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警方镇压斯米克陶瓷厂罢工 5人受伤

上海闵行区浦江镇 “斯米克”陶瓷公司周四发生罢工。不满辞退补偿的罢工工人当天与警方发生冲突。消息显示,目前至少有5人被打伤、多人被捕。

2012.08.03 16:1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于8月3日率先发布了上述消息。报道说,当地政府在周四中午至少派出了三百余名警察和戴头盔的特警与罢工员工对峙。警方向工人喷射辣椒水并拳打脚踢,5名受伤员工中有一人的腿被打断。图片还显示,工厂大门口悬挂了被打伤工人的照片及“同胞在流血‘黑猫’殴打员工”等标语。

本台记者周五相继致电“斯米克”公司及浦江镇政府,但是电话均无人接听。而位于该厂附近的浦江镇杜行派出所警员则拒绝接受采访:

“对不起我不清楚,不接受采访。”

据悉,“斯米克”是上海陶瓷业的唯一一家上市企业。但由于近年经营状况不佳,该厂于六月份已实施了两次裁员并在七月下旬开始部分停产。报道说,遭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生产线员工因不满厂方补偿待遇,上千工人在六月份就开始的罢工一直延续至今。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曹锦清教授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模式的转型,沿海用工企业出现经营困难或向内陆转迁,资方提前中断员工劳动合同的问题则日益突出。工会组织如何在其中发挥保障工人权益的作用也日趋重要。但曹教授指出,中国劳动力由于来源地复杂、流动性强,自发形成有组织机制的条件尚且相当微弱。他警告说,缺乏合理表达方式的中国劳工在权益受压制达到一定程度上,必将引发社会的动荡:

“裁员如果是以本地人为主的话,这是一回事,如果一外来民工为主的话,可能是另外一回事情。如果外面的民工有裁员,还有外来民工也聚起来申诉经济权利的话,事件就严重得多了。农民工每年的流动率大概20%-30%,劳动型产业的,流动性很高的。另外还来源于各个地方的农民工。所以他们因为流动而不可能形成比较稳定的所谓劳工组织非常难,这是一个主要因素。移民加流动这两个因素就使得这个稳定的工会组织就比较难以形成。如果没有组织,如果他遭到了非常不公平的待遇,就会引起破浪性的骚动。”

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则指出,由于缺乏团体性的组织以保护自身权益,中国劳工对利益保障的诉求更多取决于资方对劳动力需求的数量程度。而官方工会却往往在企业经营活动中,庇护的是资方的利益而非劳工群体:

“有两个问题:第一,中国的工会实际上是政府机构,或者说是准政府机构。它的功能是两个,主要功能是防止工人成立独立工会;第二个是在没有官方工会的外资企业,设立一个官办工会,用来控制工人。实际上当政府和外商合作的时候,官办工会也就奉政府的命与外商合作,所以它成了外商的工会,是为外商服务的,不是为工人服务的,这个区别是很清楚的。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剩下的问题就是工人在多大的程度上可能持续不断地组织罢工。总的来讲,工人争取自己的权益这种零散的活动,当他们的谈判地位比较强的时候,也就是说对他们的需求比较强的时候,工人们持续罢工的成功性比较大。但现在并非如此,现在政府对工人的需求在持续下降。外商正在撤资,所以工人处于一个不利的地位。”

“斯米克”公司上周四发布的公告表示,在上海闵行区浦江镇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导和参与协调下,浦江镇政府、公司及员工代表三方正就员工补偿方案进行协商,但目前尚未达成一致意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