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蓬佩奥演讲:美中应该举行意识形态对话

2019-1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30日,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将本年度的赫尔曼·卡恩奖授予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在纽约出席颁奖礼时发表简短讲话,重点是美国和中国的双边关系问题。中国政府对该讲话作出强烈反应。(美联社)
2019年10月30日,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将本年度的赫尔曼·卡恩奖授予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在纽约出席颁奖礼时发表简短讲话,重点是美国和中国的双边关系问题。中国政府对该讲话作出强烈反应。(美联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月30号发表有关美中关系的演讲,不但明白指出,中国共产党不等于中国人民,中共高度敌视美国,更检讨美国政府过去为了实行与中国的交往政策,牺牲美国的价值观。相较于不久前副总统彭斯的演说,北京外交部的反应更激烈,原因何在?美国政府官员和国会接二连三地发表对华强硬的讲话,或是出台对中国不利的政策和立法,这是否意味着美中关系进入“凉战”了呢?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为此邀请在美国的独立学者吴祚来,以及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讨论。

 

 

 

问:当着前国务卿基辛格的面,蓬佩奥说,美国过去为了执行与中国的接触交往政策,牺牲了自己的价值。美国对中政策检讨启动了吗?美中开始“凉战”了吗?

吴祚来:现在中美关系已经发展到一个“节点”,这个节点首先是因为中美经济贸易巨大的不平衡,给美国带来危机感,但中美经济问题的背后是“政治问题”;利益背后则是关乎“价值观的问题”。

中国如果不进行结构性改革,中国的“党国资本主义”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中美这种冲突会持续,它影响的不仅是中美经济不平衡,还会影响整个世界和平格局,(中国不改革),整个世界和平格局都会被破坏,这种危机感,迫使美国正视中美之间新的战争方式,就是所谓的“凉战”(cool war),以区别美苏之间的“冷战”关系。我曾经说过,这种战争方式为软战争、软实力战争,也是持久战,是“软磨硬泡”的斗争方式。

李伟东:我基本同意吴先生的看法。我要补充几点,第一、你提到,是不是已经开始“凉战”?美国是否又开始反思?我认为,美国是已经开始反思,且方向是正确的,把中共及中国人民分开,并且考虑到中国整个经济输出的模式包含政治价值的东西,这对美国及全球民主自由价值都有侵蚀与损害,这个方向上的反思,是对的。

但我要补充的是,不能说美国原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是完全否定过去。奥巴马时代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就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某种程度上想甩开世界贸易组织(WTO)、自成一体,并抑制中国整个不符合WTO规则的贸易输出方式。特朗普政府的前任就开始这样做了,这个问题(美国)已经意识到了,只不过没有特别明确表达出来,而特朗普政府明确表达后,可以说正式启动所谓的“凉战”。

但是,凉战不一定不能发展成“冷战”、甚至是“热战”,这需要观察,要看两国关系进一步的演化。

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 美国聪明破解民族主义

问:蓬佩奥还说,美国与中国人民有深厚久远的友谊,但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政府与中国人民不同,美中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行政部门罕见地把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区别对待说得这么白,为什么北京回应特别生气?会在中国内部造成什么影响?

吴祚来:这是美国的一个策略与智慧。因为,中国现在被共产党煽动及洗脑成一个强大的民族主义国家,这种民族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党化教育,完全融为一体,就是党国、民族、人民、领袖,全都混淆在一起,形成中国特色的民族自豪感。这种民族自豪感,如果只去简单地指责中国,就会造成中国民族主义者对美国的仇视。

现在,美国政府与菁英们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以及中国与中共的概念区分开来,中国共产党就特别不喜欢或害怕这种严格的区分,因为中国想做的是党国一体,把整个国家变成党的一部分,完全侵蚀国家的基础,这是一种新的“政教合一”或“军政合一”,美国现在把它区分开来,它当然非常愤怒。美国下一步要做的是,要针对中共原教旨、共产主义思想及理论扩张与渗透的方式,做具体打击。

李伟东:这是中共一贯以来的伎俩,把自己与人民绑一起,把一个党和国家绑一起,绑成党国、绑成与人民的利益共同体,就像刚刚祚来说的。

中国外交部之所以对蓬佩奥的讲话很愤怒,是因为副总统彭斯的讲话,相对温和,就像是对特朗普即将要与中国签贸易协议做一个政策上的补充说明一样,在中国看来,彭斯的讲话,是要讲给美国国内其他党派与西方世界听的,也就是虽然要和中国签协议,但我们政策上还是有一些认知的,不会违背我们的理念,像是解释说明,对中国来说,总体还说得过去,没有很愤怒。

但蓬佩奥是直指问题的实质,就是把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切割开来,我也希望以后(美国的政策)能具体化,一定要说清楚,中国共产党不仅不代表中国人民,还是反中国人民的,中国人民的人权及未来民主发展,都是被共产党压制的,如果没有这种压制,中国人民的创造性及民主自主选择,就能发展,中国可能发展得更好,美国一定要公开说这样的话才行。

问:蓬佩奥提出美国看到的问题后,美国有何方法矫正,使得共产党的政策不会违背美国利益?

美中领导人应进行意识形态国际对话

吴祚来:我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国要公开地、坦诚布公地邀请中共的领导人,进行一个党派之间的国际对话(李伟东:我完全赞成),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美国共和党或两党代表的领导人,直接就意识形态问题,进行一个公开对话,把它讲清楚。

要问共产党,是不是要放弃颠覆资本主义世界的梦想?这个问题,你要不要改变?妳如果不改变,我们会怎么办?必须把这个根本性的问题,搬到台面上来,那中国共产党要不要兑现1945年的承诺?

当时,美国为什么不灭中共,就是因为中共的这些承诺。美国当时才平衡了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关系,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放弃了国民党。如果共产党当时就是一个这么专制的政权与党化的军队,美国当时就会灭掉你。所以,美国应该从历史角度,从二战到冷战,和中共进行一个对话,把历史问题及意识型态问题,彻底搞清楚。

问:公开对话,有可能吗?

李伟东:现在可能性不大。因为特朗普上台就已经明确宣布,他不会为价值观而战,这恰恰就是他政策出现偏差的原因。

美国是全世界的民主灯塔,你一上来就说,我自己只管美国的事,这有没有道理?也有道理,因为你做为美国总统,当然要管美国的事,但是,美国从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就一直在管全世界的事,而这可不是免费的物质与财富付出。就是因为美国是全世界民主灯塔及民主高地的地位,美国才吸收了全世界的菁英人才,才有后来美国的繁荣发展。

还有一点需要反思的是,因为美国是两党制,特朗普政府往往否定前一个政党的执政方式,完全颠倒翻过去,这种西方民主下的“翻烙饼”,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其实,对美国政策的延续性是有损害的。

不能说你一上台,就站在共和党的立场上,批评美国民主党是白左啊、对中国纵容,还说原来的理论认为帮助中国的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发展是完全错了,现在就下这种结论,我认为还太早了。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