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促美中脱钩 脱钩真的可能吗?

2020-08-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两国国旗(美联社)
美中两国国旗(美联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美中完全有可能脱钩。这句话把近期以来美中两国朝野争议不休的脱钩话题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但在经贸关系上彼此潜入已经很深的中美两国真的可以脱钩吗?

特朗普总统上周六在媒体上说中美脱钩的时候,外界的反应还没有多么强烈,毕竟这个话题在近两年的中美关系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

但周日,特朗普竞选连任总统的阵营公布了第二任期的施政纲领后,美中脱钩的话题变得更加突出和鲜明。

在这个施政纲领的十大重点中,“终止对中国的依赖”排在了第三位,涉及从中国撤回100万个制造业工作机会,为相关美国企业提供税收减免,以及不让把工作机会外包给中国的公司参与联邦政府合同竞标等等。

 

 

脱钩不但可能 而且已成进行时

如果说美中脱钩很长一段时间只是停留在讨论阶段,近来美国采取的一系列政策似乎正在把脱钩变成现实。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艾伦(Craig Allen)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指出,以中美关系的历史来参照,脱钩是完全有可能的,“过去我们是有脱钩的经验的,从1949年到1979年,这个经历虽然并不舒服,也不和平,但从历史经验而言,脱钩是可能的。”

美国政府下达抖音禁令,俨然成了中美脱钩的标志性事件。抖音也于周一向法庭提交了针对美国政府禁令的起诉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隔着半个地球,表达了对抖音的支持,并怒斥“美国政客”针对抖音的行为是经济霸凌。

赵立坚不敢说“美国政府”,而代之以“美国政客”,多少显得有些心虚,也或许是为了给美中两国政府的关系留有余地。

但在艾伦主席看来,是中国最早触动了脱钩的这个按钮,“这可能要回溯到2008、2009年,那个时候中国就开始限制互联网,宣示网络主权,并且限制美国企业进入中国。”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艾伦(Craig Allen)(美联社)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艾伦(Craig Allen)(美联社)

 

然而,中美经济脱钩主要衬托着中美关系近年来急速恶化的趋势。中国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认为,谈脱钩必须要注意到中美“新冷战”的这个背景:“中美冷战开始以后,双方实际上变成了敌国关系。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冷战时期,美国需要每天考虑美苏经济互利互惠吗?冷战状态下,帮敌国互利,那就是帮敌国壮大,反过来给自己施加压力。”

对“新冷战”的提法,美中两国朝野都有不少的争议。中国官媒《人民日报》上周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新冷战”不符合中美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这显然是要给美中紧张的关系降温。

美国政府也没有明确提过“新冷战”的概念,但蓬佩奥两周前在访问捷克共和国时说到,“现在不是冷战2.0,抵御中共威胁比对抗苏联更难。”

即使不用“新冷战”的提法,中美关系陷入恶性循环已是不争的事实。美中商业企业夹在两国的紧张关系中,左右为难,也成为“脱钩”的主要看点。

如何脱钩?什么速度?

美国政府8月初推出一项提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必须遵守美国的审计要求,否则将要求这些公司退市。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这是美国要与中国脱钩的迹象之一。“(中资企业)好多是见不得光的,现在必须见光,一见光不就是要死了吗?你看一些中资企业被吓得退市了。”

但这一政策似乎仍然挡不住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热情。小鹏汽车已经于8月初正式提交了IPO文件,计划在纽交所上市;中国线上地产中介平台贝壳找房,最近也更新了招股书,计划在美国股市发售1.06亿份预托证券。有专业人士估算,贝壳有可能成为爱奇艺上市以来最大宗中企美国上市的个案。

程晓农认为,脱钩是一种政府政策,执行还是看具体的企业,“企业要一步一步来做,这个过程其实是很慢的。所谓世界工厂已经在中国形成,虽然现在世界工厂处于下落的趋势中,但并不是说它们可以一夜之间可以都关掉。”

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在华美国企业目前基本上没有受到中国政府的限制和调查。作为华为竞争对手的苹果公司在中国的营收继续增长。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艾伦估计,美国在华投资的企业涉及到7000亿美元的商业价值,他们将作何选择还有待观望。

艾伦也指出,美中脱钩目前主要是电信和网络领域,下一步要关注的是数据领域。数据对全球经济和国家安全的重要性越来越大,但各国对数据管理的标准千差万别。美中在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与其在美中之间完全做数据切割,两国政府不如互相协商,出台一些两国政府和人民都可以接受的管制政策。”

完全脱钩吗?

艾伦分析说,现在还没有迹象表明,美国政府是要完全脱钩。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在七月份完成的一份报告中也指出,美国可以完成的还是部分脱钩。

他还认为,虽然部分脱钩会给美国带来损失,比如商品价格上升、投资收益减少以及销售量下降等,但这相对于中国继续进行经济掠夺和中共势力的继续膨胀是划算的。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