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东扩”真的是乌克兰战争的罪魁祸首吗?

2022.03.23 17: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北约东扩”真的是乌克兰战争的罪魁祸首吗?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访问布鲁塞尔,会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ATO) 成员国,并将出席欧洲理事会和 G7 峰会。
(美联社)

俄乌战争持续之际,美国总统拜登本周三出访欧洲,将和北约及欧洲多国领导人会面。俄乌战争以来,中俄两国多次指称所谓的“北约东扩”是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那么,实际状况果真如此吗?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23 日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 一同访问布鲁塞尔,会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ATO) 成员国,并将出席欧洲理事会和 G7 峰会。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 (Jake Sullivan) 周二 (22 日) 表示,拜登将于欧洲访问期间,宣布对俄罗斯的进一步制裁,并将与北约讨论欧洲东翼的部队调整议题。

北约:从未签署不扩张协定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上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电话后,开出的停火条件包括乌克兰维持中立地位、不加入北约。“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那将对俄罗斯的安全构成直接威胁”,普京在2月21日的电视讲话中如此说道。他表示,西方无视俄罗斯的要求,即北约不要扩大到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国家。

“指责我们咄咄逼人之前,将北约扩大到东部、我们的国界,这代表什么?依据什么?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对美国或欧洲国家构成威胁了吗?”在2021年6月北约峰会之前,普京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专访时再度痛斥北约,并说苏联前总理戈尔巴乔夫曾得到西方国家承诺,北约将不会向东扩张。

“在我看来,是没有这样的协议。”前北约高级官员谢伊(Jamie Shea)向本台形容,这如同把外交官在深夜11点的酒吧谈话拿来作为正式的协议文件,“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从来没有出示过文件,没有纸面条约,没有政治协议。”

在北约官网处理俄罗斯指控的一个事实查核页面上,北约表示,从未达成过这样的协议:任何欧洲国家都可以申请加入的“门户开放政策”并未改变;前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在 2014 年表示,“‘北约扩张’这个话题根本没有被讨论过,那些年也没有被提出来过。”

时任美国国务卿贝克(James Baker)在 2009 年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采访时说:“统一的德国是否会成为北约成员,这是我们唯一的讨论(内容)”,“除了(东德)之外,从未讨论过任何其他的事情。”

谢伊曾担任北约总部负责新兴安全挑战的副助理秘书长(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General for Emerging Security Challenges at NATO),他曾出席2008年的布加勒斯特北约峰会。那场会议上,为因应来自俄罗斯压力,峰会作出决定表示乌克兰将来会成为北约成员国,但具体时间未知。

“普京(当时)说,乌克兰是一个人造国家,它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根本不承认它的独立性。”谢伊回忆说。

谢伊更进一步指责俄罗斯才是违反协议的一方,不但没有遵守包含欧洲安全和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条约,也违背了有关乌克兰主权的《布达佩斯安全保障备忘录》。他表示:“普京正在利用北约作为一种借口,来证明他的目标的正当性,那就是粉碎独立的乌克兰,将其并入俄罗斯。他需要一个借口来阻止虚构的北约威胁(imaginary threat from NATO),这是他真正意图的烟雾弹,他不能忍受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北约与俄罗斯的长年交锋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美联社)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美联社)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于1949年成立,是为因应与欧洲相抗衡的“苏联帝国”的跨大西洋军事联盟。1991年苏联解体后,北约成为地区性防卫协作组织。公约第5条规定,成员国受到攻击,其他成员国将作出即时反应。自1999年开始,部分前华沙条约组织成员国陆续加入北约,经过5次成员扩充后,北约如今有30个成员国。

回顾北约和俄罗斯的双边关系,1994年北约在布鲁塞尔首脑会议上,与叶利钦掌权的俄罗斯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签署《和平伙伴关系计划》(Partnership for Peace, PfP),以此为双边进行长期军事合作提供了组织框架。1997年,北约与俄罗斯签署有关双边关系、合作和安全议题的《基本协议文件》(NATO-Russia Founding Act),承诺让俄罗斯对北约事务有一定程度的发言权。2002年,北约-俄罗斯理事会成立,莫斯科得以在北约总部设立常驻代表。不过在2014年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之后,北约暂停了与俄罗斯的所有实质性合作。

“俄罗斯长期以来一直希望对欧洲安全产生影响。在冷战之后,北约是全面负责(欧洲)安全的主要方式,俄罗斯加入了和平伙伴关系,将这视为影响北约的一种方法。但我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真的喜欢这样做,这可能不是它的首选,就像吃蔬菜一样。”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希弗林森(Joshua Shifranson)这么描述。

乌克兰于 2008 年申请启动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 (MAP),在亲俄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遭到推翻、俄国入侵克里米亚后,新政府将加入北约列为优先事项,并在2019年将加入欧盟和北约列入宪法。希弗林森接受访问时分析,这是一个有来有往的过程:“自 2014 年以来,乌克兰一直担心俄罗斯未来的侵略,证据表明俄罗斯确实有类似举措,这促使乌克兰加强了与西方的联系,却进一步导致俄罗斯对乌克兰和西方的忧虑。”

英国皇家战略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俄罗斯事务专家约翰·洛(John Lough)回复本台置评表示:“俄罗斯完全没有立场,没有像他们所说的任何承诺。普京以北约问题为借口入侵乌克兰,但拜登和其他人曾明确向他表示,在具体的未来时间内,乌克兰没有加入北约的前景。”

普京近年多次向乌克兰挥军,也引出西方观察家们多年来的分歧:北约东扩是否构成威胁?著名的芝加哥大学国际关系现实主义学派大师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就认为,美国推动北约东扩和与乌克兰建立友好关系的持续进程,增加了核大国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并为普京对乌克兰的一系列行动打下了基础。他3月1日接受《纽约客》专访时强调,直到2014年俄国入侵克里米亚之前,美欧并未将北约扩张和欧盟扩张设想为遏制俄罗斯。他说,在2014年2月22日前,没人真的认为俄罗斯是个威胁,“作为这一切的结果,如今这场重大危机爆发了,而我们不得不开始推卸责任。”

归咎北约 中国渔翁得利?

乌克兰消防员在俄罗斯军队轰炸后灭火。(美联社)
乌克兰消防员在俄罗斯军队轰炸后灭火。(美联社)


米尔斯海默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发表的一篇文章,近日广为流传。文章中,他批评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对克里米亚危机负有大部分责任。这篇文章登上了俄罗斯外交部推特,俄罗斯援引此文章来谴责北约东扩是问题的根源。

除此之外,中国当局也将美国归咎于北约东扩的发动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3月18日的记者会上,指责美国才是“乌克兰危机的始作俑者”。

赵立坚:“如果不是北约连续五轮东扩导致地区安全严重失衡,乌克兰局势何以发展到今天的境地?”

在希弗林森看来,俄罗斯和西方越是互相关注,中国就越有机会在世界上为所欲。他告诉本台记者:“(如此)中国就越有机会扩大自己的足迹,俄罗斯越是向中国寻求援助,以及美国必须靠中国向俄罗斯施压,这为中国扩大影响力和实力创造了很多机会。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给中国带来的)好处,我们应该对此担心。”

除此之外,希弗林森也认为,中国正趁机建立“西方不值得信任”的叙事宣传。越是强调西方国家是不值得信任的伙伴,中国越不可能在谈判中信任美国和其他国家。在未来美中之间若出现紧张局势,或产生台湾、南海等问题争端时,将难以通过外交解决。

拜登在3月18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警告若北京决定向俄罗斯提供物资援助,支持其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将会给中国带来“影响和后果” 。在谢伊看来,中国在俄乌战争问题上陷入了困境,一方面并未谴责俄罗斯“入侵”,并遵循俄罗斯的说法将责任归咎于北约;但另一方面,北京在行动上却非常谨慎。

“他们陷入了两难,在一方面表示支持普京,以维持战略伙伴关系之际,另一方面,我认为他们不想涉及到美国和欧盟实施的制裁,这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伤害。最终,欧洲和美国面临一个大问题:我们能做些什么来让中国远离战争?”谢伊说。

他认为,中国会在这场战争中找寻自己的最大利益,而北京接下来的态度将成为这场冲突中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记者:陈品洁 编辑:何平 网编:郭度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