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澳外长防长会议 抗中同盟成形

2020-07-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外长与防长2020年7月28日在华盛顿举行会谈(美联社)
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外长与防长2020年7月28日在华盛顿举行会谈(美联社)

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外长与防长7月28日在华盛顿会谈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双方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讨论中国共产党在全世界的各种恶意行为;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则说,澳大利亚重视与中国的交往和关系,但保护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与利益,更为重要。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多州蔓延之际,佩恩和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雷诺兹(Linda Reynolds)旋风式访问华盛顿两天,返国后还得接受十四天的隔离检疫。两人和蓬佩奥与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当面会谈与互动,足显美澳同盟关系当前的紧密程度。

 


在2+2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蓬佩奥盛赞澳大利亚与美国共享民主自由价值观,美澳同盟关系“牢不可破”。他更直言两国在会中花了很长时间探讨中共在全世界多种的恶意行为与野心,从香港、南海、新冠肺炎疫情、中国趁疫情推动的假信息运作,到华为与中兴给世界资讯流通构成的威胁。蓬佩奥说,美国向全世界指明中共的行为,是价值之战,不是要各国在美国与中国之间选边站队。

他说,“这和要其它国家选美国或是中国无关,这是关乎自由与民主的国家要对抗独裁极权政体。我有信心,包括我们跨大西洋的同盟(欧洲国家)在内,所有伟大国家都清楚知道,要怎么做选择,他们知道自己人民的利益在哪,必须与自由、民主与持续的经济繁荣同在,要捍卫这些利益,和威胁他们的独裁政权合作、与虎谋皮是办不到的,只有像澳大利亚和美国这样珍视自由与人权的伙伴合作才可行。”

蓬佩奥上周就美国对华政策发表重要演说,揭示美国与中国长期以来的交往政策将会结束,美国寻求改变中共的行事方式。美国除对中共有话直说,也会和中国人民直接接触,增强他们的力量。但外界质疑,美中两国的敌意上升,寻求和中国人民展开“亲身外交政策”不可行,对此,他在会中反驳指出,“亲身外交完全可行”。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见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左)(美联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见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左)(美联社)


美国联合世界抗中共 南海与香港与澳有共识

澳大利亚已经暂停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澳大利亚日前也首次向联合国递出声明,认定中国的南海主张“不具法律基础”。另外,澳大利亚也与美国、日本近来南海举行联合军演。

中国外交部批评,澳大利亚随美国起舞、跟风,中国更对澳大利亚的肉类进口展开更严格的检疫措施。

佩恩在记者会上和蓬佩奥站在同一阵线,强调澳大利亚看重价值观与法治,而所有的决定,都是澳大利亚自主选择。

她说,“我们自己做出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判断,维护我们的安全、繁荣与价值观,我们也以这样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澳大利亚和中国的经济交往很密切,但我们不是所有事情都意见一致,我们制度不同,澳大利亚也会以成熟、明智的方式表达我们的看法......正如我们总理说的,我们看重澳中关系,我们无意伤害它,但我们也不打算做违背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事。”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美联社)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美联社)

 

深化美澳同盟 美拟在澳建军港

澳大利亚媒体在7月初曾报导,美国打算在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市(Darwin)周边增建军港设施。

要深化美澳军事同盟,雷诺兹和埃斯珀也都做了明确宣示。

雷诺兹宣布,“我们(两国)打算在达尔文建立由美国资助的商用战略军事燃料储备设施,我们也同意进一步深化两国国防科技产业的合作,这包括超高音速电子战力和太空能力,确保美澳同盟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保持优势。”

埃斯珀则表示,“五艘澳大利亚军舰和日本军舰,不久前才和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一起在菲律宾海演习。我们之后还要在夏威夷的环太平洋军演(RIMPAC)再次演练。这样的演习能增强我们之间的军事协作,更是要向北京释放出明确讯号,即我们会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范围内航行、飞越与演练,并且捍卫我们盟邦也能这么做的权利。”

他还说,针对中国在区域制造的不稳定行动,美国与澳大利亚在这次会中,尤其针对南海局势有详细讨论,美国寻求与中国建立以结果为导向的建设性关系,美国也会坚定维护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