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中國正爲潛在衝突做準備 但內部挑戰重重

2024.06.13 15:58 ET
美專家:中國正爲潛在衝突做準備 但內部挑戰重重 北京人民大會堂外的中國國徽與國旗
美聯社圖片

本週四,多位美國專家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表示,習近平領導下的國家安全優先於發展,儘管中國政府正在爲潛在的外部衝突做準備,但中國仍面臨內部挑戰。

近年來,中國當局正動用除戰爭以外的所有國家性手段來實現其擴大國際影響力的目標,企圖挑戰以美國爲首的國際秩序,中國正做好應對極端情況的準備,包括逐漸從以發展爲領導的前提轉變爲以國家安全爲核心事項的運作模式。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本週四(6月13日)針對中國爲潛在衝突加強的準備工作舉辦聽證。多位專家表示,中國正在爲武力攻打臺海而與美國開戰持續準備,但在糧食、能源和金融等方面所面臨的安全威脅亦在加劇。

該委員會委員克里夫·西姆斯(Cliff Sims)開場直言,中共爲“最壞和極端情況”所做的戰略準備已經滲透到國家的各個層面。他透露,一些美國情報人員預測,中國軍隊可能最早在明年就能做好戰爭準備。

他說:“這種增強的動員能力對中國破壞和平並對臺灣進行軍事入侵的最緊迫威脅具有影響。”

委員卡特·古德溫(Carte Goodwin)則強調,爲應對潛在的衝突加強經濟支援能力,中國當局已採取一系列措施儲備糧食和能源。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委員卡特·古德溫(Carte Goodwin)在聽證會上強調,爲應對潛在的衝突加強經濟支援能力,中國當局已採取一系列措施儲備糧食和能源。(視頻截圖/美國國會官網)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委員卡特·古德溫(Carte Goodwin)在聽證會上強調,爲應對潛在的衝突加強經濟支援能力,中國當局已採取一系列措施儲備糧食和能源。(視頻截圖/美國國會官網)

但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項目高級研究員馬諾吉·科瓦拉馬尼(Manoj Kewalramani)則分析認爲,潛在的外部衝突加上惡化的內部挑戰,使中國當局從2017年到2022年對其安全環境的戰略評估發生了重大轉變。

他說:“這種重新評估來自內部挑戰的增加,包括(社會)對黨合法性和其經濟政策的質疑,技術變革帶來的挑戰,以及如糧食安全、能源安全和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的加劇。”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項目高級研究員馬諾吉·科瓦拉馬尼(Manoj Kewalramani)在聽證會上表示,潛在的外部衝突加上惡化的內部挑戰,使中國當局從2017年到2022年對其安全環境的戰略評估發生了重大轉變。(視頻截圖/美國國會官網)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項目高級研究員馬諾吉·科瓦拉馬尼(Manoj Kewalramani)在聽證會上表示,潛在的外部衝突加上惡化的內部挑戰,使中國當局從2017年到2022年對其安全環境的戰略評估發生了重大轉變。(視頻截圖/美國國會官網)

柏林墨卡託中國研究所(MERICS)中國問題專家卡佳·德林豪森(Katja Drinhausen)強調,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國家安全觀發生了重大轉變,目前安全優先於發展,這與其前任的政策截然不同。

“習近平試圖在安全和發展之間取得平衡,但核心是安全第一。”她說:“我們看到的正在發生的事情反映了一項戰略努力,但與此同時,它也帶來了嚴重的副作用。”

德林豪森指出,最爲顯著的副作用是中國經濟持續下滑和公衆對中國的信心持續受挫。

過去十年,中國的國家安全機構不斷髮展,特別是法律改革、機構變革和公衆動員。芬蘭圖爾庫大學(University of Turku)東亞研究中心教授勞裏·帕爾特馬(Lauri Paltemaa)在聽證會上表示,新冠疫情期間的清零政策爲中國當局實踐大規模社會動員提供了機會,中國的目標是建立準軍事結構的集中應急管理系統。

而就中國爲潛在的臺海衝突所做的準備而言,科瓦拉馬尼表示:“從敘事和宣傳角度來看,我們首先會看到的事情之一就是,在一段時間內(中國)對臺灣人羣的妖魔化。……人們很可能會意識到平民生命將遭受巨大損失。”

德林豪森補充說,除了官方宣傳口徑,中國開展的基層國家安全運動、培訓和測驗,均旨在讓中國人民爲艱難時期做好準備。

帕爾特馬則強調應加強監測地方層面的應急管理準備工作,尤其是在福建和廣東等緊鄰臺灣的地區。“如果這種應急管理言論開始更多地討論外部威脅或敵人,這將是一個關鍵指標。”

記者:經緯    責編:李亞千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