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美国能切断“一带一路”资金来源

2019-06-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下设的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6月12日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召开听证会。左一为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主席白嘉玲(Carolyn Batholomew) ,左二为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委员甘浩森(Roy D. Kamphausen),右一为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 ,右二为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亚太安全项目主任丹尼尔•克里曼(Daniel Kliman) 。(林坪摄影)
美国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下设的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6月12日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召开听证会。左一为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主席白嘉玲(Carolyn Batholomew) ,左二为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委员甘浩森(Roy D. Kamphausen),右一为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 ,右二为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亚太安全项目主任丹尼尔•克里曼(Daniel Kliman) 。(林坪摄影)

中国的“一带一路”带来的系列问题,令美国国会议员担忧。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一带一路”的影响力被高估。今后,中国没钱继续在全球开展“一带一路”项目,而且美国有能力卡断中国 “一带一路”的资金来源。

美国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下设的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6月12日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召开听证会。

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主席,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在当天的听证会上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给美国和盟友带来三大威胁:贸易操纵、经济掠夺和安全侵蚀。中国不仅利用“一带一路”加强华为、中兴等中资企业的实力和垄断地位,让它们在全球开展项目,还令一些国家成为“债务陷阱外交” 的受害者。科宁议员举例说,

 

 

“例如,当斯里兰卡无力偿还数十亿美元的中国‘一带一路’项目贷款时,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把一个战略港口租给中国99年,由中国控制。”

除了在吉布提建设军事基地,中国还建设通往智利的海底光缆、向津巴布韦输出人脸识别技术、通过数字“一带一路”项目收集数据。这些项目带来的安全风险,也引起科宁议员的担忧。

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副主席,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凯西(Robert P. Casey)指出,六四事件30年后,中国继续践踏人权,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并借“一带一路” 输出其统治模式。

“中国借’一带一路’项目输出镇压人民的技术、无视劳工权益、蔑视人权。”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主席白嘉玲(Carolyn Batholomew)在当天的听证会上说,中国领导人近来频提“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是要建一个北京喜欢的世界秩序。美国必须联手盟国,抵制中国借“一带一路”改变世界秩序的野心。


美国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下设的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6月12日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召开听证会。(林坪摄影)
美国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下设的国际贸易、海关、全球竞争力小组委员会6月12日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召开听证会。(林坪摄影)

“我们必须与日本这样正全面开展援助计划的盟国合作。我们必须加强与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和欧洲国家的关系,以对抗中国政府的宣传和专制制度的扩张。”

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亚太安全项目主任丹尼尔•克里曼(Daniel Kliman)在当天的听证会上建议美国国会拨款建立“美国数字发展基金”,在发展中国家支持信息技术发展:

“这个基金通过信用杠杆,可以降低美国公司在这些国家的信息基建价格,从而能跟中资公司竞争。”

不过,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在当天的听证会上表示,中国 “一带一路”的影响被高估了。数据表明,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投资在2015年达到顶峰,此后投资规模不断缩小。史剑道分析说,中国刚推出“一带一路”倡议时,坐拥此前20年不断增长的外汇储备,参建“一带一路”项目的中资企业被许诺“要多少钱有多少钱”。而今天,中国官方公布的外汇储备比2013年减少了9000亿美元,参建“一带一路”项目的中资企业从中国获得的资金支持也大大缩水。

史剑道认为,今后,中国没钱继续在全球开展“一带一路”项目,而且美国有能力卡断中国开展“一带一路”的资金来源。

“而且,中国现在有的钱,来自向美国销售货物所得。所以,如果美国真决定要遏制‘一带一路’,我们直接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史剑道认为,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能成功缩小美中贸易逆差,令中国外汇储备每年减少2千亿美元,中国将无力支撑在全球开展 “一带一路”计划。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仍不会放弃“一带一路”,但会集中资源,在几个战略重点国家开展该计划。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