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波茉莉花关注梧桐命运 大批维权人士失踪无音讯(图)

茉莉花革命第五波集会前夕,发起者拒绝提议把320集会的主题定为“为日本人民祈福”,也对梧桐树被砍伐而发起了保树运动表示关注。大批维权人士仍因茉莉花革命被捕失踪无音讯。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1-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南京梧桐树砍伐前后对比图(网络图片/记者心语)
图片:南京梧桐树砍伐前后对比图(网络图片/记者心语)
Photo: RFA


中国茉莉花革命第五次的“微笑散步”行动将在本周日举行,星期四,自称革命发起者发表了文章《几点小意见》,对近日来将“320集会”的主题定为“为日本人民祈福”的提议进行了回应,他认为,这样会激起一些参与者的民族仇恨,从而发生内部分化。

他说:因历史原因,还有很多中国民众对日本这个国家及对日本人民不大谅解,这种情绪在中国的普遍存在是一个客观现实,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有更自由的信息环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对于南京市民因梧桐树被砍伐而发起的“保树运动”,他认为这是鼓励公共参与的一次演练。但是他也呼吁茉莉花革命的参与者不要将“保树运动”与中国“茉莉花革命”扯上关系,只是静静围观就好,以免授人以柄,恶化南京市民的参与氛围,伤害热心的南京市民。

从小在南京长大的李先生告诉本台记者:“因为从我这个角度看参与梧桐树运动的人纯粹是一种对这个标志的一种眷恋,不是说对一个整体多么反感,他们并没有把他上升到一个那么高的政治高度上,可能会对参与者带来一定恐惧心理。”

就在各方积极为下一次茉莉花革命献言献策的同时,仍然有网友及众多维权人士、律师被逮捕失踪。除了滕彪、江天勇、冯正虎等人外,角马俱乐部发起人四川维权人士李宇也遭到抓捕失踪,至今无音讯。

本名张健男的网友张书记其妻子告诉本台记者,虽然她知道丈夫被刑拘,却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会被拘押多久,每天都为此而烦恼不已。

“他不会告诉你确定多少天,他就是告诉你个大概范围,7到37天,这段时间他就是调查、询问、审问什么的,37天以后如果需要就会被逮捕。他就是在网上转帖了一些茉莉花集会的消息,还有一些图片什么的,可能就是这些缘故就被抓了,可是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去,也没有号召大家去,没有转帖说时间地点,在什么地方,一起去这样的语言。”

云南独立作家许晖日前被警方抓捕后,星期五晚上获释。他之后在推特上表示,“(被带走)未满48小时。是因为《动向》杂志文章的事。这次身体状态不是太好,消耗很多,抽烟很多,很累。多谢推友们的关心。”
 
被带走一个月的贵州异见人士陈西、廖双元、吴玉琴也于星期五晚上11点回到家中。

陈西之后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非常地担心中国的鲜花革命,问我们这里怎么办怎么搞,我说这是无法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个人说了不算,任何人说了都不算,这是民主大潮流,这是任何时候都阻挡不了的。”

除了异见人士外,当局也加大对访民的打压力度。

据维权网星期五报道,广西南宁访民刘慧萍与另八名访民在北京上访后被截回当地,当日被国保抄家,并带走了一些上访材料。

刘慧萍家人已经收到警方送达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涉嫌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报导表示,刘慧萍是南宁市“出嫁女群体”的维权代表。近三年来,她多次进京上访,为“出嫁女群体”争取权益。从此前关押过她的南宁市沙井派出所处获知,刘慧萍被国保抄家与网传的“茉莉花集会”有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