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先行探索特殊工时管理制度 “996”合法化?


2020-10-12
Share
bx1012.jpg 中国华为公司的深圳厂区一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强调,要“探索适应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发展需要的特殊工时管理制度”。(美联社)

正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深圳南巡之际,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改革试点方案出炉,方案要求探索新型举国体制,以加强深圳的核心科技建设。同时,方案强调探索特殊工时管理制度,以适应互联网等新产业的发展需要。然而以“996”为代表的特殊工作模式能否真正利于提高科技实力?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指导深圳进一步改革开放,并着重提高科技创新和自主研发能力,以摆脱对国际核心技术的依赖。方案中强调,要“探索适应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发展需要的特殊工时管理制度”,然而该制度的具体执行细节相对模糊。舆论广泛认为,此次示范区改革是将高新技术行业推崇的“996”工作模式合法化,通过牺牲员工的利益来推动科技的建设与发展。

所谓“996”工作模式是指在一些高科技公司流行的工作模式,也就是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一周工作六天。

中国“码农”的“996”超长工作时间引发关注(Public Domain)
中国“码农”的“996”超长工作时间引发关注(Public Domain)

 

美国芝加哥大学中国问题学者杨大利对本台表示,该方案提出的特殊工时管理制度并不是针对现有的“996”工作模式,而是更强调灵活性。

“这个文件里提到的东西可能不是直接针对‘996’,可能是其它方面的情况。当然‘996’本身也要求了它的灵活性,包括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居家办公,越来越灵活。”

杨教授认为,特殊工时管理模式适应互联网行业管理发展的趋势,是互联网企业应对国内外激烈竞争的尝试。然而他认为,促进互联网公司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科技产能转化不能仅依赖于灵活的工时管理。

“我更感觉这些都是企业的事情,因为企业处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中,他们的管理模式是多方面的,所以不可能仅仅是依赖于用工的方式方面。”

近些年,随着国内互联网公司的飞速发展,为其工作的技术员工不得不接受每周六天、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九点的工作模式。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说,“996”的工作是“福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曾公开表示支持这种超时的工作模式。这种病态的、违反现有劳动法的工作模式在互联网企业聚集的深圳、杭州等地更加泛滥。虽然《劳动法》要求企业支付加班费,但科技行业坚持称是员工自发加班,并将“996”视为企业文化。

现居纽约的前北京工人组织成员吕京花告诉本台,中国作为国际劳工组织的会员国,对工时管理体制的改革应该遵守相应的劳动保障章程,对“996”的工作者给予应得的薪酬支付,而不是免费加班。

“加班就要付加班的劳工,工人的权益应该受到保护。如果中国制造业和国际社会都要接轨的话,严重地违章是不对的,就是应该去反对这种做法。”

吕京花认为,特殊工时管理制度应该从法律层面来保障劳工最基本的权益,而不是出于国家竞争的政治目的,牺牲员工应该享有的合理工时与休息的权利。

“工人权利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工作)环境保护,这是最基本的权益,你不用拿什么政治借口,什么特区建立40周年借口苛刻工人的福利。如果是强制还不付加班费,这就是剥削劳工的血汗钱。这是一种国家行为来支持这些厂商推广‘996’。”

近些年,互联网行业员工过劳死的新闻屡见不鲜。据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德勤发布的《2020年健康医疗预测报告》,“过劳”已成中国职场的新常态,而过度加班又是导致“过劳死”的首要原因。数据显示, IT互联网产业是重灾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一冰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