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名记者失踪

最近两个星期,最少有三名中国的记者突然下落不明。香港媒体认为,他们可能是因为揭露官方黑幕踩到禁区而被拘捕。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采访报道
2008-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政府就毒奶事件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召开新闻发布会(08年10月15日法新社)
图片:中国政府就毒奶事件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召开新闻发布会(08年10月15日法新社)
法新社


三名下落不明的记者,有两人和山西省有关。香港明报星期二引述中国人权民运新息中心的报导说,北京网络报记者关键,十二月一日在山西太原市采访期间突然失踪,半个多月之后证实被河北张家口市警方带走;中央电视台法制栏目记者李敏,十二月四日在北京家中,被太原市杏花岭区检察院人员带走。另外,河北唐山市电视台副台长王连英,上个星期五在北京被拘捕。

报道说,关键被拘捕时,正在调查一宗土地违规案件,李敏不久前也曾采访杏花岭检察院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案件的事情,而唐山电视台的王连英,则经常在其负责的时事节目中批评北京、天津和河北等地政府政法系统的黑幕。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表示,山西省以前就多次发生过以刑事案件对付揭露黑幕记者的事件:

“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山西运城高勤荣这个案子,主要就是他们揭露了黑暗面,因为被披露的一些事情直接牵扯到一些非常有势力的人、非常敢于下手的人,他们采取这种方法。”

被山西省司法部门拘捕的两名外地记者关键和李敏,都被当局指控受贿,而被公安机关拘捕进行调查。旅居瑞典的自由撰稿人茉莉表示,从相关的情况分析,明显是地方政府部门对采访和调查当地黑幕的新闻记者进行报复:

“一方面是新闻记者里面也有很多腐败现象,比如说收红包,另一方面就是那些正直的记者和勇敢的记者就面临很大的威胁。政府机关和社会的勾结和它本身的黑社会化,造成了所有正直的记者都没有安全感。可以不根据法,不允许法院大量的――地方官员要抓几个记者,岂不是小事一桩?你可以杀人,我为什么不可以抓人?”

马晓明认为,虽然中国记者确实有一些人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现在中国各地方政府黑社会化的问题更引人关注:

“有许多人对社会的许多现象、许多事情、许多情况理解不了,想不明白。后来我就说,你把这个社会的执政者和执法体系看成是黑社会的话,你什么都明白了。看成是健全的国家机构或者是独立公正的司法机构的话,你什么都想不明白。”

茉莉认同马晓明的看法,她并且透露,有欧洲的新闻记者在中国大陆采访的时候受到当地黑社会人员的恐吓,而记者失踪的案件也并不罕见:

“我就听说有好几个记者在三峡的某些库区失踪,当地政府贪污灾民的救济款、安置费,如果记者要求调查就让你失踪。这是我们欧洲记者回来说的,给押送出来,但是至少不想导致国际事件,所以保住了他们的生命安全。当地的黑社会头子对外国记者说‘你们是老外,那我们就好好送你走,是本国的记者的话那就不客气了’。黑社会借助官方杀人,反过来官方也借助黑社会。”

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对媒体和舆论的控制明显加强。香港明报报导说,中宣部已经对中国媒体下令,不得对中央电视台李敏被拘捕的案件进行跟踪报道。该报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说,明年是中共建国六十周年和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中宣部要求各地成立应急小组,以处理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