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臺海現第四次危機?專訪前美國亞太助卿史達偉

2022.08.10 17: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獨家】臺海現第四次危機?專訪前美國亞太助卿史達偉 美國國務院原亞太助卿史達偉
美聯社圖片

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訪臺後,引發中方強烈反應。解放軍以多項軍演、實彈試射、頻頻跨越臺海中線等方式,持續威脅臺灣和周邊地區。第四次臺海危機已經爆發了嗎?美中之間軍事誤判的風險有多高?對於中國試圖改變臺海現狀,美國及其盟友應如何應對?本臺記者凱迪就這些問題專訪了美國國務院前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




記者:史達偉先生,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問。首先,您認爲我們現在距離第四次臺海危機還有多遠?

史達偉: 有很多人對這個危機的預測和一切風險,都發表過看法。 當然,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想要這麼做,他們就會這樣做。因此,試圖提出一個實際的數字或日期等等,我認爲並不是很有效。

過去,我們已經看到中國共產黨的活動,他們將威脅當作能讓其他人退縮不採取行動,而爲自己謀利的簡便方法,這些威脅是空洞的。這就類似於他們做出的承諾,例如對待香港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

所以基本上,中國政權一直在承諾方面巧妙地利用全球準則,讓其他國家的人做他們想要的事。而在臺海問題上,過去,他們通過發出我認爲他們不打算或不能夠兌現的威脅,人們都無條件地退縮了,這就是問題所在.當你是一個小國或中等國家時,您可以做出所有這些承諾和威脅而不兌現,沒有任何實際反作用和成本,但當你是一個大國或有野心成爲大國,這樣做會喪失你的信譽。而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毫無信譽。

話說回來,第四次臺海危機什麼時候會發生? 雖然他們威脅說它隨時可能發生,但我認爲,從歷史上看,他們很聰明,不太急於立即採取明確的行動,但他們會虛張聲勢。

2022年8月7日在臺灣東海岸附近海域航行的兩艘身份不明軍艦(法新社)
2022年8月7日在臺灣東海岸附近海域航行的兩艘身份不明軍艦(法新社)

中國的非軍事行動破壞力更大

記者:您認爲中國目前更多的是在用威嚇的方式,而非實質性的行動嗎?

史達偉: 百分之百如此。當你說到戰爭時,以我的軍事職業角度來看,我會想到炸彈和子彈,殺人和破壞東西。 我們必須終止這種看法,因爲這不是中國看待戰爭的方式。

每個人都需要擺脫這種習慣,這會落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圈套,只從軍事和行動方面進行思考,而他們卻是繼續在擊敗我們,無拘束的運作卻沒有受到來自自由世界的任何阻力。在軍事之外的所有其他領域,沒有哪個會比軍事行動的破壞力更低。它們都在破壞着我們的社會、經濟、和平與穩定,所有這些。我們必須意識到這一點。

記者:您曾擔任過駐華武官。 據報道,在解放軍最近演習期間,中國高級軍事官員沒有接聽美國同行多次打來的電話。在雙方緊張升高形勢下,你如何看待美中雙方誤判的可能性?

史達偉: 你回想一下2001年,當一架中國戰鬥機撞上了一架在國際空域的美國EP-3偵察機,這完全是中國的非法和可恥的行爲造成的。而中方在接下來的四天裏都不接電話。 我認爲,部分原因是他們害怕接觸,他們不想達成協議,而後被老闆拒絕並讓他們陷入困境。

我認爲,他們把我們來找他們,乞求對話看成是他們力量的表現。他們想用這種方式來讓我們難堪。

回到關於誤判的問題,這些計算都是基於我們對他們活動的反應。封鎖區域、軍演、跨越中線,所有這些,(他們會)觀察我們對此的反應,也是他們算計的一部分。 當我們看起來像是在努力尋求和平,或者乞求他們進行對話時,這會讓他們認爲自己擁有優勢,但他們實際上沒有。

我們能夠對話。你們知道如何找到我們。只要你準備好了,我們就可以對話,但與此同時,我們會繼續做我們該做的。這是我們該有的態度。

借鏡烏克蘭 不對稱方式回應中國挑釁

記者:您認爲中國已在多大程度上改變了臺海現狀?美國和區域國家應如何有效回應?

史達偉: 我們應該以不對稱方式回應。如果我們嘗試以對稱的方式,就會中落入他們的掌控。

讓我們看看不對稱作戰的選項。普京入侵了烏克蘭,只是在理論上,他說因爲不想讓烏克蘭加入北約。他從中得到了什麼? 反應如何? 芬蘭和瑞典加入了北約。這實際上是比入侵烏克蘭更糟糕的結果。 我認爲我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我們應該想辦法以一種不對稱方式來懲罰中國,也就是說,你知道,我們可以用多種方式來對付你。

記者:那麼回到前一個問題,中國已在多大程度上改變了臺海現狀?

史達偉:我用烏克蘭爲例。2014年,普京第一次入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時,並沒有改變現狀。他在烏克蘭開闢了一個以前被認爲是主權領土的區域。各方反應很微弱。這沒有阻止或威懾俄國。當前的反應要好得多。我以此爲例。導彈飛臺灣,並不意味着每次都會發生這種事。片段不等於全貌。

但總的來說,一般的看法是,現狀的改變意味着事情將會永遠如此。我不認爲必須是那樣。看看是誰在製造挑釁。很明顯,他們對一個和平的國家發射導彈很興奮。是的,它已經發生了改變。我要說的是,我們可以用烏克蘭的例子,來阻止進一步的變化,懲罰這種活動。事實上,(臺海)現狀已經被改變了,但我們可以彌補,我們可以實際上把形勢導向對他們不利,而不是對其有利,來威懾他們的進一步行動。

記者:基於目前形勢,您如何評價拜登政府對臺灣的支持的決心,比如派出航空母艦戰鬥羣持續在臺灣海峽附近。拜登總統也曾說,如果中國發動進攻,美國軍隊會捍衛臺灣。

史達偉: 抱歉,我早先對於拜登政府持批評態度,但在這一點上,我認爲他們做得很好。總統是政府的頭號決策人。拜登總統曾在三個不同的場合表示,美國不會坐視或允許中國入侵、接管或者永久改變現狀。 與此同時,日本人一再重申他們會參與其中。你也聽到澳大利亞政府說澳大利亞不參與是不可思議的。這是我們得到的最好回應。

任何對臺灣的冒險行動,都會損害東亞和東南亞每個國家的經濟,阻止(這類行動發生),關乎每個人的利益。因此,我們可以利用我們的體制,並利用盟友和合作夥伴向中國傳遞出信息。現在這樣做是不值得,退出吧。

記者:近日,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外長在東盟(ASEAN)外長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在“一中政策”不變的後方,加註一句“適用條件下”(where applicable),也就是在特定情況下才適用。中國外交部表示反對,批評這是“掏空一箇中國原則”,是非法無效的。您對此怎麼看?

史達偉: 我們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政策,澳大利亞、日本和我們的政策都是一樣的,基本上就是,臺灣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我們堅持通過對話解決,而不是通過脅迫或使用武力。

但這是另一件事是,在1972 年和 1979 年達成的協議的條件。對於美國來說,條件已發生了巨大變化。所有這些東西都是以“一國兩制”爲前提的。2020年7月,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基本被中國吸納進去了。請告訴我,“一國兩制”哪去了?它仍然有效嗎? 我不這麼認爲。如果協議的基礎不存在了,那麼我們是否該重新考慮?然後是他們對臺灣的計劃。我認爲,這就是美國國會要做的,他們正在制定新的立法。

記者: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問。


記者:凱迪    責編: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Wendy
2022-08-12 06:37

講的非常好。提的問題都是讀者想問的。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