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警察跪地聲援抗議者 中國公安呢?


2020-06-01
Share
rc0601z.jpg 2020年5月30日,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戴德郡珊瑚牆市(Coral Gables)警察以“單膝跪地”的方式聲援示威者。(法新社)

 

 

全美掀起反警察暴力與種族歧視的活動,然而,中國官方媒體選擇性地不報道美國多地警察放下警棍加入示威者行列,甚至有一整個分局的警察以單膝跪地的方式聲援示威者。中國公安有可能陪民衆一起跪求公義嗎?

非裔男子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蕭文(Derek Chauvin)暴力執法致死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這個口號,再次大聲吶喊出來。

和民衆一起走上街頭的還有美國警察,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吉尼西縣警長斯旺森(Chris Swanson),就是其中之一,他選擇傾聽與同行來撫平民怨的視頻片段,在網上瘋傳。

斯旺森:“我們警方是真心想和你們同在,所以,我脫下頭盔、放下警棍,讓我們一起把抗議(protest)變成(和平的)遊行(parade)。”

歡呼聲中,斯旺森讓滿腔怒火的示威者消氣,避免讓弗林特市步全美其它七十五個城市的後塵,爆發失序的打砸搶燒亂象,也因爲美國有真正的言論自由,他在接受哥倫比亞電視臺訪問時,直言表達不認同明尼蘇達警察同行蕭文以膝蓋強壓佛洛伊德達9分鐘致死的暴力執法行爲。

“過去一週,我們看到那位警察執法,導致佛洛伊德死亡。我要說的是,他不能代表我們。”斯旺森說。

 

 

警察執法有問責機制

不少美國警察同行也質疑蕭文的執法過當、不符合比例原則。在民衆排山倒海的抗議怒火後,蕭文和另外三名涉事員警都已遭革職,明尼蘇達當地司法機關也對蕭文提起“三級謀殺”公訴,他最高會面臨三十五年徒刑。

佛羅伊德之死讓全美一些地區出現失控的打砸搶燒,包括首都華盛頓在內,已有二十四名州長與市長宣佈宵禁,《紐約時報》形容,宵禁規模是五十二年來首見。

美國陷入的混亂,成了中國官方媒體片面敘事的素材。新華社等官方媒體沒有報道的是,美國警察遇見不公,會選擇放下警棍與頭盔,和示威者一起爭取正義。

前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講師、已定居於美國的人權律師滕彪告訴本臺,中國宣傳喉舌從疫情到這次美國種族問題的騷亂,一再展現投機的片面敘事,是爲中共的政權穩定服務,也凸顯在沒有言論自由與媒體監督的環境下美國和中國兩個截然不同的政治體制的執法手段,而中國沒有糾錯與補償機制,受害的永遠是人民。

“警察或是其他政府官員加入遊行抗議的隊伍,這在美國是完全正常的,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在中國,警察就是用來鎮壓人民的,就像1989年六四的時候,中國的軍隊是被用來鎮壓人民;在中國,國安、國保,包括其他普通警察,或是城管等,這種執法人權暴力,不知道多到幾千、幾萬倍。”

警察單膝跪地聲援抗議者

除了斯旺森,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戴德郡珊瑚牆市警署(Coral Gables)更展現執法者“無聲的力量“。5月30日,當地警察以“單膝跪地”的方式,聲援示威者。

單膝跪地是知名美式足球員卡波尼克(Colin Kaepernick)2016年爲抗議美國警察濫權,暴力對待非裔與少數族羣,在唱國歌時單膝下跪的非暴力反抗,這也是美國近年來平權運動的著名象徵。

不只在佛羅里達州,包括紐約、密蘇里州,也都有美國警察身體力行“單膝跪地”表達抗議,聲援示威者的舉措,多地執法者的反思與懷柔,試圖緩解連日來的暴亂情勢。

佛洛伊德出生地德州休士頓的警察局長阿瑟維多(Art Acevedo)是古巴裔移民,他面對示威者,以說理方式止暴治亂,講到激動哽咽。

“休士頓這個城市是屬於所有人的,有白人、黑人、拉丁裔、合法移民和無證移民......但我要告訴你們,要冷靜,不要掉入那些破壞者的陷阱,別聽他們鬼扯去打砸搶燒。”

用同理心安撫羣衆,他還希望以當地警察殉職的同等儀式與規格,護送佛羅伊德的最後一程,協助佛洛伊德移靈回休士頓安葬。

警察爲枉死人民而跪,司法制度有亡羊補牢與糾錯機制,美國種族不公平的問題,因爲有龐大的言論自由壓力,提醒執法者不斷自我反省。

在中國,能看到中國公安爲人民的不公義而跪的那一天嗎?

滕彪說,“如果中國整個政治體制不變的話,不可能看到中國警察爲民衆下跪的事情”。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