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分析金正恩权力接替面临多重挑战(图)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去世,引起国际关注。在香港的军事及国际问题专家,《汉和防务评论》负责人平可夫星期二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金正日在重病情况下,两年前公开指定幼子接班,这使金正恩目前接班面临包括“废长立幼”等多重挑战。
2011-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右)和他的儿子金正恩(左二)在阅兵仪式上(法新社档案图片 AFP/KCNA via KNS)
图片: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右)和他的儿子金正恩(左二)在阅兵仪式上(法新社档案图片 AFP/KCNA via KNS) Photo: RFA
朝鲜本周一突然公布金正日因病去世,引起各国尤其是其周边地区的关注,中国及香港媒体在消息发布的第二天都做了大篇幅报道。最关注的是朝鲜近年粮食产量逐年下跌,有五百万人面临粮食短缺,三分之一的,五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而同时金正日在重病的情况下,两年前刚刚指定接班人,年近三十岁的金正恩能否顺利接班,各方关注。

军事及国际问题专家平可夫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金正日的去世令人意外,而从总体看,朝鲜已进入了权力的过渡期:“从金正恩的政治角色来看,金正日的去世,尽管他常年多病,可是在目前今年这个时刻去世,我个人感觉吓了一跳,因为他今年两次访问中国,一次访问俄罗斯,频繁的亮相,我个人甚至认为他的健康似乎有所恢复,所以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去世,他的内部尽管有所准备,可是不能说进行了万全的准备,金正恩现在甚至不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务委员,所以,可以看出他的权力交替还处于一个过程。”

两年前,金正日为金正恩接班铺路,包括进行货币改革,却以失败告终,导致物价飞涨。平可夫表示,从朝鲜的政治文化而言,未来的三年,金正恩很可能会仿效金正日,进入所谓的守孝期间,不会进行改革:“那么在这三年的过程当中,会处于一种相对集体领导这样的一个角色,金正恩为主,以张成泽也就是金正日的妹夫、金敬姬他的妹妹以及军队,几个方面配合起来集体领导。既然是集体领导同时处于过渡期,我不太认为北朝鲜在这个时期会进行非常明确的各种改革,因为毕竟权力未稳,改革意味着对过去的否定,尤其他父亲定下来的‘先军政治’这样一个基本立国政策,如果即刻的更改很可能会失去军人的支持。可能他们会进一步的维持现状,加强同中国的关系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他同时也认为,在三年过渡期,金正恩仍然处于权力继承危机:“过渡这段时期,也不是没有隐患的。我很担心他权力内部构造出现的一些隐患问题,这个情形我已经多次指出来过。”

他解释,在“后金正日时期”,金正恩的挑战来自多方面:“因为这个权威是来自金正日的,军队认可金正日甚至可能部分认可金正恩,可是对于外戚,这个怎么认可?第二点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废长立幼,就是把长子给废了,把幼子给立上来,这也是中国封建社会多年来多次不断的动荡的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这个情形在北朝鲜内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无所谓,出了问题可能会引发权力斗争的背后,会有人利用这件事情。如果金正恩不是一个理想的领导人,在未来的三年甚至更长一段时期,大家觉得他不是像他的父亲和他的祖父(具有)强大的凝聚力情况下,那很可能会遭到家族内部,很可能在废长立幼问题上加以利用。”

金正日突然去世,令各国再次关注朝鲜半岛局势,有国际媒体认为,金正日之死是朝鲜一次向好的方面转变的机会,并呼吁朝鲜放弃核武及推动政经改革。平可夫认为,朝鲜不会弃核,反而会将核武器实战化:“从外部结构来看,还是内部权力斗争的力量来看,有核武器和没有核武器这个情况完全不一。没有核武器,发动政变内乱的可能性就更大。有了核武器,谁敢对一个有核武器的政权发动政变,甚至发生内战?正是因为这些状况,我想中国和俄罗斯,甚至韩国,也希望北朝鲜内部稳定,所以弃核这条路子在短期内看不到这样的前景。关于无核化的问题,我想,金正恩时代会进一步的加强研制核武器,会把核武器进一步的实战化,这也是他父亲遗留下来的,很可能是既定的政策,可是要让他进一步的以核武器去进行冒险,这种情况我也看不出来。”

中国政府与朝鲜的关系在上世纪五零年代起,曾比喻为“唇齿相依”的盟友,而金正日自2000年起,先后七次访问中国,在朝鲜半岛六方会谈中,中国扮演了重要角色。在谈及中朝关系走向时,平可夫说,今后中国会加大对朝鲜的影响力:“今年的中朝贸易几乎增长了两倍,增长了180%。那么金正日两次访问中国,很明显,现阶段他(金正恩)的父亲已经看到了未来朝鲜政权的有效转移需要中国的支持,中国显然也会当仁不让地去支持北朝鲜,尤其支持金正恩。这是既定的,因为北朝鲜的问题,朝鲜半岛的问题涉及到中国在外部世界除了核心利益之外的最主要部分,所以,当然他不会让北朝鲜处于失控的状态,很担心的两点,一个是难民的问题,另外一个是核扩散的问题,中国不希望看到这些。”

相对于中国,朝鲜很注意在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上寻找平衡点,从2001年起,金正日曾三次访问俄罗斯。今年8月20日,金正日访俄,并与俄达成建设俄朝天然气管道问题的协议。平可夫认为:“中俄两国在北朝鲜问题上没有根本的利益摩擦,俄罗斯也没有想取代中国施加对北朝鲜全面影响这样的意图,他的战略重点从来都是在欧洲和中东。那么总体上来讲,我想中朝两国关系在未来过渡时期,会处于一个进一步发展的状况,尤其是经济关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