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异议人士只身前往乌克兰 见到了什么?

2022.03.02 16:5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海外异议人士只身前往乌克兰  见到了什么? 旅美中国异议人士何岸泉拍摄到的乌克兰情景
视频截图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已有近一周,包括首都基辅在内的多座城市已被俄军包围。受战乱影响,已有几十万乌克兰人已经逃往周边的几个邻国避难。而就在上周,上海民族党负责人、旅美异议人士何岸泉只身前往乌克兰,表达对当地人的声援。本台记者家傲周二专访了何岸泉,听他讲述过去几天的见闻。



记者:您能否介绍下您目前所处的位置,以及当地的气氛?

何岸泉:我目前在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Lviv),这里正处于战时状态,不管是政府还是民众都非常紧张,但这也是“有序”的紧张,因为战火还没有波及到(利沃夫),当前战场主要在乌克兰首都基辅(Kyiv)和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Kharkiv),但这座城市也做好了准备。如果一个看似穿着陌生的人在当地街头拍照,当地人就会问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并要求他们出示护照。

记者:您能否再详细介绍下您目前所处的利沃夫呢?

何岸泉:这里的餐馆基本都关门了,但面包店和超市仍在正常营业。因为沃尔夫处于战时状态,当地晚上几乎漆黑一片,有点像个“鬼城”,但火车站是个例外。

众所周知,激烈的战火已经波及到了乌克兰东部,难民潮已经形成。难民主要是从东部向西部移动,我所在的这座西部城市就成为了全国难民的中转站,因为沃尔夫离波兰边境很近,而且波兰政府对乌克兰难民非常友好。此外,沃尔夫也是个避难所。在当地火车站,我见到了一些食物补给站,以及给难民遮风挡雨的大型帐篷,因为乌克兰目前还是比较寒冷的,平均温度在零度左右。

目前正在乌克兰的旅美中国异议人士何岸泉(视频截图)
目前正在乌克兰的旅美中国异议人士何岸泉(视频截图)

记者:您为什么萌生了前往乌克兰的想法呢?

何岸泉:当俄罗斯大军压近的时候,我就对俄罗斯武力威胁一个主权邻国的做法非常反感,于是我想通过亲身到乌克兰的方式,表达我对这种暴力行为的反对。

我计划这次旅行的时候,战争还没有开始。我记得是2月8日买了到基辅的机票,大概一周后荷兰(皇家)航空公司通知我,因为战争似乎迫近,他们为了避险,取消了这趟航班。

我不得不重新订购了到波兰首都华沙的机票。到了华沙以后,我了解了一些情况,选择坐巴士进入乌克兰。我从纽约飞华沙的那段时间里,战争就爆发了。等我下飞机后,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劝我不要冒险。但犹豫再三后,我还是觉得应该通过这种有点危险的方式,表达我希望声援(乌克兰)的心情,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闯了进去。在此期间,我当然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我毕竟没有经历过战争,没有到过战区。

记者:您在旅途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何岸泉:最大的困难就是在我抵达乌克兰之后,由于当地处于战时状态,民众对外人的提防让我很难和这个环境融为一体,感觉有一层隔阂,但我也可以理解他们对我的警惕。因此,有时候我拍照或摄像受到了阻碍,这是我比较遗憾的,因为我无法通过更多的图片或视频,向关心我的这次乌克兰之行的朋友介绍一些情况。

记者:您最近几天到过哪些地方?您能否介绍一些让您印象深刻的场面?

何岸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从沃尔夫前往基辅的旅途)。当时我搭了朋友的车向基辅进发,因为那时战争已经爆发,我想看看能不能硬着头皮闯进去。但就在靠近基辅的时候,我们碰到了乌克兰军队。在驶过了乌军防线后,我们又遇见了俄罗斯军队,因为俄军正在包围基辅。在碰到俄军之后,我们都不敢再往前开了,不得不返回来。而在返程途中,我们就与逃难的人撞到了一起,堵车堵得很厉害。再加上我还担心被导弹轰炸等意外情况,所以我当时真的很紧张。

记者:据您观察,在战乱面前,乌克兰人展现出了怎样的品格?

何岸泉:首先,当地人在和我交流的时候,表达了对俄罗斯入侵的极度愤怒。虽然他们的愤怒当中也夹杂着恐惧,但更多的是表现出了一种勇敢和同仇敌忾。我们在网上也看到(乌克兰)西部的民众是如何对待入侵的俄罗斯军队的,我们也深受感动,因为他们充满了正义感和忘我牺牲精神。

记者:自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中国始终没有对此做出谴责,并表示不会效仿他国,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在您看来,北京当局目前打的是什么算盘?

何岸泉:中国和俄罗斯保持着一种“准联盟”关系,所以在这场俄乌冲突当中,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倒向了俄罗斯。其实中国和乌克兰的关系也还是不错的,但中国在紧要关头选边站,我想这和中国的意识形态,以及与俄罗斯的潜在军事同盟有关,因为如果中国和其他国家发生冲突,我认为唯一会支持中国的就是俄罗斯,我想这就是中国政府这次把宝都押在俄罗斯身上的原因。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家傲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