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意识形态斗争加剧 中国如何应对?

2018-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在北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妇参加国宴。(路透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在北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妇参加国宴。(路透社)

在美中两国因为贸易问题鏖战正酣的同时,两国的意识形态交锋也日趋激烈。美国到底如何看待中国的意识形态进攻,中国又应该如何应对?

美中两国贸易争端依然难分难解。同样引入注目的是,在双方的争执中,意识形态的话语逐渐浮现出来。

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克·卢比奥5月23日在参议院发表演说时说,

“民主在道德上优于独裁体制。如果我们允许中国以欺诈的方式取得统治地位,这个星球上将涌现更多的独裁国家,民主国家将减少,而我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无独有偶,据美国《华盛顿邮报》5月22日报道,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当天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中国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正在入侵美国大学,孔子学院是共产中国侵袭美国校园的铁拳的白手套。美国政府需要采取新的措施来保障美国大学和研究工作的健全。

参议员们的呼吁在华盛顿的政策研究圈子里得到了一定的回应。本台记者采访到美国兰德公司中国问题专家蒂莫西·希思(Timothy Heath),他认为美中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确实正在上升,斗争的一方是美国或西方代表的价值观、自由民主等,另一方是中国,

“中国高调推广的意识形态特点是怀疑人权的普世性,怀疑自由民主,并且强调中国经济管理方式的优越性,以及一套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并认为对世界有用的价值观”。

但希思强调这种斗争的对抗性远不如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对立。

去年底,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曾发表研究报告《锐实力:日盛的威权主义影响》,着重分析了中俄两国在民主世界通过锐实力的方式推广它们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的特点是把国家权力置于个人权利之上,仇视自由表达、公开辩论和独立思想。

根据这份报告,锐实力是指中俄两国通过文化的手段来扭曲、扰乱和控制民主国家的信息和舆论。在这方面,孔子学院是英文媒体上最经常报道的例子。美国的孔子学院通常会回避谈三个T,也就是天安门、台湾和西藏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学生在孔子学院里学到的是片面的中国印象。

不仅如此,现在在中国汉办的推动下,孔子课堂正在进入世界各国的中小学校。美国的改变中国英文网(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对本台记者讲述了她的相关体验,

“我知道有两三个小孩去这种孔子课堂学习,这就是一个长远的影响,他就会从小耳濡目染中共的这套谎言。他就会变得非常接受,等于是给中国培养第二代亲中的美国人”。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通过派遣访问学者、资助美国智库研究人员去中国参加学术活动等形式来施加影响,意在输出其特有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

有时候中国政府也采取更直接的方式。上个月,中国政府要求与中国有运营关系的外国航空公司把台湾的标识全部改成“中国台湾”。大多数收到这一通知的航空公司已经被迫修改,现在只有达美和美联航等少数公司拒绝修改。

旅美自由至上主义学者夏业良告诉本台记者,这些做法对美国主流社会并没产生多大影响,却有机可乘,

“近年来,由于美国学术界,美国的青年学生,对美国的一些传统做法不满,所以,他们脑子里有一些社会主义的思潮。所以呢,他们会越来越多地接受一些中国的东西”。

蒂莫西·希思也认为,中国对人权和民主的质疑给目前饱受攻击的西方民主和意识形态造成了损害。目前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的民主制度,都逐渐感受到很大的压力。

去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中国和俄国列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批评中俄两国挑战美国的影响和利益,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这一提法和此前奥巴马总统把中国称为“战略伙伴”完全不同。

曹雅学对这份报告的看法是,

“美国虽然没有明说,但朝野已经达成共识,意识形态上、价值观上的南北冲突,美国和中国实际上没有办法成为朋友,甚至连合作都无法好好地进行。”

夏业良认为“战略竞争对手”已经是一种委婉的提法,这实际指的就是敌人,他指出,

“现在有一个新的趋势,我个人称之为新冷战格局,那就是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叙利亚,还有其他一些有可能加入这个集团的国家。这些国家在世界上一般公认,是对世界和平、稳定、安全构成一定威胁的,而且在意识形态方面,在宗教意识方面,跟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是有抵触的”。

就在6月4日,六四事件29周年纪念日当天,美国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等向众议院提交了一部法律草案,名为《反制中国政府及共产党政治影响议案》。这项草案要求美国安全机构调查北京政府通过或明或暗的方式对美国社会施加政治影响力的情况,并提交报告。

中国政府已经明显感受到近年来美国对之采取的警惕态度。在去年美国国安战略报告发表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公开说,该报告体现了美国的“冷战思维”,她还敦促美方停止故意歪曲中国的战略意图,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等过时的观念。

旅美学者徐友渔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中国采取的这些做法和姿态都是自说自话,没有正视自己的问题,对此他的建议是,

“要在这个世界立住脚,自己发出的声音要别人听,首先要对世界的现实有一个正确、入时的理解才行。现在中国政府办事情,有些凭自己一厢情愿的办法在做”。

希思则认为,美中两国的意识形态斗争虽然在加剧,但两个国家真正走向对抗冲突的可能性很低,因为两国彼此都有很紧密的利益关系。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