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视频、新华社登堂入室:中国信息战在泰国引起担忧

2021-05-07
Share
假视频、新华社登堂入室:中国信息战在泰国引起担忧 假视频、新华社登堂入室:中国信息战在泰国引起担忧
RFA制图

一个有关南美国家厄瓜多尔今年初发生监狱暴动的视频传到亚洲,变成了“美国加州黑人白人杀中国人”的虚假信息宣传。学者发现,这种反美、仇美的信息战正在泰国社会蠢蠢欲动,原因与中国叙事正逐渐进入泰国媒体、学界、政商界息息相关。泰国各界人士对这个现象表示担忧。

美国怎么了?”

(监狱暴动影片音频)

在这个充满暴力的视频中,一名亚裔男子脸色痛苦地倒在地上,被数十位说著西班牙语的男子棍棒攻击,光天化日下被打到肚破肠流,满地鲜血。

这部没有标注来源的视频,被大肆渲染成在美国对亚裔的仇恨攻击。自今年四月中旬以来,影片在东南亚华人社群、中国、台湾社交平台、通讯软件上广泛流传,並配上一种共同的误导性叙事——“美国是怎么了?”

截图
截图

查阅流传在中国微信群、通信软件Line群组、社交网站脸书群组的文字发现,这段视频锁定中国、台湾、东南亚不同的观众群写到:“ 失序的美国!美国加州 黑人与白人杀中国人, 转去全国吧!”、“一个中国人就这样白白惨死了,我们政府却还抱著美国大腿?”、“在美的华人应该觉悟了,尽早逃离美国;尽快回中国或移居到东南亚国家,越快越好。”

这些信息及血腥视频在泰国的华人社区引起不小的骚动。

“脸书群组及Line是泰国人最依靠的信息来源,尤其是老一辈人。”人在曼谷的泰国记者协会董事成员查鲁瓦斯纳(Teeranai  Charuvastra)说,这一年多来,这类塑造“反美”、“仇美”的假视频在泰国屡见不鲜,他反而笑著说,泰国年轻人根本不吃这一套,但年长者就不一定了。

本台查找这部视频的来源及传播路径,发现这是来自今年2月23日发生在厄瓜多尔的监狱暴动。最早的原始影片由一位厄瓜多司法部官员放上推特。3月14日,这部影片被流传到俄罗斯通讯软件电报群(Telegram Channel) 。四月下旬,这部影片开始出现在中国、台湾、东南亚的通讯软件及社媒;也在美国的论坛Reddit上现踪,视频被错误描述为洛杉矶发生暴力事件,不过上传视频的帐号已删除。

微信截图
微信截图

信息战的特点?      泰国为何中招?

在长期追踪中共信息战的独立研究员李旻臻看来,这段假消息的传播符合近期中共认知作战的两个主旋律:一是塑造疫情以来,中国治理模式优于西方的叙事;第二是利用在美国近期发生的亚裔遭歧视和仇恨犯罪事件,宣传中国作为秩序维护者的角色。

“创造一种中国要以老大哥的方式,保护华人、保护所有中华民族的叙事。” 李旻臻告诉本台,中共的信息战不管是指明美国混乱,或颂扬中国,他的目标、手法、叙事如出一辙: 要强化“民主不是一个好的治理人民的方式”的概念。

不过李旻臻分析,与俄罗斯由政府部门直接主导的信息战方式不同,中国的信息作战的特点是常以外包方式下放给不同部门、甚至商业公司经营,因此产品会出现良莠不齐又容易被识破的状况。这部虚假视频在抗中警觉性高、且事实查核机制逐渐建立的台湾没有引起太大波澜,却反而在泰国社会发酵。“这件事在泰国特别有用的原因,在于去年(泰国)学运以来,仇美的阴谋论的传播就开始非常严重,有大量假讯息说是美国煽动学生,甚至直接把香港学运也连接在一起,说五大诉求复制到泰国。” 

2020年2月,受年轻人爱戴的泰国新兴进步政党“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 Party)遭解散,点燃泰国自2014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抗议浪潮。泰国学生带领的民主运动在全国遍地开花,并提出三大诉求:解散军政府主导的国会、停止打压异议人士、修正2017年军方制定的新宪法。同时,示威者还要求对泰国王室进行改革,限制泰皇过高的权力。

泰国街头的民主之火在新冠疫情爆发及当局用大抓捕的行动进行压制后,暂时沉寂。

“我认为最不幸的是,这些(信息战)是很让人分心的。” 33岁的查鲁瓦斯纳(Teeranai  Charuvastra)回忆起去年的民主运动,让他最感到沮丧的是信息的混乱导致讨论失焦。“我们可以花时间辩论是否应该解散国会、修宪或改革王室,但最后舆论却浪费时间讨论谁是学运幕后黑手,质疑美国等西方势力的运作,还有指控学生是黑道、收钱演员的阴谋论……,这些虚假信息的危险性在于丑化了这些运动者,让他们、让整场运动失信于社会大众。”



通过一带一路    中国扩大在东盟的媒体与信息合作

除了阴谋论,小道消息的传播也加剧了泰国公民运动的内部分裂。泰国智库亚洲中心(Asia Centre)区域中心主任戈麦斯(James Gomez)博士还对另一股重要的舆论影响力感到担忧:中国官方媒体在泰国的扩张。

中国官媒被严格要求向中国共产党、向习近平效忠。在倡导新闻自由的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发布的2021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中国在世界排名倒数第四,中国还是世界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2015年,中国政府把与东盟成员国的“媒体与信息合作”列为“一带一路”战略重要的组成部分,接下来的几年开始透过收购泰国媒体、或是签属备忘录的形式,免费提供新华社、央视等中国官媒的内容给泰国电视台播放。

2019年,在“中国-东盟媒体交流年”的背景下,新华社的内容登上泰国第三大报纸《 Khaosod》。常驻曼谷的记者泰勒·罗尼(Tyler Roney)观察,这让泰国报纸在报导香港大规模民主运动时,完全採用北京的叙事模式。

到了2020年,泰国媒体在处理新冠疫情起源的议题上,更加受到北京的影响。“一些泰国媒体直接把中国官媒的阴谋论包装成新闻,比如‘重磅发现: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军’,这些所谓新闻没有进行查核,也忽视信息来源是中国官方控制的国营媒体。”查鲁瓦斯纳(Teeranai  Charuvastra)说。

戈麦斯(James Gomez)博士分析,比起台湾、日本社会对假信息、境外势力虚假信息的高度的警惕性,泰国在这方面不仅公众缺乏对筛选中国资讯的足够意识,泰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也对中国试图主导舆论走向的野心默不吭声。

“泰国政府部门与菁英与中国的关係密切,以便获取经济、军事或政治上的利益。因此他们不会批评中国,更不会用‘境外势力干预’一词来形容中国。我认为这正是问题所在 -- (当权者)不愿意面对中国在当地主导叙事造成的影响力。” 戈麦斯说 。

截图
截图

"中国好声音"进入泰国

中国与泰国近年的经济关係越加密切,中国学生早已是泰国大学最主要的外国学生,中国游客则占了2019年泰国所有外国游客的27.6%。随著中泰高铁项目的展开带动相关设厂投资,中国在2020年超越日本,成为泰国最主要的国外直接投资(FDI)来源。

《日本经济新闻》今年初的民调发现,在被问及如何在美国与中国间做选择时,泰国民众呈现五五开的比例。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泰国历史上,外交政策一直奉行在强权间的均势原则(equilibrium)。” 泰国国立法政大学东亚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波亚尺文(Poowin Bunyavejchewin)解释,在这个数字里头,官方与民间、上层阶级与中下层百姓又有明显的区别,民间对于中国在东南亚、在泰国渐增的影响力、对高铁的品质、对可能的债务陷阱、还有对中国的疫苗外交都感到担忧。

但在波亚尺文看来,中国资金以不透明方式进入泰国学术界也是让他感到不安的现象。

“在过去五年左右,我感觉泰国学术界就像有一位中国共产党官方发言人似的。” 波亚尺文说,一些学者高调呼应着北京的说词,比如吹捧有争议的高铁项目、有效力令人担忧的科兴疫苗,甚至是鼓吹泰国应该完全复制中国的发展模式,“他们对大众说的话,并不完全根据真实情况,也并不符合泰国国家真正的利益,却能掌握着话语权。”

泰国智库亚洲中心(Asia Centre)区域中心主任戈麦斯(James Gomez)博士感同身受,他担心多元的声音在泰国正在被掩没、被丑化,影响泰国公民社会的活力。

“这个趋势会一直下去,只要没有人阻止,泰国社会自由表达的空间最终就会被吞噬。”他说这是他最担忧的情况。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