包括寿险、健康险等保险科技平台。

“这种超级应用的方式 -- 创建一个由支付实现的生态系统,然后在上面叠加其他金融或非金融的产品和服务——这在全世界没有其他公司能够成功做到,”专注于金融科技行业的研究公司卡普隆纳西亚(Kapronasia)的总监卡普隆(Zennon Kapron)这样告诉《纽约时报》。

蚂蚁集团目前的全球化扩张大多局限于东南亚地区,包括2017年与印尼即时聊天平台BBM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并推出数字钱包DANA;2018年与孟加拉国移动支付公司bKash共同打造孟加拉版支付宝等等。

《经济学人》杂志在9月份的封面报道中写道,只要金融科技更加安全、开放并尊重个人权利,由中国领导的货币革新会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朱怀安十分欣赏中国在数字金融领域的领军性创新,“但是,美国担心的是,中国如何收集和使用个人数据,是否将数据武器化。这给美国带来对国家安全和人权保护的忧患。”

贺江兵认为,只要中国不进行政治经济体制根本性改革、中国尚未加入国际货币结算体系、人民币仍然不能自由结算,蚂蚁集团建立全球数字支付帝国的梦想只能化为泡影。

“无论你是在美国、非洲、世界各地,你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实际上还是中国银行和中国银行支付,中行对农行支付,你并没有加入国际结算系统。现在的努力都是技术性的,是内循环,自己跟自己玩可以,加入国际大循环是根本不可能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