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普京將出席"一帶一路"論壇 中俄各取所需?

2023.10.16 15:42 ET
討論:普京將出席"一帶一路"論壇 中俄各取所需? 2023年3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席在莫斯科克裏姆林宮舉行的會談。普京將於本週前往中國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並會晤習近平。
美聯社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將於本週啓程前往中國參加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並與"關係最親密的老朋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晤。這也是國際刑事法院發佈逮捕通緝令後,普京第一次離開俄羅斯獨聯體領地。那麼,在俄烏戰爭未平而哈以衝突又起之際,"普習會"有哪些看點值得關注呢?本臺記者經緯就此邀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系教授夏明與薩姆休斯敦州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進行討論。

記者:夏教授、翁教授您好!非常感謝兩位加入討論。

俄烏戰爭陷入膠着,而中俄兩國不畏國際刑事法院(ICC)對普京發出的逮捕令,促成普京本次訪問中國,是否昭示中俄各有所需?本次會面,習近平與普京可能會在哪些重要領域進行磋商?

翁履中教授:(普京)訪華其實傳遞了一個非常明顯的訊號,就是他積極想要更進一步拉攏俄中之間的關係。俄烏戰爭確實打得蠻久,對俄羅斯來說傷害它的經濟蠻嚴重,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俄中關係必須拉得更近。怎麼樣可以得到中國的協助呢?基本上普京這一次的重點會在能源問題上。因爲俄羅斯經濟是一個重點,如果經濟撐不住,俄烏戰爭也恐怕會有很大的挑戰。所以普京怎麼樣透過中國來幫助他的能源銷售,尤其是西伯利亞管線,當歐洲國家開始減少對俄羅斯天然氣能源的依賴的時候,普京就少了一大部分收入,這個收入希望靠中國來幫他補助。

夏明教授:剛剛翁教授講了中國對俄羅斯有能源(需求),我想補充一下,還有糧食安全需求。同時,對中國來說大量的東西也要出口到俄羅斯,尤其是“一帶一路”就在做這個事情。因爲“一帶一路”如果沒有俄羅斯開綠燈的話,是很難建成的。另外我們也看到各種報道,比如無人機,中國大量出口無人機給俄羅斯,至於還有沒有其他的武器(交易),中國在這方面行事會比較小心。根據目前的情報來看,中國一定在通過各種方式直接、間接地給俄羅斯輸血,尤其是武器裝備各方面。

從目前合作來看,俄羅斯和中國都是核大國,他們的合作當然會提升戰略威懾能力。他們兩個國家同時遭受到西方國家的圍堵和進攻,所以(合作)就會給這兩個國家有一種安全感。但這兩個國家的合作並不是毫無障礙,當老的和現任外交部長王毅說中俄合作是“不封頂”,但中國最近失蹤的外交部長秦剛講中俄關系還是“有底線”。可以看到,中國決策層內部對於如何調整中俄關系還有很大的爭論。這次習近平恐怕也是要向普京展現,這個政策我還是搞定的,還是要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普京本次訪華可能會將中俄之間的“無上限”夥伴關係升溫至哪種程度?

夏明教授:目前,中俄的結盟是事實上的結盟,儘管他們沒有正式結盟條約,不像美國的北大西洋結盟等。但可以看到,中俄結盟是“攪局”的結盟,給西方國家添亂。這兩個國家都面臨着一個歷史上的比較頹勢,所以當這兩個滲水的船綁在一起,多大程度上會結成建設性的成就還是很讓人懷疑。但他們兩個可以在佔領國際道德高地上獲得相互支援,因爲有新的哈以衝突;同時他們可以利用歐亞大陸,尤其是俄羅斯推動的歐亞主義來強化意識形態基礎,也就是專制統治的合法性。同時用文明的角度把大家捆綁起來,用來對抗西方。

翁履中教授:北京現在可以盤算的恐怕不只是能源上面得到多少利益,而是在地緣戰略上面。如果可以和俄羅斯走得更近一點,傳遞給西方國家的這種壓力和訊號也會更強一些。所以,中國現在考慮跟俄羅斯能源之間有更多的採購或合作其實不全然是能源的考量,而是地緣政治的考量。

過去都一直覺得,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是“便宜行事”,並不是真心交流。現在這個國際局勢看起來,俄中之間的相互需求越來越高。

2023年10月13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出席獨聯體國家領導人峯會。(路透社)
2023年10月13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出席獨聯體國家領導人峯會。(路透社)

中俄強化結盟對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意味着什麼?

翁履中教授:俄烏戰爭還在進行中,現在又有以色列和哈馬斯的衝突,而西方國家在哈以衝突中看起來好像必須要站在比較偏袒以色列這一方。在這樣情況下,就讓俄中之間的聯結有了另外一個立足點。就是在哈以衝突中,俄中同盟站的位置是在可能跟以色列不那麼完全一致的位置上。

現在在立場非常鮮明的情況下,俄中同盟站在和西方國家對立。本來俄烏戰爭上看起來有是非,可是現在出現另一個衝突,而這個衝突是很有矛盾性的,在於西方國家站的位置也有很多國家不是完全認同。當俄中關係走得更近,在另外衝突點上選擇的立場比較得到其他地方支持的時候,這個時候西方國家要來全面地說這個同盟代表着相對負面的勢力,恐怕論述上面會稍微弱一些。

其實,中俄兩國並不是在實體的實力上面如何地“超英趕美”,關鍵是在立場上面。俄烏戰爭讓他們在立場上面有點站不住腳,但哈以衝突給了他們另外一個可以站穩腳跟、甚至是向發展中國家去做論述的可能性。這也是爲什麼,西方國家特別要用政治智慧來思考。現在美國和以色列所用智慧想要控制住的,就是這個局勢絕對不能擴大到非常嚴重。而且我們剛纔也提到,爲了要讓整個道德高度不要變成文明衝突、不要變成俄羅斯和中國這個同盟還站得住腳,美國和以色列必須讓這場衝突快速結束。

夏明教授:美國也很清楚地看到,這次包括以色列這邊受到攻擊,恐怕是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樂於所見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相信美國也非常清楚,包括拜登總統的講話,還有目前美國兩個航母過去起的作用,其實就是維持秩序,讓其他國家不要攪局,不要把事態擴大。所以我相信,無論是以色列還是美國,在處理哈馬斯攻擊的軍事行動不會是大規模和長線的,是會集中於加沙地帶北部,甚至不會擴展到黎巴嫩。我估計地面部隊進去大概一個或兩個星期就會完成行動撤出,我不認爲以色列應該佔領加沙地帶。所以,我們要看美國和以色列的政治智慧是不是會給中俄提供更多的戰略機遇。

記者:非常感謝兩位教授十分精彩的討論。

記者:經緯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