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玻璃心,大长臂”, 引西方公司竞折腰

2019-10-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变态辣椒:美国公司拜倒在习近平脚下
变态辣椒:美国公司拜倒在习近平脚下
Photo: RFA

NBA因火箭队高管支持香港抗议的言论遭到中国削弱其在华业务。在中国利用其经济权力来控制全球政治叙事的压力之下,苹果、蒂芙妮等跨国公司及海外领导人近期接连向中国服软。

香港“反送中”运动被看作是在21世纪中国极权统治和西方自由民主体制相遇、交锋的战场。然而,球场、商场也都逃不开北京所规划的政治战场。近期,一众海外公司因涉及香港民主运动等言论向中国道歉,被迫在商业利益和政治立场之间做出选择。

 

 

NBA在星期五(10月11日)取消了布鲁克林篮网队与洛杉湖人队在中国剩余热身赛的媒体活动,理由是“让球队回答媒体的问题并实时转播是不公平的”。此前,火箭队总经理达里尔·莫雷(Daryl Morey)10月5日支持香港抗议者的推文引发了中国官媒谴责、赞助商撤离、以及美国政治家捍卫言论自由的回击。

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开发的一款香港即时地图应用程式,因为能够即时标示香港警察与示威活动的位置,遭到中国官方媒体炮轰。《人民日报》批评其为暴徒护航、用心险恶。苹果公司随机下架这款App。据彭博社报道,CEO库克在致员工的信中表示,这款App被用来恶意针对个别警员,侵害人身和财产安全,下架是对用户最好的保护。

美国珠宝饰品公司蒂芙尼(Tiffany & Co.)拍摄的中国名模孙菲菲手遮单眼的广告照, 遭到中国消费者反对,谴责其呼应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示威者的动作。蒂芙尼已在推特帐号删除该照片,发言人表示这张照片在“反送中”运动爆发前的五月份拍摄,毫无政治寓意。中国大陆目前是蒂芙妮的全球第三大市场。

今年夏天,蔻驰(Coach), 纪梵希 (Givenchy)以及范思哲(Versace)这些奢侈品公司相继因为在品牌T恤上将香港、澳门等地列为国家而向中国道歉。根据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的数据,中国消费者占全球奢侈品销量的至少三分之一,占奢侈品行业增长的三分之二。

组合图片:大陆官媒《人民日报》在微博上发表评论批评美国苹果公司将一个通报香港警方行踪,便利违法活动的地图应用程式,在应用商店上架,为“暴徒”护航,用心险恶。(图源:新浪微博@人民日报/法新社)
组合图片:大陆官媒《人民日报》在微博上发表评论批评美国苹果公司将一个通报香港警方行踪,便利违法活动的地图应用程式,在应用商店上架,为“暴徒”护航,用心险恶。(图源:新浪微博@人民日报/法新社)

美国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暂停了一名在现场直播时声援香港抗议活动的电子竞技选手吴伟聪的参赛资格。动视暴雪表示,吴伟聪违反了公司禁止玩家“破坏自己的声誉、冒犯部分公众或某些公众群体,或损害暴雪形象”这一竞争规则。

据《纽约时报》报道,吴伟聪表示,他在《炉石传说》输掉了四年光阴,但如果香港输了,那将是一辈子的事。

香港的国泰航空公司( Cathay Pacific Airways)解雇了一部分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员工。中国民航局今年8月要求该公司停职处理“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突活动以及有过激行为的人员”。随后,国泰解雇多名机师、空服人员和地勤,管理层也经历大幅度调整。

除了商业公司面临日趋严厉的言论审查,各国的文化界和政坛人士也要小心翼翼避开北京的政治红线

美国电视动画讽刺喜剧《南方公园》(South Park)因嘲讽共产党的审查制度被中国政府封杀。制片人特雷·帕克(Trey Parker)等人发表另类“道歉”:“就像NBA一样,我们欢迎中国的审查者进驻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心。我们也是爱金钱,更甚过爱自由和民主。习(近平)看起来完全不像小熊维尼。本周三将是本剧的第三百期。中国共产党万岁。祝愿秋季高粱喜获丰收。我们现在让您满意了,中国?”

美国动画片《南方公园》(Public Domain)
美国动画片《南方公园》(Public Domain)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本周日在脸书发布与泰国反对党领袖的合照,引发中国不满。东南亚新闻网站BenarNews星期四报道,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于10月10日批评“某位泰国政客”接触“港独”团体的举动“错误且不负责任”。该泰国领袖随即发表声明,与黄之锋拉开距离。

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本周五批评中国对澳大利亚进行网络攻击、介入澳洲内务,与澳大利亚价值观不一致。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10月11日发表声明称:“有关言论令人震惊、毫无根据。我们对他恶意污蔑中国共产党表示强烈谴责。”

中国日益扩张的国际影响力和言论管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警觉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者法哈德·曼朱(Farhad Manjoo)在《与中国做生意,不能以卑躬屈膝为代价》中写道:“如果在中国做生意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成本是用外科手术抽出CEO的脊梁,许多企业会非常乐意提供担架和手术刀。”

曼朱认为,中国或许不是在输出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但通过大笔支出和贸易,它正在扩大自己在全球的影响力,中国式的技术支持下的监控威权主义甚至可能会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取代民主。

另一位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提醒人们警惕由中国正在兴起的民族主义,建议将中国封锁国外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作为贸易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增加对互联网规避技术公司的投资,帮助中国的平民百姓翻越防火长城等等。

他说:“不然,如果美国公司继续低头,有一天或许 ‘习大大’会来敲门,严厉要求我们交出小熊维尼。”

库克在下架苹果App的信中提到,“国际和民族争论都是绵绵不绝的,但是他们不会统治真相。”

当中国挥动其庞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武器,试图构建“大一统”的政治叙事,西方社会如何应对、参与在中国“长臂管辖”下构建的话语体系,真相又将如何被书写和保存,值得我们深思。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