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桩 法囯民众状告政府抗疫失责获司法调查

2020-10-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10月15日,法国医务工作者在新冠病例上升的背景下于首都巴黎集会游行,要求改善工作条件。(美联社)
2020年10月15日,法国医务工作者在新冠病例上升的背景下于首都巴黎集会游行,要求改善工作条件。(美联社)

法国出现第一桩民间状告政府抗疫失责而获得司法调查的案件。10月15日,司法机关对法国政府前任和现任官员进行了搜查。而相比之下,武汉的多起民告官疫情追责案件却遭法院拒绝受理。有学者指出,中法间的最根本区别是能否允许人民表达不满。

法国政府针对武汉肺炎疫情的危机处理饱受批评,民众甚至状告政府抗疫失责。司法部门15日出人意料地采取突袭行动,前往与这次疫情政策有关的前任和现任官员处作司法搜查,这是法国在世界上首桩民众状告政府官员抗疫失责,获司法调查的案件。

现今第一线的行政官员包括法国总理卡斯特克斯(Jean Castex)、卫生部长维宏(Olivier Veran)、卫生部公卫署长沙罗孟(Jerome Salomon)都因处理疫情而接受调查,前任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卫生部长布贊(Agnes Buzyn)以及政府发言人恩迪亚(Sibeth Ndiaye) 的办公室和住家,都遭到搜查。

政府部门对这个司法搜查表示正常,属于司法调查正常范围的程序性行动。

法国民众集体状告政府处理疫情失责,没有及时采取措施阻止武汉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存在隐匿实情,涉嫌玩忽职守以及渎职的罪责;无论从医药到医院救治,还是到日常防疫包括口罩等,都充满矛盾与失责以及谎言和遮掩。

律师阿里米(Maître Arié Allimi)说,“这次投诉的理由是,政府的措施使得护理人员不能保护自己免受已知疾病的侵袭,且政府知道这个疾病的保护方法。投诉的目的是要承担行政、政治和刑事责任,司法部门调查以确定谁应该负责。”

巴黎检察官海兹(Rémy Heitz)6月9日表示,已经针对政府处理方式展开大规模初步调查,并朝“非故意杀人罪”,“将他人之生命置于危险状态”,“自愿放弃抗灾”这些方向展开调查。

法国民告官后,政府开展调查,这个由下而上的问责,类似于之前中国武汉多起民众状告政府要求赔偿的案件,但是结果却大不相同。武汉的起诉人被噤声、法院拒绝受理。中国采取的则是由上而下的严格问责,压制疫情防控责任,没有可通融的余地。最近,青岛市卫健委主任停职、院长遭免职就是明例。半年来,当地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已有多名领导干部因为防控不力被问责而遭到严厉处分。

法国赛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分析法国和中国处理方式的不同,缘于政治体制设计的不同。

他说:“中国制度权力中心是在上面,至于下面民众怎样考虑这个问题,取决于上面认不认定这个问题需不需要处理。法国不一样,国家权力是由人民赋予的,一但有人对国家权力进行投诉,人民有权利,宪法和法律也有规定,完全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法囯这种体制当然有更深层更牢固的制度基础,但是在处理有些问题的时候,它会出现失误也是很正常的。我个人趋向政府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当时了解情况不够,对病毒缺乏一些认识。像法国这种(民主)体制从长远来讲,会有更强的生命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可以允许人民表达不满,投诉,司法监督。这些问题表面上看会带来一些麻烦和行政效率上的问题,但长远来讲,它可能会把问题适当地加以解决,而不会象中国体制那样表面呈现很强的效率,但是长远角度来讲,会造成体制所带来的讯息不流畅,权力不能好好地制约,有的时候就会出现更多、更大、更严峻的问题。

这是危机全面爆发期间法国民众第一次提出申诉,法国自3月爆发疫情,至今超过3万人死亡,国内累计感染个案高达近75万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