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后军转干部仍被关押

广西军转干部何恩义被软禁在宾馆里已经一个月,身体状况出现问题,但不让看医生,她读初中的的女儿也被监视和威胁。而另一位被关在精神病医院一年多的谭林书仍没有被释放,他的妻子近日想找有关领导谈话,却被毒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08-09-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奥运会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但是之前被软禁的军转干部仍然被关押,有知情人士表示,当局答应在残奥会之后释放他们。

星期一,军转干部单春对本台表示;军转这些人现在没有人放出来。至少要过了残奥会才能被放出来。
 
记者:过了残奥会还有党代会?
 
单春:还有明年还有两会,但军转这边好像答应他们过了残奥会要放他们,但是解不解决问题就不知道了,因为知道他们也不会有过激行为,可能就不一定理他们,其它的群体性的我估计就不一定能放。
 
而据了解,当局对被软禁的军转干部的看管仍非常严厉,广西军转干部何恩义在上月八号被软禁在宾馆里至今已一个月,星期日,他的父亲因为儿子一直回不了家而离家出走,何恩义的妻子及女儿就找领导,找市长要求把这一消息通知何恩义并把他释放回家,但是,何恩义的读初中三年级的女儿何莉娜星期一对本台表示仍然没有任何作用,她说:他们仍然不给,我和妈妈就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爸爸,我和妈妈直接到宾馆大声对爸爸说,他们就拉我和妈妈走,爸爸听到很担心在那里踢门说,放我出去,我要找爸爸,爸爸还说那些狗官想搞死他,整天想为他安罪名,他叫我找记者救他出去。

何莉娜还说,他的爸爸目前身体很差,大便出血,但是,有关部门还是不允许他出去。她说;我爸爸最近得病了,脖子肿得红红的,大便出血,我妈妈想拿去化验,他们又不给。

就连这位上中学三年级的何莉娜也被监视,当局还找她的校长对她进行恐吓。她说;他们派人来照顾我,在身边套我的话,妇联主席(同学的妈妈)一天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我同学跟我说她妈妈知道我这件事情,然后我就知道是安全局的人监听告诉她妈妈的,她妈妈还让她的女儿来套我的话,他们还找到我学校,要学校跟我谈,说什么跟国外联系是害我爸爸,还说我是间谍,影响我以后。

据了解,当局告诉何莉娜她的手机被监听,要她不许跟国外记者联系,否则对她和她爸爸不利,而本台与何莉娜对话是她特意找了一部固网电话来通话的。

此外,湛江的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因为上访被关在精神病医院已经一年多,星期日,他的妻子邓淑贞想找领导谈谈谭林书出院的事,但是却在部队大门前被毒打,本台记者曾试图联络邓淑贞,但是电话一直关机。知情者单春对本台表示,昨天她去部队,想问一下是否能把谭林书先放出来,结果,一个一直关押监视她的人殴打了她,把她打伤了,回家之后她很伤心,给我发了个短信说自己很无能,救自己丈夫救不出来,上访又不知道告谁,怎么告,所以现在被关在精神病院,本身谭林书是没有精神病的,被关在精神病院一年多没有病也变有了,所以很伤心,现在估计她电话被控制了,平常她是开机的。

谭林书为海军的科研工作了几十年,1997年因检举领导科技造假而遭打击报复,2000年被停止工作,之后谭林书一直进京上访并于去年被关进精神病院,关押他的海军政治部也承认关押他的原因是上访,而不是精神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