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总理:和中国打交道 绝不出卖灵魂

2020-0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于1月21日在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谈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策走向以及澳大利亚在印太战略的位置。(薛小山提供)
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于1月21日在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谈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策走向以及澳大利亚在印太战略的位置。(薛小山提供)

澳大利亚向来是美国重返印太战略的重要同盟,在美中博弈中扮演着日趋重要的角色。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日前在华盛顿的一场交流会上强调,无需在美中之间“二选一”,和中国继续打交道,但也绝不出卖灵魂。

1月21日,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出席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举办的交流活动,高度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重镇美国经济、遏制中国扩张的政策,同时也明确澳洲在印太战略中的立场。

阿博特认为,澳大利亚无需在美国和中国做出唯一选择,而是要和美国保持亲密的战略合作,也要和中国建立强劲的经济关系。

他肯定了特朗普履行承诺,退出“巴黎协议”、“跨太平洋贸易协定”(TPP),并且遏制中国继续占全球化的便宜、偷窃技术,打击中国的供应链,恢复美国制造业,缓解美中贸易逆差等。

阿博特:如今,特朗普是美国所能拥有的最好总统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美联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美联社)

阿博特认为,西方世界出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首相约翰逊这样的政治强人是好事,而特朗普是美国现在最好的选择:“美国如今在经济和军事上都面临着数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是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表现得毫不畏惧。特朗普的一个非凡特点是,他对自己和自己的国家都有着最高的自信。老实说,这是前几任领导者所缺失的。在战后很长一个阶段,西方呈现出一种胆怯。”

阿博特作为著名的保守派领导人,在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行为等许多社会政策上都和特朗普不谋而合。

他指出,特朗普爱国如己,执政风格看似粗糙却有效,他在亮明观点时会大声嚷嚷,在手持大棒时却说话温和:“他是美国人的总统,领导着政府而不是华盛顿的人,统治着人民。”

阿博特指出,当今世界两极分化,许多国家依然难享自由,比如中国、土耳其、俄罗斯。他表示,不用再幻想中国政府融入西方民主的大潮,而是要思考如何求同存异。

阿博特强调,其实中国人本身并不包含威权主义的基因,有许多中国人将财产、孩子转移到西方、购买海外房产,而且台湾、香港、新加坡的中国人都保有对自由的渴望,这可以显露出中国当前政体的本质。

对待中国:生意照做,也绝不出卖灵魂


澳大利亚前总理、保守党人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左)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联社/资料照片)
澳大利亚前总理、保守党人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左)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联社/资料照片)

澳大利亚另一位前总理、保守党人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在1997年的一次表态,体现出澳大利亚选择亚太盟友的矛盾心态:“我们不必在我们的历史和地理之间做出选择。”

阿博特在这次演讲以及以往的公开讲话中,都反复提及这句话,并演化出自己的版本:“你不能为了交新朋友,丢了老朋友”。

如何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向来是澳洲政坛的一大难题。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呼吁澳大利亚实现更为独立的外交政策,接受中国成为该地区的主导力量,经常对美国说不。但澳大利亚的保守势力并不完全认同。

阿博特对中国的态度更为保守,他高度肯定了中国的经济成就,但也指出中澳在价值观上的根本差异不能忽视:“中国用一代人的时间,将近五亿人从第三世界提升至中产阶级,这是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进步之一。但是中国的体系和我们非常不同,一个由中国领导的世界将会和过去一个世纪的世界截然不同。我认为,这会是一个更差的世界。”

阿博特进一步指出,有许多做生意的澳洲人会敦促政府不要在香港、南海和西藏等问题上挑战中国,当然澳大利亚不应该无谓的冒犯中国,但是也绝不能出卖自己的尊严和灵魂:“中国和我们做生意,不是因为他们乐善好施,而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很好的贸易伙伴。如果中国因为我们是美国的战略伙伴而切断了中澳贸易,反而是自讨苦吃,违背自身的长期利益。我们不要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出卖灵魂。”

澳中在政治互信上道阻且长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路透社)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路透社)

1990年代后期开始,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趋向于经济化,与早期政府制定的加强政治层面交往的战略方向相背离。

如今,中国已经是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2019年1月至9月,中澳双边贸易额达到1181.4亿美元。然而,双方在经济层面水乳交融的同时,在政治互信上却举步维艰。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长期批评中国人权,召来中国的激烈回应。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和前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对中国的南海扩张和政治体制的批评,甚至让两国的外交关系陷入僵局,一度中止了部长级访问。

阿博特在任期间,曾反对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也将华为排除在“国家宽带网络计划”(NBN)之外。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中,第一个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的国家。

阿博特强调,要在“一带一路”上保持审慎,避免中国借助债务陷阱培养依赖关系;也要警惕中国政府在供应链上的深度介入,而特朗普在这方面做出了表率。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