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吁减免穷国债务 中国能否展现“大国担当”?

2020-04-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8年举办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8年举办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美联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14日指出,新冠肺炎让全球经济今年面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衰退,并在未点名中国的情况下,呼吁债权国家减免低收入国家的债务。非洲国家加纳已经发难,呼吁中国在减免非洲国家的债务上,必须做得更多。中国会在朋友有难时, 伸出援助之手吗?

世界经济今年情况很糟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估,全球经济今年是负增长的-3% ,这都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带来前所未见的重创。中国自己也不太好,IMF预估,中国经济增长今年只能惊险保1,为1.2%。

中国的非洲“好兄弟”、非洲地区经济成长率为-1.6%。 IMF还预估,非洲经济强国南非也很惨,为-5.8%。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顾问戈皮纳斯(Gita Gopinath)14日在视讯记者会上谈到,背负高债务的低收入国家正面临多重危机,相关债权国此时必须“救急也救穷”。



“我想说明的是,对于债务负担高的低收入国家来说,世界债权国家必须挺身而出,提供他们债务减免,此时此刻非常重要。”戈皮纳斯说。

戈皮纳斯并未点名中国,但非洲国家加纳已经抢先发声,呼吁中国应及时展现“大国担当”。

路透社报道,加纳财政部长奥佛利-阿塔(Ken Ofori-Atta)日前就呼吁中国,必须加大对非洲国家债务减免的力度。

奥佛利-阿塔说,非洲国家今年可能有2000万人失业;非洲欠中国的债务约有1450亿美元,其中,今年到期需偿还的有80多亿美元。

他还呼吁,为避免债务违约,非洲国家应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特别提款权纾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在13日动用特别提款权(SDR),批准提供加纳十亿美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中国援助非洲的部分抗疫物资2020年3月22日运抵埃塞俄比亚首都(美联社)
中国援助非洲的部分抗疫物资2020年3月22日运抵埃塞俄比亚首都(美联社)

救急救穷  中国不做领头羊?

长期追踪研究中国外援的美国威廉玛丽学院的援助数据项目(AidData)的数据则显示,接受中国官方提供的发展援助资金的前十大国家中,非洲就占了七个。其中,西非的科特迪瓦共和国最高,累计已从中国获得四十亿美元资助,加纳则是二十五亿美元。

中国政府系统性的援助非洲国家已经多年。除近期“一带一路”计划,还可追溯至2000年时成立的“中非合作论坛”。每三年召开一次会议时,总会听到“中国将减免非洲贫困国家债务,非洲联盟表示欢迎”的消息。


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又提供哪些实际的资金支持给贫困国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3号还宣布,立即减免二十五个最贫穷国家的债务,并将透过“灾难遏制和纾困信托”(Catastrophe Containment and Relief Trust)筹措十四亿美元,提供最贫穷的会员国两年的债务减免。这笔信托项目下已有五亿美元,其中有来自中国的捐款。

中国虽然已加入集体行动,提供济弱扶贫的资金支持,但看重“大国担当”的中国不应该满足于集体行动。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资深研究员莫里斯(Scott Morris)日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就直接建议,中国短期可做的是允许债务国家“暂停还款”。

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Pretoria)戈登商学院研究所教授(Marius Oosthuizen)13日在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网络研讨会上表示,中国与非洲经济联系紧密,中国会不会雨天收伞,关乎非洲经济将受多大冲击。

“大约三分之一非洲国家的国债,已经占到自身国内生产总值的四成到五成间,疫情造成的负面经济效应以及原本就背负的高债务负担,让这些国家能采取的政策工具与财政空间有限。一些国家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求助国际社会帮忙。”

中国外交部在回复路透社的电子邮件中仅指出,“非洲债务问题成因复杂,各国债务情况各异”。邮件还说,中国注意到有个别国家和国际组织提出为非洲国家减债,愿与国际社会予以研究”,也强调中国长期以来本着负责任态度,和非洲国家开展投融资合作,支持非洲国家加快工业化进程和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2015年在回应民间批评减免外债时的一篇文章中称,中国不是冤大头、穷大方,中国过去也享受过外援的好处,而免债是大国经常做的事。不过,中国的经济现状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允许中国减免别国的债务还是一个问号。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