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四国抗议非法捕鱼,专家叹对中国光喊没用


2020-11-05
Share
xx.jpg 南美四国抗议非法捕鱼,专家叹对中国光喊没用(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据法新社11月4日报道,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与秘鲁等南美国家发表联合声明,将携手打击外海的违法捕捞作业。虽然声明没有提及中国,但是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这主要是针对中国。多国的齐心协力可以遏制中国渔船的远征步伐吗?多位海洋渔业和外交政策学者向本台表示,中国渔船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目前国际社会缺乏有效的遏制手段。

上述南美国家表示,会采取必要手段,以“防范、制止与共同对抗”太平洋海域专属经济区(EEZ)附近的非法捕鱼,将加强合作与即时资讯交流。

这项联合声明虽未点名中国,但多个环保团体比如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与海洋保育组织(Oceana)均多次警告,近来有大批中国渔船频繁出没于周围海域。

法新社报道说,北京8月初禁止渔船于今年9至11月前往加拉巴戈斯群岛(Galapagos Islands)周围海域捕捞。但海洋保育组织表示,中国远洋渔船队转而驶向南方,穿越公海,在秘鲁与智利的专属经济区周围水域捕捞。

智利外长安德烈斯·阿拉曼德(Andres Allamand)也于10月8日表示,智利国防部和海军正在密切关注沿岸北上的中国大型捕鱼船队。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项目主任、东南亚项目研究员格里高利﹒波林(Gregory B. Poling)告诉本台,“当中国渔船在南美专属经济区或者海洋保护区活动,这些国家至少可以有所干预。但是当中国船只移动到国际海域过度捕捞,这就是个灰色地带了,那么沿岸国家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将中国恶行公之于众,期盼其心怀廉耻、履行大国责任。”

 

 

中国“掠夺”Galapagos,海洋物种要遭殃

海洋保育组织九月发布的报告统计,大约有300艘中国籍渔船出没于加拉巴戈斯群岛附近,主要在捕捞鱿鱼。中国渔船在7月13日至8月13日期间的捕鱼时间总计超过7.3万小时,占保护区周边捕鱼活动的99%。

早在2017年,厄瓜多尔发现中国船在该海域捕捞到300公吨的鱼,包括6000多条鲨鱼,多为濒危物种。该国决定判处中国船长4年有期徒刑。

距离厄瓜多尔海岸约1,000公里,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目前已监测到近3000个海洋物种,为鲨鱼,海豹,鸬鹚,海龟和热带鱼等海洋生物提供栖息乐园。

海洋保育组织忧心中国若对鱿鱼赶尽杀绝,将致使这片水域的海狗、锤头双髻鲨等物种食物短缺。

“加拉巴戈斯群岛(Galapagos),达尔文在那边设立了研究站,是鼎鼎有名的自然遗址,自己演化出一套物种,非常珍贵。”台湾自然生态保育协会理事长郑明修曾经到访该岛,惊异于大自然基因库的丰富和神奇。

“渔业资源,所谓海中的蛋白质,大陆十四亿人口,再多的鱼也不够他们吃!全世界的远洋渔业都在萎缩,包括联合国都呼吁船只减量、不要有津贴补充,只有大陆不断增长。”他十分担心, 中国工厂式的运输采捕,将给海洋渔业资源带来浩劫,“第二,他们用的强力渔网、灯光设备都是最新的。底拖网大小通吃,对海底生态结构是崩坏性的(伤害)。很多鲨鱼被拖死了,整个食物链就崩解了。”

 

资料图片:2019年5月4日,印尼海洋渔业部的一艘巡逻艇对因非法捕鱼而被扣留的外国渔船进行检查。(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9年5月4日,印尼海洋渔业部的一艘巡逻艇对因非法捕鱼而被扣留的外国渔船进行检查。(美联社)

 

中国利用监管灰色地带捕鱼

中国远洋渔船的大肆捕捞也遭到美国多番严厉谴责。美国驻秘鲁使馆9月份批评中国渔船关闭GPS躲避追踪,似乎是在丢弃塑料污染物。特朗普总统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抨击中国“过度捕捞其他国家的水域,破坏大片珊瑚礁。”

原菲律宾环境与自然资源部助理部长保拉·克纳克(Paula Knack)七月在《外交学人》(The Diplomat)发文说,“对这些渔船更恰当的理解是,他们属于中国海上民兵,显示中国维持其在南海存在的坚定决心——即使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中国和邻国已通过该条约)规定其他沿海国拥有专属管辖权的地区。”

国际社会反抗中国远洋捕捞的拉锯战,常常旷日费时,多位海洋渔业和外交政策专家向本台表示,中国游曳于监管灰色地带,有效的制裁手段非常有限。

“既然在专属经济区(EEZ)里面,他们当然有权力管,只是管不管得到(的问题)。南美那几个国家的海军执法能力大概有限,只能用喊话或者渔业管制的手段来执行。” 台湾中山大学海洋科学系教授宋克义指出,“拳头大的说话(才有用)。真正有能力在大海上抓渔船的只有几个国家。日本就去驱赶。美国的话可以登船检查。”

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聚焦拉美外交和国防政策的研究员博格(Ryan Berg)通过邮件告诉本台,美国海岸警卫队(United States Coast Guard)正在针对中国的过度捕捞发起全球合作项目,各国也可以积极利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南太平洋常设委员会(Permanent Commission for the South Pacific)和区域渔业管理组织(RFMO)机制,以明确领海边界、开展外交斡旋并保障本国可持续的渔业资源储备。

美国华盛顿大学海洋与环境事务学院副教授马碧珊(Tabitha Mallory)则表示,“拉丁美洲国家可以求助于IATTC(美洲间热带金枪鱼委员会)和南太平洋区域渔业管理组织(SPRFMO),但是的确有些鱼类还未被RFMO所覆盖。中国的捕捞也许并不完全是非法的,但是是不受监管的,所以我们不知道这项活动的可持续性有多大,我们需要科学评估、理解其真实的捕捞量。”

英国智库海外发展研究所(ODI)研究助理古铁雷斯(Miren Gutierrez)通过邮件回复本台称,“另一个问题是,为了在发展中国家海域捕鱼,中国船主选择在中国之外注册。比如加纳允许本国船只在专属经济区里捕鱼,中国以此规避管理。”

古铁雷斯提到,还有一个追踪中国船只的线索是《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 ),一百吨重及其以上吨位的船舶拥有者和管理公司通常要进行注册,从国际海事组织(IMO)那里拿到编号,方便安全维护、税收、证书和保险办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