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六四

“六四 ”二十一周年, 各地异见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有的穿白衣,绝食;有的网上聚会,但也遭各种打压;有的被电话警告;有的软禁在家;有的被从家中带走。而今年各地打压的最大特点是,切断网络,切断电话线,甚至切断电源。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10-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五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一周年,大陆各种民主人士都用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四川异见人士陈卫、刘贤斌、欧阳懿、张明等人都以穿白衣,绝食一天的方式来纪念。陈卫当天对本台表示:“六四”发生二十一年了,我们都采取绝食一天这个方式来纪念“六四”,同时我们今天早晨也自发的参加了在推特上的网聚。原来在西安读书的学运领袖张明今天晚上会参加一个基督教的祷告仪式,这是专门为六四死难者举行的。因为网络被当局切断而到陈卫家一起上网的刘贤斌表示:在政治的高压下,不能用其他方式来表达,就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六四的记忆。
 
而浙江的异见人士朱虞夫表示,两天来他被警察严密监控,就连上班警察也跟着,六四当天警察又打来电话问他这天的想法,朱虞夫表示:想法很简单,就是平反六四。他说:六四你们杀了人了,二十一年了,每年的六月四号我们都是绝食的,我们这些人都吃不下去,想到这一天悲愤难平,死难的都是二十岁不到的人,如果活着现在才四十几岁,都是社会的栋梁,都是精英。
 
在湖南,异见人士以网上聚会和绝食等方式纪念六四。长沙泛蓝联盟的张子霖对本台表示:湖南李德铭、张善光这些人发起了网上纪念六四,昨天跟我们泛蓝的成员商议,我们今天以绝食一天的方式纪念六四的死难者。我昨天跟我们浙江的负责人魏征陵取得联系,他准备发文向全国发起泛蓝绝食纪念六四,但是他的网被切断了,昨天还有谢福林妻子也发现家里的网和电话线都被切断。
 
切断网线、电话线,成了今年当局打压的一大特点,这种情况各地都有。安徽异见人士张林对本台表示,我这几天一直断网,家中电话大概一个多钟头前才恢复,都断了有一周了,所以基本上跟外界没有联系,我现在对外界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而在贵州,当局的打压情况更加严重,异见人士的一些骨干从周三开始就被从家中带离。也有六四当天被抓走的。本台记者打电话找贵阳的陈西,他的妻子张女士对本台表示:陈西被公安带走了,前天晚上他们来敲门,叫他收拾衣服走,好像六个人,任何话也没说,他们一直在我家楼下,出去都一直跟着,都好几天了,前天就干脆把他叫走了。
 
另一位廖双元,六月四号凌晨也被国保带走,本台拨打他妻子吴玉琴的电话,但电话被转到服务台,陈西的妻子张女士表示:廖双元家连电源都被切断了。她说:他家的电都没了,所以消息出不来的,电线被他们剪断了,他们都是这样搞的。据了解,其他人像莫建刚、李任科、杜和平等人都被警方带走,而其余人士都被软禁在家,甚至不准出门。被控制在家的贵阳异见人士曾宁表示:其他的都是被控制在家,不能出门,出门的话有警察跟着,不能进到市中心,不能进到市区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