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宣佈中國考慮加入CPTPP 說給誰聽?


2020.11.20 14: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t1120z.jpg 習近平宣佈中國考慮加入CPTPP 說給誰聽?(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本週五在APEC上首度表態,中國希望加入CPTPP,即“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有分析認爲,中國先簽署了RCEP,又表態加入CPTPP,亟欲展現其區域經濟領導者的決心。但自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方屢屢在國際協議上說大話、畫大餅,這次又能兌現多少承諾?

北京時間11月20日晚間,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7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以視訊方式登場。外界尤其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隔空會面”。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右上角)本週五在APEC上首度表態,中國希望加入CPTPP,即“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右上角)本週五在APEC上首度表態,中國希望加入CPTPP,即“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聯社)

 

習近平首談中國願加入CPTPP

據新華社報道,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會議上表示,中國要繼續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早日建成亞太自由貿易區。習近平對剛籤屬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表示歡迎,並首次表態,“中方將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

“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由包含日本、加拿大、澳洲等十一國於2018年籤屬。美國則在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上任後以行政命令方式退出TPP。

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葛萊儀(Bonnie Glaser)告訴本臺,中國正在試圖構建自己區域經濟領導者的角色:“中國正在尋求增強其在區域經濟中的作用,被排除在CPTPP之外,限制了中國的能力。 習近平透過表達中國欲加入CPTPP的意願,並與現有CPTPP成員進行談判來改變這個局勢。但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數年,也需要許多對中國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陪同特朗普參與APEC會議的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20日上午在白宮面對媒體詢問時表示,APEC領導人會議雖沒有太多新意,但充滿合作的氛圍。庫德洛簡短表示,特朗普在會議上分享了美國在新冠疫苗上的進展,以及美國經濟的復甦。

 

 

中國拉攏日本 爲王毅訪日鋪路

在美國的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看來,中方針對CPTPP的表態也是爲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即將在24日展開的訪日行程鋪路,中國在這一年多來美中關係走差之際,也正努力拉攏對日關係:“美國特朗普(當時)突然退了羣(TPP),羣龍無首,日本當時趕鴨子上架,領導CPTPP簽署。現在中國一表態(想加入CPTPP),對日本來說是有誘惑的。”

王劍分析,在美國退出TPP後,新版的CPTPP移除了二十多條美國曾主張的條款,這也成爲中國加入的誘因:“中國左邊進了RCEP,右邊進了CPTPP,它在經貿領域能把美國排除在亞太地區之外,這個戰略對美國來說可能是最差的結果。”王劍提醒,美國政府四年來認知中國是重要威脅的道路是正確的,但在國際部局的腳步需要儘快調整。

小中國搞零關稅 假話真?

於此同時,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近日一篇關於中國走向“三零”的文章,正引發熱議。黃奇帆說,對中國而言,未來做好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將相當於繼加入WTO以後的第二次入世。

王劍批評,這是中國官員又在“拍着腦袋說大話”。旅美財經學者秦鵬則認爲,從過往的案例已經證實,中國官方的承諾完全不可信:“以中國加入WTO的承諾來說,截止到2019年,中國的29項承諾只兌現了11項,沒兌現比率是63%。而且其中有些還是2018年之後,中美貿易戰開打,迫於外部壓力才兌現的。”

秦鵬提到,“中國特色的兌現”也存在問題,首先兌現時間嚴重滯後,比如WTO大部分要求在2005年前完成;第二是表面開放、但沒有放開,比如中國對電信行業發放牌照,但沒有一家實質性在中國營業;第三是增加了准入門檻、實行雙重標準,比如對外資行業的種種限制等。

至於中國如何一再利用國際組織或協定機制佔盡便宜? 秦鵬說,這些國際規則的普世價值是守信及合作共贏,但在中國共產黨的標準裏,第一準則是黨的生存,所以先說大話後不兌現承諾、或扭曲式兌現承諾的矛盾纔會一再出現。

 

(記者:唐家婕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